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寸寸微云 口述:严连生

我是农村出来的,家乡的一草一木让我一直魂牵梦绕,落叶归根更是我退休后的追求。

50多岁的时候,我就一直有个打算,那就是退休后跟老伴回到农村养老,因为老伴的坚决反对,这个想法就搁置了。

直到我退休,在家万般不适应,我跟老伴商量多回,眼看着女儿已经有了稳定的小家庭,外孙也上了小学不需要我们操心,老伴这才答应了我。

老伴不是农村出来的,她对农村的印象很模糊,再加上农村不比城市,出行不方便,购物也不方便,老伴是个活泼的人,偶尔还要跟老姐妹出去旅游,所以回农村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憧憬。

而我,一个农村出来的人,农村的一草一木都刻在骨血里,工作的时候偶尔去郊区,看到一大片的农田,就引发我归农之意,如今我退休了成了自由人,我是该回去翻修我的老屋,好好养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在农村有个老屋,父母过世前就在老屋里生活,父母走后这个老屋就归了我,我有两个哥哥,大哥二哥的房子跟我的老屋前后挨着,这些年大哥二哥没有离开农村,一直生活在老家。

我比较重视兄弟亲情,这些年对于大哥二哥的孩子,我都倾注了许多精力跟金钱。

他们读高中读大学,我都给予支持也给了不少钱,后到他们找工作我也积极帮忙,特别是二哥的儿子,上大学时考到了我生活的城市,我就一直在照顾着。

二哥二嫂当时为了节省路费,周末包括寒暑假,就让侄子住在我家,吃的穿的我都给准备好,每次他回校时我都要塞上一些钱,嘱咐他有任何困难都记得找小叔。

二哥二嫂说了无数次,说这个恩情如何报答,其实我并不这么觉得,我们是亲兄弟血脉相连,彼此照顾也是应该的。

那些年我过年都会回去,大哥二哥对我十分热情,他们挨个请我做客,总是大哥家吃完了,再去二哥家吃,他们很热情地招待我,拿出好酒好菜周到殷勤,弄得我反倒不好意思起来。

当然我也不愿意让他们吃亏,临走时我会悄悄给他们一些钱,我也说明,我在城里工作手里比较宽裕,不比他们在农村挣钱有限。

这次我回老家养老,除了回家乡也有找兄弟相聚的意思,我们兄弟3人自小一起长大,如今年纪大了如果能在一起养老,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只是当我做完决定后,我就有些为难了。

回去之前我打算把自己的老屋重新翻新一下。

可我发现,这些年二哥家一直在我老屋子里堆放着化肥,还有乱七八糟的杂物占满了屋子,不仅如此他家不知何时还重新给换了新锁,连我都打不开,我只得去找二哥。

当我刚说明来意,二嫂就拉了脸:

你在城里过得好好的,领着那么高的退休工资,干嘛要回来跟我们抢房子?

见二嫂这态度,分明就是要跟我抢房子了,于是我只得去找二哥,谁知二哥说他年纪大了,不管这事,搞得我特别狼狈。

为了拿回这套房子,我费了不少精力,我请了大哥出面说情,又把族叔请来,可二哥二嫂很强势,口口声声怪我贪心,回来抢他们的房子,气得我恨不得上法院打官司,好不容易房子后来还是拿到手了。

房子拿到手后,我就马不停蹄地翻盖房子,大哥大嫂热情地过来帮我,还让大侄子帮我不少忙,因为我能力有限,后来这件事索性就让大侄子承包下来。

盖房子前,女儿女婿曾劝我,树大招风还是低调一些,既然盖就盖跟农村一样的样式,可老伴不同意,我也不同意,我想着既然花钱当然要盖我最喜欢的风格,也只有这样我们住进去才高兴。

房子后来盖好了,非常漂亮在农村简直就是一道奇特的风景,只是除了30多万盖房钱,侄子后来又跟我要了2万多,说是他家这些日子给工人吃饭,还有给工人喝水,抽烟的钱。

可我明明记得之前谈时,所有费用都含在里面的,我想跟大侄子再重新算一下,大嫂一把推开我说道:

都是一家人,谁还骗你不成,就这样吧!

大嫂的话让我听了莫名其妙,可我想着马上就要住进来,还是不能跟大哥家闹矛盾。

我的房子盖得好看,引来一波一波的老乡过来参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伴好客,看着一波波的人过来,热情地给他们倒茶,准备点心,陪他们说话聊天,一些跟我们家走得比较近的亲戚就拉着我们去他家吃饭。

我跟老伴后来就跟着去了。

接连两个星期,老家的亲戚邻居轮流请我们吃饭,他们当着我们的面,夸房子气派,夸我有福气,打听我女儿女婿的工作,还问我跟老伴的退休工资,因为都是老家人,我也实话实说,女儿女婿都在医院工作,我跟老伴退休金加起来16000多。

亲戚们听了都不停地“啧啧啧”咂嘴表示羡慕。

住进这样的房子,老伴后来很开心,在院子里种满了花,引得前面的二嫂开了后窗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们。

自从老家的人们知道我们的退休工资,他们就闹着让我们请客,其实在去他们家吃饭的时候,我跟老伴手里也没有空着,我们给他们家的小孩包红包,还带着礼物去,并没有占他们便宜。

那时候为了体现我们好客,我们的大门都不敢关着,一波一波的邻居过来,我们买菜做饭好酒好菜的招待,有时一天大家就要抽掉一条烟,熏得家里烟雾缭绕的,有的人走时还要顺走2包烟,我跟老伴看了也很无奈,这日子一久我跟老伴内心都感到很疲惫。

这还不是最头疼的,后来亲戚们上门的理由五花八门,有找我女儿让她联系医生看病的,有上门借钱的,还有一个一开口就要借10万元,其实我跟他一点都不熟,他纯粹就是看我有钱就上门来借。

这人借钱之前还故意说,之前谁家孩子也是从城里回来了,自问有几个臭钱就看不起村里的人,这样的人就是对不起祖宗,我一听心里就开始不舒服,这是道德绑架我呢!

这钱我后来没有同意借,老乡就急了,扯着嗓子跟我吵架,还败坏我们的名声,说我们瞧不起农村人。

二嫂听了忙开后窗看我们笑话,还笑话我们说,正因为缺德才没有生儿子,嘲笑我们家就一个女儿是绝了后,后来我忍不住跟他们大吵一架。

从那以后,我发现大家渐渐都不跟我们来往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们每天一大早起床,就发现门前堆着很多垃圾,甚至还有粪便,二嫂时不时开着后窗对我们指桑骂槐,好像她吃了多大的亏一样,而我跟老伴气得大门紧闭,连门都不想出。

这房子当初是我花了30多万盖的,虽然我们退休工资不低,但也是我们省下来的,现在我们回城里也不是,继续待在农村也没意思,真是进退两难。

最近老伴身体有些不舒服,因为农村去医院不方便,我恨不得马上回去,可转念一想,我一走说不定二嫂又要给我换锁,里面堆满化肥,想了我就心痛,我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