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希腊媒体报道,在乌克兰赫尔松州方向,激烈的战斗仍然在继续,俄军投入了燃烧弹反制乌军的反攻,致使整个前线都着火了。在前段时间,乌军成功的强渡第聂伯河,突破左岸俄军的防线,并在克林基村附近建立了阵地,该地距离第聂伯河2公里,在赫尔松市东北30公里处。在巩固好阵地、趁着俄步兵混乱之时,乌军继续向外进攻,试图扩大占领区,但遭到了俄军大炮的猛烈轰炸,将乌军的意图炸得粉碎。在重整步兵部队后,俄军对克林基村展开了地面进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尽快增援并扩大左岸的立足点,乌军持续反攻第聂伯河,并从多处发起渡河行动。据俄罗斯军事博主马绍韦茨介绍,乌军从赫尔松市以东12公里的波伊马、以东13公里的皮什恰尼夫卡、以东17公里的皮德斯特普尼附近向第聂伯河左岸的俄军展开进攻,此外,在赫尔松市以南7公里处也有小幅度的袭击行动。赫尔松市距离第聂伯河4公里。乌军的这些进攻行动遭到了俄军炮火的猛烈打击,俄军炮兵沿着第聂伯河右岸展开了地毯式的轰炸,乌军的渡河行动受阻。

依靠猛烈地炮火,在过去几天,俄军对克林基村的乌军发起了多次攻击,但乌军一直坚守阵地。如果不能在短期内拿下乌军在左岸的立足点,那么很有可能会在未来很长时间内都拿不下来,一旦乌军站稳脚跟,将这里打造成桥头堡,那对俄军来说可能将是致命性的。因为初冬已经来临,待到严冬之时,第聂伯河就会上冻,冰层厚度可达30公分,右岸的乌军可以直接从冰面渡过第聂伯河,抵达克林基村桥头堡。要么对俄军发起攻势,要么坚守这里,等到寒冬过去再向俄军发起反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此,尽快拿下克林基村对俄军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但由于此时赫尔松正是潮湿的时候,每天要么下小雨要么雨夹雪,落到地面还不结冰,到处都是泥泞的环境,俄军的重型装甲战车机动受挫,不利于俄军的进攻却利于乌军的防守。在经过一系列考虑之后,俄军冒着危险将TOS-1A重型喷火坦克推上了前线,它可以在短短6秒内,将24枚220毫米口径的重型温压弹发射出去,一次至少能覆盖40000平方米的区域。在这个区域内的所有装备和人,要么被爆燃的火焰烧化烧死,要么被高达2000度的高温气化,要么因瞬间清空氧气形成的真空环境窒息而死。

当俄军的TOS-1A发挥威力时,整条第聂伯河沿岸被火焰包围,已渡河的乌军士兵在通往克林基村的过程中被火焰吞灭。根据报道来看,渡河增援的乌军士兵已全部被消灭。俄军趁此机会从东部挺进克林基,其空降部队第328团率先从科尔松卡(赫尔松市东北45公里,距第聂伯河1公里)进攻克林基,同时俄军还沿着第聂伯河不断地攻击右岸的乌军。据马绍韦茨称,经过俄军连续几天的猛烈进攻,乌军在克林基的防线大幅度缩小。

为什么要说俄军冒着危险?因为,尽管TOS-1A威力很大,但是它的缺点也很明显,最大缺陷就是射程很短,要想发挥威力必须要抵近前线才行。它在使用标准温压弹时,最大射程仅有6公里,如果使用增程弹,射程可达10公里。但这个射程相对乌军的打击手段来说,仍然显得很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首先乌军配备有几种射程四五公里的单兵反坦克导弹,只要乌军反坦克小组前出阵地2公里就有可能摧毁TOS-1A;再者乌军也有很多远程火炮和迫击炮,在反炮兵技术的支持下,乌军火炮也能摧毁TOS-1A;此外乌军还大量使用了无人机,它们能够威胁到抵近前线发射的TOS-1A,事实上,在11月中上旬时,乌军就用无人机投掷炸弹摧毁了一辆俄军的TOS-1A。

此外,虽然TOS-1A可以在一波齐射后迅速撤离,但仅凭一辆或者说一波齐射仍然无法对乌军的整个阵地造成毁灭性伤害。至少需要几辆,或者说多来几次齐射才有可能达到完整的覆盖效果,但这样就增加了暴露的风险。即使它在发射完后找个安全的地方换装弹药,但泥泞的道路会清晰地显示出它的行走痕迹,很容易被乌军的无人机捕捉到。或许正是因为这些缺点,俄军才无法一直用它攻克乌军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