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下午,一名31岁的女人红着双眼,火急火燎地跑到江苏一派出所。

突然失联的男朋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女人看起来刚哭过,声音颤抖着对民警说,“求求你们帮我找个人吧,我的钱不见了。”

原来是有关钱的事情,民警立即将女人带到里面了解详情。

她说,自己要找的男人叫张明,29岁,是自己网恋的男朋友。

好像就在这个派出所工作,也是一名民警。

女人和张明是去年在一起的,当时春节刚过不久。

算起来,两人到现在已经交往了一年左右。

交往期间,两人腻歪得很,丝毫没有要分手的迹象。

可张明在昨天跟自己借完七十万后就失联了,自己打了几十个电话发了无数条消息。

即使有张明的联系方式,但还是联系不到张明,他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女人十分绝望地说道,“平常张明无论干什么都会跟我说一声,就算是吃个饭也要报备一下.

现在拿了钱却跑路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说着说着,女人又大哭起来,吸引了许多同来报案的人的注意。

民警耐心安抚她,希望她讲出更多细节,他们想知道张明究竟是以什么理由找她借的七十万。

女人的哭声渐渐稀疏,她回答,就在前天晚上,张明告诉自己他工作上有急事,马上就得出差。

但张明的手头却很紧,需要找人借钱。身为女友,她二话不说就提出自己能够帮张明。

她询问张明,这次出差需要多少钱,自己会尽力帮他。

而张明也告知她,大概需要七十万。女人也被这数目吓到了,什么出差,竟然需要七十万?

不过由于张明工作的特殊性,她也不方便细问,就没有再提。

女人傻傻地给张明的银行卡打了七十万。

告诉他钱已经到了,并再三嘱咐他出差期间注意安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明拿到钱,也答应得好好的。可女人没想到,那竟然是张明给自己回复的最后一条消息。

民警听到这里已经心知肚明,他们识破了张明的骗局,这是典型的诈骗手段。

更何况两人是通过网络认识的,两人对对方的家庭、朋友真的了解吗?

屏幕对面的男人,真的叫张明吗?

女人表示两人虽然谈了一年恋爱,却从没有见过面。

她估计也是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所以才急匆匆跑到派出所里求助民警。

七十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民警熟练地操作着电脑,立即帮女人查明“张明”的真实身份。

果不其然,经过民警的调查,不仅派出所里没有这号人,放眼全国更是找不到一个长着这张脸还名叫“张明”的人。

此时女人跪倒在地上疯狂地抽打自己,边哭边骂自己为什么那么傻,随随便便就把钱给骗子送过去。

彩票店里奇怪的客人

一个月后,安徽省天长市。几名江苏民警连夜坐车来到当地一家彩票店,准备对彩票店老板进行传唤。

几个身穿警服,气场压人的男人的到来,让彩票店老板愣在原地。他开口询问,“你们找谁?”

老板心想,自己开个小彩票店开了这么多年,从来没犯过法,警察怎会突然前来

他猜想警察们是来了解情况的,虽然紧张,但却十分坦然。

可随后,几名民警的话简直让他目瞪口呆。

民警提到,彩票店老板涉嫌一起极为严重的诈骗案,现在要对他进行传唤。

老板娘听到店内的动静急忙从楼上跑下来,询问民警这是怎么回事儿。

她不停帮丈夫辩解,夫妻俩一直老老实实的,从没骗过别人一分钱,他们一定是抓错人了。

民警问道,“你们认不认识张明?”

夫妻俩相视,两人都满脸疑惑,连忙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

民警又拿出一张照片,“那这个人呢?”

夫妻俩瞪大了眼睛,照片中的男人正是2017年2月找自己借了三千块钱一直没还的男人。

当彩票店老板抓着民警的手着急问道,“你们知道他在哪?他欠了我三千块钱好几个月了。

我上哪都找不到他,之前他可是天天来我店里买彩票,一出手就是几万块......”

民警这一来,本想带着诈骗案犯罪嫌疑人回到江苏就算完成任务,没想到在这里又发现了蹊跷。

听彩票店老板的介绍,这个所谓的“张明”,其实是姓陈。

不过至于他叫什么,他们就不清楚了。只是每次“张明”一来,他们就会喊“老陈”。

民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们明白,这很有可能是“张明”的另一个假名字。

2016年,老陈第一次光临夫妻俩的彩票店。

彩票店里平时来的都是熟客,说的基本都是当地的方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老陈一来,说着一口普通话,看起来是个外地人。

老陈一进来就询问有什么彩票,让老板给他介绍介绍玩法。

老板也是耐心给他一一介绍,等介绍完后。

老陈张口就说自己要把每种彩票都买一遍,掏出钱就往桌上放。

客人输得倾家荡产的例子他们见多了,做彩票的都明白。

赌博不是一件好事,他们当老板的,从不赌博。

不过生意来了,老板也不会劝客人少买一点。

他将每种彩票都取了一份拿给老陈,老陈就在店里玩彩票玩了一下午。

中途只有吃饭和上厕所时出去了一会儿,其他时间老陈都待在彩票店里。

尝试了所有类型的彩票,老陈觉得时时彩最有意思。

可惜今天他的钱没有带够,也没刮出什么大奖,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彩票店。

彩票瘾犯了,第二天,老陈带着五千块钱就往彩票店赶。

这老陈看起来也不像是个有钱人,哪里有这么多钱买彩票呢?

虽然老板也有过疑虑,但没有多想。

别的彩民每次买彩票最多买个几百块就停手了,这个老陈可真是颠覆了他的三观。

这次,老陈不再让老板给自己拿各种不同玩法的彩票,他指名就要时时彩。

是的,老陈把五千块钱全都用来买时时彩了。

他高高兴兴地来,灰心丧气地离开,今天他依旧没有中奖。

彩票这种概率微乎其微的事情,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老陈不过是买了两次彩票,怎么还妄想自己会中奖呢。

他认为一定是自己买的彩票不够多,所以才一直没有中奖。

从那以后,老陈在彩票店花的钱一天比一天多。

他从五千块加到一万块,又从一万块加到三万块。

更甚者,后来直接提着十万块就交给了彩票店老板。

他说,“老板,这钱放你这,以后我来买彩票你就从里面扣。”

老陈的这番操作让夫妻俩彻底懵了,他们一时间觉得,自己才是被馅饼砸中的那个人。

实在是太幸运了,开店这么久,从来没有一个顾客买过这么多彩票。

夫妻俩将老陈当财神爷一样供着,本来每天早上是九点钟开店。

应老陈的要求,他们每天七点钟就开店了。

家里煮饭时也会多煮老陈的份儿,留着他在这里吃。

夫妻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留住这个财神爷。

他们也从和老陈的聊天中了解了老陈的一些信息。

夫妻俩表示,老陈曾说过自己来到安徽是为了出差。

他原先在哪里工作,是哪里人,他们也并不知晓。

这个老陈虽然看上去打扮得跟个普通人似的,却做着大生意。

民警问道,“是什么生意?”

夫妻俩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清楚,这是老陈的事情,老陈不说,他们也不方便过问。

这时,老板娘突然提到,老陈曾经让他们夫妻俩帮忙领过彩票。

“他之前在店里留了十万块钱,就是靠那些钱买彩票中了奖。

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中了五万块。

当时他说自己最近工作忙,不方便去领奖,让我们帮忙领一下。

我们本来不想帮忙的,警察同志,你说这么大数额的钱,谁都会有担忧。”

老板插话接着说,“是啊,当时我们支支吾吾还没同意呢,他就喊我们把奖领了。

换成现金放在店里,以后他买彩票就从五万块里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夫妻俩开彩票店的,你说,人家都这样说了,生意就摆在眼前,我们哪里好意思拒绝。

更何况当时也没想到这会犯法,对了,警察同志。

不会就是因为我们帮他领了奖,所以才被传唤了吧?”

民警没有回答,示意夫妻俩继续说。

“领完奖后,老陈就一直用电话联系我,让我们帮忙买的彩票,直到过完年他才又来到店里。

就是那时候,他找我借了三千块钱,说自己过几天还给我。

但是现在都几个月过去了,我们等啊等,钱跟人都不见了,我们也急得很呐!”

夫妻俩还表示自己曾经去老陈住的宾馆找过他,却依旧不见人影。

老陈消失两个月时,彩票店附近的居民告诉夫妻俩,曾经在大海宾馆看到过老陈。

夫妻俩想起老陈也曾向他们提过自己所住的宾馆就在不远。

夫妻俩也曾赶到大海宾馆,询问宾馆老板是否认识老陈。

根据他们的形容,宾馆老板认定老陈就是陈平安。

宾馆老板说,此人早已经离开了宾馆。

因为陈平安在宾馆里住了将近一年,所以自己对他印象很深。

陈平安根本不是什么大老板,他的身份证虽然是安徽的,自称在本地做木材生意。

可他说的话一点也不像安徽话,更像是外地口音。

他一直居住的房间是这个宾馆里最便宜的房间,自己的宾馆本就没有多么高级。

陈平安若真是大老板,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呢?

每天早上,宾馆老板都能看到陈平安急匆匆跑出去,等到天黑了才回来。

这一了解,才知道原来陈平安是在彩票店里刮彩票。

寻找老陈的事情就到这里告了一段落,直到江苏民警找上门来,夫妻俩才明白了一切。

“老陈”、“陈平安”、“张明”都是同一个人,但他真正的本名又是什么呢?

此趟不仅没有白跑,还线索多多。

民警经过多番调查,终于查到了这个多重面具的男人的身份。

马海田,江苏邳州人,曾经是当地一家木材公司的销售人员,因为出色的能力受到领导重视。

不过后来,他居心叵测,自从有了权力后就动了歪念头,将公司里的两百万私自挪走。

被公司发现后,公司立马报警,马海田成了通缉犯,从那以后,他就开启了逃亡生活。

他不仅做假身份证,便于自己的出行。

还在逃亡过程中骗取网恋女友刘霞七十万元,欠下彩票店老板三千块钱。

大家不禁好奇,马海田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何?

他曾经的工作岗位,一个月也能赚到不少钱。

财迷彩票毁掉人生

为何要走上犯罪的道路,毁掉自己的人生?一切还得从那张彩票说起。

马海田还在木材公司工作的时候,曾在一次和领导出差时,顺手买了一张彩票。

本抱着试试运气的心理,没想到这随便一买,马海田就中了一万块。

这一万块简直就是巨大的惊喜。有了这一次中奖的经历,马海田在彩票上投入了更多钱。

他开始沉迷上彩票,希望能中更多大奖,将自己工作多年的积蓄二十万花了个精光,随后将主意打在了公司的公款上。

两百万的公司公款,他冒着风险带走了,为的只是买彩票。

网恋女友的七十万,他找借口骗到了,为的还是买彩票。

马海田似乎也想过有一天会被民警套上手铐带走,面对民警的审问,他终于坦白交代了一切。

马海田哭着说,他也表示十分后悔,为了几张彩票毁了自己的人生,实在是不值得。

躲着抓捕的日子实在是太难熬了,自己不敢坐交通工具。

不敢走到人多的地方,生怕人群里突然冲出几名警察把他抓起来。

无数个惨例都在告诫我们,一定要远离黄赌毒。

但许多人仍旧不听,等到亲身经历了黄赌毒的危害后才来后悔。马海田就是这其中一人。

如今,马海田也被依法判刑了,他将面临的是监狱生活。

再后悔又有什么用呢?事情既然发生了,他就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对此,您有什么想说的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