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著中,亲眼见到尤芳吟躺在血泊中,饮恨而终后,姜雪宁就一直想要手刃周寅之,为尤芳吟报仇。

可是,周寅之已经从尤芳吟处拿到钱庄的印信,回京城升了官,很难被姜雪宁等人控制住。

苦苦思索中,姜雪宁想起了上一世周寅之后院的一则传闻。

据说,才嫁给周寅之3年的姚惜之所以突然去世,正是因为姚惜想对周寅之的侍妾幺娘动手。

这个幺娘,姜雪宁见过她几次,其貌不扬,也不算周寅之身边最受宠的侍妾,但确实是陪他时间最长的人。

于是,姜雪宁便派刀琴潜回京城,设法将幺娘绑来,如果她有子嗣,就一并绑来。

不久后,刀琴带回了已经怀了6个月身孕的幺娘。

由于周寅之家的守卫太严,刀琴是带人伪装成了布庄的裁缝,抬着大大的衣箱进了周家,将幺娘装在衣箱里带出来的,只给周寅之留下了一封信。

看着幺娘惊惧的眼神、鼓起的肚子,姜雪宁心中闪过一丝不忍。

可谁又能还给她那个活生生的尤芳吟呢?

姜雪宁心中的仇恨,将怜悯压下,只吩咐让人好好看顾幺娘。

不过,周寅之这个人很乖觉,自从杀了尤芳吟,背叛了旧主姜雪宁后,他就天天后半夜睡不着觉。

发现幺娘不见后,周寅之立即知道,是姜雪宁来报仇了。

因此,等到谢危和燕临带着大军来到皇城门前时,守城的周寅之马上打开城门,亲自到楼下迎接大军。

他是在赌,能否用投降来换一条命。

然而,当周寅之看清马车上,扶着谢危的手下车的人是姜雪宁时,他如坠冰窟,使出了一个昏招。

周寅之表现出一副忏悔的样子,解释自己对尤芳吟下手,是因为妻儿老小都被京城的人挟持,希望姜雪宁能网开一面。

可话还没说完,周寅之便持刀挥向姜雪宁,想要挟持她,求生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周寅之的刀很快,可刀琴剑书比他更快。

更何况姜雪宁早在路上提过,“周寅之势必不会束手就擒,必会铤而走险”,于是刀琴和剑书顺利制住了周寅之。

周寅之满脸难以置信,“那封信!你明明允诺过,只要我肯为内应,出手相助,便不计过往,饶我一命,也放过幺娘与她腹中的孩子!”

姜雪宁只回了一句,“所以你竟信了?”

许你心狠手辣,残害尤芳吟,便不许我对你用计?

没必要跟周寅之废话,姜雪宁提着剑,一步步走近周寅之,可剑太沉,她有点抬不动,也不知道怎样刺向周寅之。

这时,谢危将手伸了过来,包住姜雪宁的手,带着她一起挥向周寅之。

躺在血泊中的周寅之,死死瞪着一双眼,张大了嘴说,“幺、幺……”

其实,姜雪宁和谢危都没打算杀幺娘和她腹中的孩子,过后会放了她。

可姜雪宁冷酷地丢了剑,径直从周寅之身边走了过去。

“对一个人来说,最痛苦的死法,便是直到他咽气,也不能知晓心系之人的安危!”

姜雪宁对周寅之的报复,确实很残忍,但回顾周寅之的所作所为,便知是他罪有应得。

当时,周寅之被皇帝派来盗取钱庄的印信,遭到尤芳吟的拼死抵抗,但不一定要杀她。

他完全可以将尤芳吟打晕,再拿走印信,同样可以回京复命,还能在姜雪宁这留下转圜的余地。

若他只拿走印信,姜雪宁未必会杀他。

可是他心狠手辣,觉得自己抱紧京城的大腿就够了,才害了尤芳吟的性命,也给自己埋了死路。

弘一大师曾说,“处事须留余地”,与大家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