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法律是一种强制性的审判工具,这种审判工具存在的意义在于对于两个截然不同的观点进行公平的判罚或者是裁定,这是法律具有的最终效益。这也就决定了法律本身是不偏不倚的,如果法律预先占据了一个立场,然后通过这个立场的价值观影响而去判罚另一个立场,那么法律本身就失去了公正性,这个时候再来谈论对错好坏是不对的,因为标准已经不是普世的了,而变成了一方玩弄或者是凌驾于另一方的暴力工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影片,讲述的就是这种国际间的霸凌,而这个霸凌所造成的局面很遗憾,很多人都是认同且追捧的,然而他们并不顾及基本的公平。《圣蛛》讲述的是一个西方女记者化装成为妓女,然后潜入到伊朗的第二大城市开展调查的故事。调查什么呢?调查一个专门攻击且谋杀妓女的杀手,这个杀手一定程度上还在伊朗广受追捧。

每每谈论到宗教问题的时候,就会演化出来更多的问题,这些问题的本源是什么呢?毫无疑问,就是要全世界的人遵守同一个价值观,然而这个同一个价值观并不是普世的价值观,而是建立在西方中心主义之上的价值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举个例子来说,比如说西方普遍信仰基督教,而西方中心主义价值观在当今世界占据了话语权,因此,基督教就成了一个标准,一个什么标准呢?一个衡量文明与野蛮的标准,简而言之,信仰基督教的人可以算作是文明人,即使不是文明人,也可以看作是朝着文明在迈进的人,反之就是落后,就是愚昧,就是野蛮暴力等等词汇。然而宗教是唯一的吗?

并不,非洲人有非洲人的宗教信仰,欧洲人有欧洲人的宗教信仰,美洲人有美洲人的宗教信仰,亚洲人有亚洲人的宗教信仰。这些信仰本身是多元化的,同时也是各有不同的,这些信仰都是宗教信仰,并不存在谁落后,谁先进之分,因为宗教的本质不过是人们寄托自己的情绪的工具,人为的将宗教信仰上升到一个高不可攀的高度,那属于封建迷信。

然而在西方中心主义价值观的引导之下,这个原本百花齐放的宗教信仰却在冷战之后出现了偏差,因为没有了苏联作为约束,西方中心主义价值观很快就霸占了全球舆论界,并成为了唯一政治正确的价值观以及话语体系,任何有悖于这个价值观或者是话语体系的人基本上被认为是落后且野蛮的,落后就意味着要向先进学习,野蛮则意味着文明的一方可以随时随地消灭你而不给你任何的辩驳的机会。因此,在冷战过后,全球各地颜色革命愈演愈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我们细分一下这些所谓的追求民主自由的话术的话,就不难发现他们追求的并不是民主自由,民主自由的本质是各种各样的价值观都拥有存在的机会,然而这些动辄策动暴乱的人们,他们需要这个结果吗?显然不是,他们需要的是一种价值观凌驾于所有的价值观之上,为什么要这个结果,因为有了这个结果之后,这种霸凌式的价值观才能举起意识形态的大棒,随时招呼任何一个敢于跟它不同的人。

因此,我们再来看看《圣蛛》这部影片的话,就不难理解本片所演绎的各种各样的恶心的场景了,一个伊朗国内发生的刑事案件,一个西方的代表着民主自由的女记者。当女记者到来之前,并没有伊朗警方对于这系列刑事案件有所重视,在女记者到来之后,在她的引导之下,伊朗警方才破获了这起刑事案件。这里突出的是来自西方的民主自由对于伊朗国内的愚昧极端的引导作用。

而犯罪者背后的支持者被认为是愚昧无知的,他们的家人中的男性被刻画为深受自己的父亲野蛮思想荼毒的重度患者,而女性则被刻画为可以和受害者产生共情的觉醒者。犯罪者背后的一些支持受众同样被冠以犯罪者从行者的称呼,这个称呼之下,代表着野蛮,代表着集权,代表着残暴不仁。因此,结合当今世界的一些地区性的冲突的发声就有了基础。因为这些地方的人都是愚昧无知的,都是野蛮的,所以他们需要一个民主自由的世界,所以,他们的国家的政权需要在西方民主斗士的指引下被推翻,至于被推翻之后要怎么重建,这些民主斗士们三缄其口,为什么?因为破坏即自由。

每当这些所谓的民主国家开始对于别国的舆论进行操控的时候,总是打着言论自由的幌子,然而真正的民主国家再出现社会舆论的时候,最终的结果就是按照民众的诉求做改正,如果这些国家不民主,那么煽动社会性舆论还有意义吗?谁是民主,需要大家思考,总不至于身后中八枪却被判定自杀的国家是民主吧?

你好,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