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孩子成了他的老婆孩子,他不仅领走了本属于我的房子面积,还让村里人对我老婆指指点点。”一名男子向村里的干部诉说着自己的情况,拆迁分房本来是好事,怎么让他愁容满面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被领走的还建房】

2023年二月份,长期在鄂州市打工的龚先生回到自己的老家鄂州市梧桐湖新区一个村子,回到家乡的龚先生,从村里的一位干部那里听到了一个让自己难以置信的消息。

村里的村干部告诉龚先生,他老婆的户口和他孩子的户口都被落在了别人名下。不仅妻儿的户口落在了别人的名下,而且这个冒领妻儿户口的人还通过这个方式领到了拆迁补贴的还建房。通过自己老婆的户口和儿子的户口,领到了一共一百二十平米的还建房。

被村干部这么一说,龚先生感到十分的奇怪,明明自己在老家的房子根本就没有拆迁,那么他是从哪里领到的还建房呢?

听完这名村干部告诉自己的事情后,龚先生当场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没想到这名村干部却非常肯定的又重复了。刚才说过的话,并且告诉龚先生还建房早已经被领走了。村里还留有领取还建房的记录。

听到此事后,龚先生立刻到当地负责拆迁的管理办公室询问此事。

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随即找到了领取还建房时居民所提供的资料,而在领取龚先生所属还建房的资料上,却是另一个人的名字。

不仅如此,那个男人的名字作为户口本的户主页,自己老婆和自己儿子的户口复印件,成为了这个人的户口第二页。和这份资料同时提交上来的,还有自己妻子身份信息和另一个男人的身份信息组成的二胎生育证明。

而提交资料的这个人就是自己的邻居龚某。意思就是说,在这份资料显示自己的老婆成了邻居龚某的老婆,自己的儿子成了邻居龚某的儿子,甚至妻子还和连续龚某办理了一份二胎证明。

但是二胎证明上的证件照片却不是自己老婆本人的,只有身份信息是自己老婆的。这就相当于自己的单身汉邻居龚某作为户口本的户主,然后再加上自己妻儿的身份信息,组成了一个邻居龚某已经结婚还生过孩子的假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相信我们都听说过,拆迁分房都是按照家里的人口数进行分配。照这套手续,邻居龚某可以多分到至少一百二十平米的还建房。

当回忆起自己的老婆孩子的身份信息是怎么泄露的,龚某突然想起来。数年前自己好像找邻居龚某的弟弟办过一些事情,由于自己在鄂州市打工,没办法回来自己办,所以他那时就见将自己家里的户口本提供给了龚某的弟弟,龚某实在没想到,邻居的弟弟竟然还存在这样不怀好意的心思,拼凑了一套假手续,只为多分一些还建房的面积。

这件事发生后,龚某无心工作,迅速赶回老家,他多次找到村里的办事处和管理委员会反映问题,希望能够有村里出面解决这个问题,纠正手续的错误。

龚某认为这件事给自己带来了莫大的困扰,一方面就是如果他自己的还建房下来了之后,他只能领到属于自己四十平米,他妻子和儿子都不能领到,因为已经被邻居龚某领走了。

再有一方面,因为妻子的身份信息被盗用,还和李邻居龚某办了个二胎证明,于是村里现在有不少闲话,以一传十,甚至有人都已经妻子和邻居龚某有什么事情呢。

但是村里一直也没给出龚某满意的答复,这让龚某感到十分痛苦。于是龚某就向相关部门投诉村委会针对拆迁还建房的暗箱操作。

龚某不明白,明明邻居龚某是提供了一套假材料,为什么村里还给通过了呢?村里都知道自己的邻居精神有问题,为什么邻居提供的户口本和二胎证明也能被使用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接到投诉后,该村的村支书出面和龚某谈话,村支书说村里领还建房的时间是2015年,当时村支书还没有任职,接到龚某的投诉后,村里立刻就对这件事情展开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龚某的邻居所提供的确实是一套伪造的婚姻家庭信息,而其中部分的信息内容确实是邻居龚某以龚某的户口本的内容拼凑的,并且当年邻居龚某以改造违房的名义先村里申请下来了一套拆迁还建手续。

村支书还说,龚某的邻居龚某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人,是邻居龚某的弟弟帮自己哥哥伪造的这套手续提交的。现在的情况就是邻居龚某因为伪造的家庭婚姻关系手续领取到了本该属于龚某的妻子和儿子的还建房平方,还建房的平方划分是拆迁管委会觉得的,而且一个人只能领取一次。

龚某还向村支书提问,对邻居龚某所提供的假的二胎生育证明村委会是否知情,有没有进行查证。

村支书称,因为自己当时并没有任村支书,所以对这个事情不清楚,但是村里管委会已经向计生办求证了,邻居龚某上交的二胎生育证明的证件编号是假的,应该也是邻居龚某的弟弟伪造的,目的就是为了再多里领四十平米的还建房。

【有猫腻的审核部门】

邻居龚某的婚姻家庭关系证明是伪造的,二胎生育证明是伪造的,那他递交的材料又是如何通过部门的层层审核,领取到对应的补偿款的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龚某本来想找村里追责,但是村委会却告诉龚某,当是的申报资料并不是由村里递交出去的,而是由个人自己交到拆迁征地管理办公室的。

于是龚某来到拆迁征地办公室,负责人了解到了龚某的事情,告诉龚某,自己是去年才刚刚调来此地任职,对于龚某所询问的2015年的事情自己不是经办人所以也不是特别清楚。

但是该负责人翻阅了相关档案,他说因为邻居龚某的精神有问题,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所以当年申请赔偿款的事情都是由邻居龚某的弟弟代办的。

同时,由于相关政策等规定,当年并不是由拆迁征地办公室对居民递交的相关材料进行审核的,而是由一个由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安局、拆迁评估公司等多部门构成的临时部门。也就是一个安置工作小组,具体的拆迁安置工作都是由这个小组进行安排的,相关安置工作结束,这个小组就解散了。

具体那份假的申报材料是如何通过审核的这件事实在是不好查证,但可以肯定的是,是有人违规操作了这件事,才让邻居龚某多分到了赔偿款。

事发之后,曾由村委会和拆迁征地办公室共同牵头邀请龚某和邻居双方进行调解,但是提出的措施是希望邻居龚某的家庭退还冒用身份领取到的八十平米的房子,或者是按照现行价格赔付给龚某。邻居龚某不同意,称自己领到房子后转手就卖出去了。

现在自己也没钱。由于村委会的调解不具有强制力,所以对于邻居龚某家里的态度,村委会也无可奈何。

最终龚某只能报警处理,接到报警后警察也调出来了相关材料,经多方查证,警方认定,龚某的申报材料基本都是假的。

于是警方试图联系邻居龚某的弟弟,对方既不露面,也不接电话。警方告诉龚某,要是对方还不回应,就将邻居龚某的弟弟列为逃犯,上网追查他。

这件事情也引起了鄂州市梁子湖区区委的高度重视。区委专门调纪委、政法委、公安等组成专案小组,对该事件进行深入调查,要求其要坚决查办。

将邻居龚某的弟弟抓捕归案,同时还有协助罗某的弟弟进行伪造材料的罗某也被抓获,二人涉嫌诈骗罪和伪造公文罪。

虽然嫌疑人被抓获,但调查还未结束,申报材料层层审核依然通过 ,说明可能不止一个人在违规操作。

【以案释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之二规定:盗用、冒用他人身份,顶替他人取得的高等学历教育入学资格、公务员录用资格、就业安置待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组织、指使他人实施前款行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邻居龚某的弟弟盗用龚某妻子和儿子的户口信息,帮助本身是单身的哥哥多领取到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同时邻居龚某的弟弟通过骗取,欺骗的方式获得利益,构成诈骗罪。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欺骗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 【诈骗罪】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