缅北4大家族开始遭遇清算,电诈集团开始付出惨痛代价。缅甸军方开始失去对缅北地区果敢傀儡政府的信任,全部由军方接管了当地的管辖。这样做也是因为缅甸军政府认识到了形势的严峻性,知道如果当前局势继续恶化下去,缅甸军政府的稳定性可能遭遇挑战。缅甸政府也开始逮捕缅北的电诈集团,并且将他们移交给中国警方。很多横行在缅北的电诈团伙开始遭遇清算,电诈头目要么自杀要么被捕。可以说,电诈集团也为他们的愚蠢错误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诈集团遭遇清算,但是果敢地区的战斗并没有结束,战斗还在激烈进行。尽管缅北电诈4大家族开始遭遇清算,但是果敢地区的战斗还在继续,一切都没有结束的迹象。果敢同盟军还在对老街进行围攻,并且目前兵锋已经逼近了老街的外围据点附近。果敢同盟军想要的显然不仅仅是击垮电诈集团4大家族,而是实现对整个果敢地区的控制。果敢同盟军为了减少平民伤亡在进攻老街时选择了首先攻打外围据点,然后再攻击老街的策略。毕竟果敢同盟军不是为了摧毁,而是为了控制。

果敢同盟军激战6小时,拿下缅军外围据点核心阵地扣塘据点,实现了重大突破。尽管缅军调整了缅甸地区的军事指挥权,并且增派了大约10个师的兵力进驻相应地区维持局势,但是依然未能阻挡果敢同盟军的猛烈进攻。据报道,果敢同盟军从11月17日早晨5点30分左右开始针对缅军核心阵地扣塘据点发起猛烈攻击。在果敢同盟军发起攻击后,缅军组织专门力量进行抵抗。但是在经过6个小时激战,果敢同盟军还是在当天下午15时15分拿下了这个缅军据点阵地。

果敢同盟军无人机轮番攻击,缅军面对猛烈火力根本难以招架。据悉在这次老街外围重要据点的争夺中,果敢同盟军投入了超过100架无人机,对缅军据点进行轮番轰炸,基本上没有给缅军任何喘息机会。尽管缅军也利用据点设施进行了顽强防御,但是由于果敢同盟军火力过于凶猛,缅军最终还是难以招架。缅军尽量利用有利地形和事先构筑的防御设施阻击果敢同盟军,但是挡不住果敢同盟军无人机轮番轰炸,架不住果敢同盟军连续攻击,最终在支撑6小时后无奈放弃据点。

果敢同盟军攻势过于凶猛,并且果敢同盟军的攻击行动引发了连锁反应,这引起军方的紧张。果敢地区本来就是民族地区,这里长期都是当地民族武装控制,对于政府军而言并非是核心地区。彭家仁没有发起攻击时,4大家族控制果敢,也基本上相当于区域自治。果敢军发起攻击最令缅甸军政府担忧的是,这种攻击开始引起连锁反应。在果敢同盟军的攻击下,缅甸各地的武装都开始行动起来发起攻击。缅甸全国多个地方同时掀起了袭击,这让缅军难以招架,也让形势变得紧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缅军强势出手,在缅北8大区域实施封闭式军管。在局势可能失控的情况下,缅甸军政府不得不采取行动了。据悉,缅军宣布,贵概镇区、滚弄镇区、南坎镇区、木姐镇区、腊戌镇区、登尼镇区和老街8大区域全部实施封闭式军管。按照缅甸军方的要求,实施封闭军管的区域,从晚上6点到早晨6点,除在当地执行任务的军事人员之外,其他任何人员都不能外出活动,特别是不允许出现聚集性活动。另外任何人员也不能携带具有攻击用途的棍棒、武器、刀具等。

封闭式军管,利于缅军控制局势,也利于缅军控制重要据点,避免遭遇果敢同盟军突袭。缅甸军政府已经授权了军管区域的东北军区司令和老街军分区司令拥有司法权和行政权,确保他们在必要时逮捕违抗军管的人员,并且对他们进行判决,甚至可以直接执行死刑。缅军高规格军管,目的十分简单,那就是控制当地局势,避免果敢军趁乱偷袭,避免果敢同盟军里应外合实施破坏活动。缅军在8大区域实施严格的军管,这也说明当前的缅北局势,特别是果敢局势已经非常紧张。

果敢同盟军稳扎稳打,目标可能不止是果敢地区。果敢同盟军在拿下果敢地区几个重要的城镇之后,开始包围老街,准备进行最后的决战,希望一举拿下老街,从而全面的控制果敢。目前老街地区还在缅军支持的4大家族武装和其他武装及缅军的共同控制下,但是未来随时可能丢失。缅军已经解除了4大家族的军权,开始接管老街,也说明缅军认识到了形势严峻。缅军也认识到果敢同盟军想要的可能不仅仅是果敢,在拿下果敢地区后,果敢同盟军可能向缅甸全国发起进攻,从而拿下更多地盘。

对于缅甸而言,果敢同盟军控制果敢并不是最大隐患,缅甸是否会重演利比亚悲剧才是最值得关注问题。缅军不害怕果敢同盟军控制果敢,尽管这样的局面出现会导致缅军士气受到沉重打击,甚至会导致缅军形象受到打击。缅军最担忧的就是全国各地的武装袭击开始,从而导致缅甸陷入内战,从而重演利比亚式的悲剧。缅甸的治理模式与利比亚十分相似,并且缅甸除了少数邦被中央绝对控制之外,大部分邦都是与利比亚一样处于自治状态。

一旦混乱蔓延,缅甸可能陷入内战,内战一旦失控,那么缅甸就会出现利比亚那样的悲剧。当然,从目前的情况看,缅甸的情况没有当初利比亚那么严峻。当初利比亚中央政府处境被动,主要是因为美法等西方国家全方位介入利比亚内战。如今缅甸内部的冲突还仅仅局限于缅甸内部,缅甸军方内部也是相对团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