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的一天,一位老人躺在银行的角落里不省人事,他的周围挤满了人。这些人不在乎老人已经濒死,只是在自顾自地大声喧哗,争执。看热闹的群众早已把银行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但谁也搞不懂为什么这群人要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互相辱骂。老人的面色越来越难看,他的呼吸已经微弱得快无法察觉。

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神情紧张,凑上前来想要查看一下老人的情况。他手里拿着一副听诊器,朝老人走了过去。但是,医生还没走到老人身边,挤在老人周围的人突然情绪激动的把医生推搡开了。

“这是我父亲,你想干啥?!”医生苦口婆心地劝告:“老人看上去已经不行了,还是早点去医院看急诊吧。”但几个蛮横的人不让医生救助老人,甚至威胁要暴力殴打医生。老人的家属态度如此强硬,医生也无奈地转身离开。而这群老人的家属和银行的职员继续喋喋不休地大吵。却没能注意到,老人早已在他们争执的时候离世。

是什么导致了这样一位濒死的老人在银行里离世?为什么他的子女亲属明明在身边,却不让老人接受医生的治疗?这不禁让我们感到疑惑,事实的真相到底是如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父亲病重,急需救命钱

2013年对于居住在广州省高州市的邓先生来说是艰难的一年。本来家境就不富裕,一家人辛苦挣钱,刚好能裹住自己的开销。可屋漏偏逢连夜雨,邓先生七十多岁的老父亲身体越来越虚弱,身患中风重病在床。

邓汉林先生工作忙,也没有多少闲暇的时间照顾老人。中风又是一种很麻烦的病,病人几乎没有生活自理能力。一家人把老人送到医院治疗,但效果也不是很好。邓锦芳老爷子只能依靠药物来维持自己的生命。有时候病情严重,一周要去好几次医院急救。

本来经济情况就捉襟见肘的一家人逐渐花光了微薄的积蓄,然而人命关天,邓先生只能继续苦苦坚持。钱不够花,他就想办法借钱周转。儿子的负担重,老人也心疼。这天,在去医院治疗的时候,邓锦芳老先生对子女做出交代:“我这病的时间也长了,你们为我治病花了不少钱,我心疼你们。我有些攒下来的钱准备自己养老用,现在还是拿出来治病,减少你们的经济负担吧”

邓老爷子告诉子女,自己的存折里有两万多块钱的存款,足够支撑一段时间治病买药的费用了。急着用钱给父亲治病的邓汉林先生在第二天就拿着父亲的身份证件和户口本,还有存折票单等文件去取钱了。正是在取钱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取款过程,遭受刁难

根据邓先生的说法,他的手续齐全,去银行取钱料想不会遇到任何问题。但到了高州市农村信用社的柜台后,银行的大堂经理拒绝了他的取钱业务。银行经理告诉邓先生,取钱必须要本人带着有效证件和存折来取才行。而且邓锦芳老人的身份证上的名字和存折上的名字一个是“方”一个是“芳”,名字不一致无法保证安全性,所以要邓先生去村委会开证明才可以取钱。

邓先生不敢耽误,马不停蹄地跑到村委会盖章签字开证明。谁成想匆匆回到银行之后,他又被告知:只有村委会的证明不够,还得有当地派出所的盖章签字。这时候邓先生已经感到不满了,他质问银行,为什么不一次性把所有需要的手续说清楚。但邓先生还是去了派出所一趟,拿到盖章签字之后,心想这次终于可以取钱了。

邓先生跑了三次银行,把所有的手续交给了银行的柜台职员。等了十几分钟之后,柜台职员递给邓先生的却不是现金,而是一张手续:你的存折上名字不一致现在已经改完了。邓先生当时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他怒斥银行职员,自己是来取钱的,不是来为父亲的存折改名字的。父亲现在重病等着救命钱,银行这么做是在故意刁难自己。

更让邓先生气愤的是,父亲的存折名字是改完了,但取钱还是只能本人亲自拿着证件来取。大厅经理对邓先生的态度表现得很冷漠:“你不是储户本人,这笔钱取不了。必须要你父亲本人来才行。”

邓先生直接火冒三丈地反问:我父亲要不是重病来不了,还用得着我来帮他取钱吗?而银行的大堂经理对他显得非常不耐烦:你这存折里的钱也就两三万,自己取不出来,不能先去借钱给老人治病吗?

银行经理的话激怒了邓先生,他大声斥责银行这是在为难储户,而大堂经理对邓汉林先生的斥责直接甩下一句话:“想取钱,那就把你爸的氧气管和输液针都拔了,把他拉到我们银行来,不然这钱你就别想取出来。”邓先生对此十分气愤,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离开银行回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银行取款难,常有报道

银行取钱难的问题已经成为了舆论反复讨论的话题。有的是父母的存款,子女取不出来。有的是老存款经历的时间太长,银行拒不承认高额利息。还有的情况是银行用各种不合理的借口故意推卸责任,拒绝储户取钱。这些问题大都是因为银行的官僚主义和教条主义导致的。银行的领导者担心承担风险,影响自己的仕途,对需要负责的义务懒政怠政。而银行的职员在这种风气下也混吃等死,对需要走程序的麻烦事就置之不理。

这种腐朽风气让银行的风评变得越来越差。而媒体的报道和人民的口诛笔伐更是让银行的信誉一落千丈。但也不是所有的银行都这样,被曝光出来的黑心银行毕竟只是少数。不少银行还是本着为储户负责的态度认真办事的。

我国银行对于这些取款难的事情,有专门的应对措施。对于那些行动不便或者重病卧床的客户,银行有特殊业务特殊办理的机制。如果客户本人无法到柜台,银行有上门服务的方式来为客户解决困难。特事特办,急事急办,已经成为了银行的共通业务。为了方便遇见意外的储户治病救命,在储户本人的监护人允许,并且银行上级了解情况后,可以走紧急程序,让储户尽早拿到救命钱。

根据我国有关法律规定,为了储户的资金安全,银行要求储户本人来柜台取款才能办理业务是硬性措施。但考虑到如果储户本人遭受了意外,无法亲自去银行的情况,可以在储户的配偶,或者直系亲属中选择一名或者多名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作为法定监护人。而这名法定监护人就可以为储户代办存款取款。

如果银行拒不配合法定监护人,那银行就是犯法,法定监护人可以起诉银行。而绝大多数储户都是在和银行的纠纷中被耽误了太多的精力,最后选择不了了之。只有极个别的储户选择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和银行耗到底。

如果像邓先生这种情况,自己的父亲行动不便,走法律程序太耗时间也拖不起。这种紧急情况就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七条,向人民法院申请先予执行。当然法定监护人如果取得钱款,应当用于老人的事务,而不得挪作他用。显然,我国的法律也不是冰冷的白纸黑字,对于需要帮助的人充满了人性的关怀。毕竟,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一面之词,歪曲真相

根据邓汉林先生的描述,他回家之后,和亲属商量决定用板车把邓锦芳老人拉到农信社去取钱。但第二天一大早,他和亲属们拉着父亲到银行的时候,银行的大堂经理居然拒绝他们一行人进去。邓汉林一行人多,银行怕他们是来闹事的,在门口,双方爆发了激烈的冲突。银行和邓先生双方互相推搡互相辱骂,几乎大打出手。

最后,银行勉强同意他们进去取钱。结果刚刚取到钱,重病的邓锦芳老人就在银行里停止了呼吸。看着亲生父亲在自己面前死亡,让当儿子的邓汉林先生根本无法忍受。邓家人坚持要银行赔偿自家的损失,和银行再次吵了起来,这才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邓汉林先生的描述中,自己的亲属们完全是被银行方面故意刁难的受害者,是银行的不作为和敷衍才导致自己的父亲死在银行中。但这毕竟只是邓汉林自己的一面之词。想要得知事情的真相以及具体的过程,就应该从别的方面入手。而银行内的监控录像,恰好为我们揭示了整个事件的全过程。

银行的负责人成家崇先生面对记者的采访显得非常无奈,邓汉林一伙人威胁辱骂银行,甚至还要殴打银行职员。事情曝光之后,很多人都对银行口诛笔伐。但监控录像是不会骗人的。下面让我们来仔细地理一下,事实的真相和邓汉林的话有多大的出入?

真相大白,无理取闹

邓先生说,银行第一次说办理取款需要村委会的签字,他拿着村委会的手续回来之后银行又说需要公安局盖章。而银行的负责人成家崇先生告诉记者,因为邓汉林老人的存折名字和银行卡名字不一致,所以需要公安局和村委会盖章,他们银行是一次性交代清楚了所有需要的手续文件。而且在双方交流的过程中,邓汉林也完全没有提到邓锦芳老人病重。根据监控录像,银行方面的确是一次性把注意事项和需要的手续内容都说清楚了。显然是邓汉林撒了谎,故意夸大了事实真相,以此来把责任推卸给银行。

对于邓先生拿着村委会和公安局的手续回到银行之后,银行仍然拒绝给他取钱的疑问,成先生回答记者道:银行在审查了邓锦芳老人的信息之后,发现他的存折根本没有设置密码。这样他的存款就会有很大的风险。因此才必须要本人来取款才能办理业务。不然谁都可以拿着没有密码的存折随意取款,难以保证储户资金的安全。

而我们在录像中得知,银行的确是告知了邓汉林,这笔存折没有密码,所以不能让他人代取。而邓汉林指责银行要他的父亲拔掉针头氧气管来银行的话,监控录像中根本没有显示。监控中,大堂经理确实说了如果急着用钱可以先借钱或者贷款。但是大堂经理没说让老人拔掉输液管,把人抬银行里来这种没人性的话,是邓汉林污蔑了银行。而监控中,银行经理给邓汉林先生反复解释,没密码的存折无法保证资金安全,但邓先生就是不听。邓先生说他的父亲病了,但没有说病得多严重。

最后,邓先生指责,他们的亲属用车拉着邓锦芳老人来银行取钱的时候,受到了银行的阻碍。正是因为银行的拖延才导致老人在银行内去世。监控录像的画面一清二楚:银行门口根本没有任何人阻拦邓汉林一伙人进入银行。他们顺利地进入银行之后在六分钟之内就把钱取了出来。因此邓汉林污蔑银行故意阻拦,取钱的时候故意拖延,也是不成立的。

监控录像还让记者看见了邓锦芳老人离世的真相:在银行把存款交给邓汉林之后,他们一行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带着老人离开,而是在银行内大肆辱骂经理职员,要求银行赔偿他们一行人一万元的误工费。

他们把病重的邓锦芳老人放在一旁,凶狠的捶打银行柜台的玻璃,要求银行给他们赔偿。但银行方面没有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见银行拒绝,他们就故意把老人拉倒银行门口,大声叫嚷,用撒泼打滚耍无赖的方式吸引别人的注意。以此来要挟银行。本来就病重的邓锦芳老人呼吸越来越微弱,但邓汉林一家人对此却完全不在乎,他们完全不顾老人的死活,只想趁机从银行讹诈更多的钱。

反倒是银行的职员发现了老人的情况危急,赶紧拨打了急救电话。谁知道,邓汉林一伙人居然用摩托车把银行所有的入口都堵住,不让救护车和医生进入。医生靠近,他们就大肆辱骂,不让医生救助老人。甚至还威胁要殴打医生。

后续记者采访高州市一卫生院的急救人员黄相里医生得知,医生当时想尽快查看老人的安全状况,但当时邓汉林一伙人对他们医生的态度非常差。他们扬言:“我们家里的事,和你们有狗屁关系,你们赶紧滚,再敢过来管闲事,我们就打死你们”。无奈之下,医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人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微弱。几个小时之后,医院救人心切,再次派出了救护车。这一次,邓汉林一伙人没有拒绝。但老人早已在邓汉林他们辱骂银行,威胁医生,讹诈钱财的过程中停止了呼吸。

警钟长鸣,令人惋惜

至此,真相大白。本来,人们都认为这又是一个银行刁难客户,故意敷衍拖延取钱,结果导致出人命的残局。但事实却是,不孝子和没有良心的亲属恶意讹诈银行,枉顾老人生命,最终导致老人不幸去世,甚至老人的死亡都成为了贪财亲属要挟讹诈银行的筹码。

银行的确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办理业务的时候态度僵硬,没有变通。手续繁琐,没能帮助有紧急事情的储户解决取钱问题。这都是银行的通病,也是我们一直批判的不良风气。但银行的行为不是害死老人的直接原因。

如果不是记者的坚持走访,如果不是监控录像呈现的事实真相,那舆论肯定是一边倒的偏向邓汉林所捏造污蔑银行的谎言。是邓汉林作为儿子,宁可用父亲的死来要挟银行讹诈钱财,是邓家亲属恶意阻止医护人员对老人进行救助,是他们的贪婪和丧尽良心害死了本就遭受病痛折磨的邓锦芳老人。

事后,邓汉林向银行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是要银行赔偿他们家40万元,二是要银行和政府负责邓锦芳老人的丧葬全部事宜,而且要土葬,不许火化。第三是要银行的大堂经理给邓锦芳老人陪葬。

且不说是邓汉林一伙人咎由自取,拿到存款之后没带老人离开,而是恶意讹诈银行,才害死了邓锦芳老人。银行本就没义务负责他们家的丧葬。而禁止火葬,只要土葬的要求更是彻底表明了这一家人仍然有着严重的封建陋习心理。至于第三点,要求银行经理给他们家殉葬,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无理要求了,难以想象在2013年的广州,居然还能见到这种事情。

邓汉林一伙人在银行下跪烧纸,把邓锦芳老人横尸在银行大堂,搞得整个街道乌烟瘴气,严重影响了秩序。他们的行为堪有“挟尸要价”的意思。而银行为了宁事息人,而且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赔偿了邓汉林一家13万元的抚恤金。

最后,邓汉林拿到了自己靠威胁要挟得来的钱财,银行的经理也因此受到了停职处分。只有可怜的邓锦芳老人生前没有得到救助,死后没亲属为他流泪哭泣。甚至他的儿子亲属们拿到银行的赔款之后喜笑颜开,根本不在乎自己刚刚失去了一位亲人。

结语:

如果银行能少一些官僚主义和教条主义,也许就能避免这一起惨案。如果邓汉林在拿到钱之后立即带着父亲回医院,也许就能避免父亲的死亡。最重要的的一点,如果人能少一些贪婪,多一些良心,那事情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邓汉林和亲属的行为理应受到大家的唾弃,而银行也因为自己的工作风气受到了惩罚。孰是孰非,真相,早已在人们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