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我不能呼吸”的那个美国黑人弗洛伊德吗?跪杀他的那个白人警察,如今在监狱被割喉、重伤,还在抢救,估计很难再呼吸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年前,弗洛伊德因在便利店使用20美元假币,被4名警察围捕。其中一位叫德雷克·肖万的警察,用膝盖抵住弗洛伊德的颈部,长达8分多钟。

在弗洛伊德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跟警察德雷克·肖万的对话是这样的:

警察:“你想干什么?”

弗洛伊德说:“我不能呼吸,求你了!膝盖在我脖子上,我呼吸不了……”

警察:“快起来,进警车!”

弗洛伊德说:“我会的,可是我动不了!”

警察的膝盖始终没有移开,嘴里一直叫嚣:“快起来!”

弗洛伊德反复说:“我会的,但是我真的不能。求你了,求你了!”

最后,他因为窒息,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低声哀嚎:“妈妈,妈妈……”

中间有路人反复提醒:“他的鼻子在流血”

“他根本没有反抗”

“请检查他的脉搏和呼吸……”

而警察德雷克·肖万全程冷漠,没有正眼看过在自己膝盖重压下苦苦挣扎的弗洛伊德一眼,更对路人的话置若罔闻,

这起悲剧发生后,反种族歧视抗议示威活动蔓延全美20多座城市。

这个白人前警察被判刑时,就有人说他在监狱里可能会遇袭。毕竟,很多人看这个白人警察不爽。

有些站“黑人的命也是命”的人,可能会说天道轮回,这是报应。但也有很多人质疑美国监狱的安全:

这个白人警察被割喉的监狱是Tucson联邦监狱,这几年一直喊预算紧张,人手短缺。很多人质疑:每年给你那么多钱,去哪儿了?

干什么用了?美国司法部下面管理联邦监狱的部门,每年预算80亿美元,养着3万员工,关押15.8万犯人,为啥还哭穷要钱?

这个白人警察从警多年,有一定的防卫技能,前警察的身份无形中也是一道保护壳。连他都惨遭割喉,普通犯人的境遇可想而知!

这个监狱并不太平:1年前就有犯人突然掏枪扫射!虽然没打到人,没造成伤亡,但细思极恐:犯人为什么在监狱里都能搞到枪?通过什么渠道什么方式弄到的?跟监狱方嚷嚷得“预算紧张,人手短缺”有没有关系?

美国是个大聪明,既然国营监狱亏损,那就私营!

如今美国8%的犯人,关在私营监狱里。私营监狱,呵呵:资本家开监狱的目的,绝不是为了改造犯人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安全、更美好!他们无利不起早,把监狱当宾馆开,恨不得一个人进去了,在里面待得时间越长越好,于是就会形成腐败和利益输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私营监狱逐利大于一切,就干脆从犯人身上克扣,犯人的伙食越来越差、活儿越干越多,生病了不给好好治,遭罪!

美国人,还是把自家的事情管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