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奇葩地图的话,江西省的上饶市总能成功入选

它被景德镇和鹰潭上下一掐,变成了蝴蝶状,或者说哑铃状(下图左)。蝴蝶也好,哑铃也罢,你好歹对称一点也成。可是这明显的左小右大、重心偏在东南,实在太怪异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更让网友们耿耿于怀的是,江西的地级市设置得很不合理。小的城市实在太小,像新余、鹰潭,只有3千多平方公里和100万出头的人口,还不如一些大县来得地广人多。而大的又大到了离谱,赣州面积近4万平方公里,比台湾还大;常住人口近900万,和海南相当。

如此种种之下,江西省区划调整一直在网上是个热门话题,不少人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今天我也来分析一番,并谈谈自己的看法。

01 江西11个市太多了?未必

在盘点国内的经济文教数据时,经常会出现环江西经济圈的现象。就是周边省份表现不错,唯独江西低一大截甚至是空白,例如GDP前十、万亿城市、自贸区、高校等。

看着与周边兄弟省份的明显差距,江西人往往非常痛心,开始从各个角度找原因。不少网友认为,江西之所以发展不够理想,其中一个原因就是11个地级市太多了。你看隔壁优秀生——浙江省,人口比江西多、经济比咱发达,人家也才9个地级市,所以江西省有必要精简地级市,该裁的裁,该并的并。

这种说法是否在理呢?我们先大概了解一下江西省11个地级市的简况。

江西省的城市体现了逐水而居、沿路发展的特点,呈现出一纵一横的分布格局:一纵是指南北贯通的京九铁路(大广高速),分布着九江、南昌、吉安、赣州这四座重要城市,囊括了省会和南、北大门。一横是指浙赣线(320国道、沪昆高速),自东向西有上饶、鹰潭、抚州、新余、宜春和萍乡等城市。只有景德镇偏离了纵线,但也通过公路、铁路与其他城市连接在一起。

这11个地级市,大致形成了四个板块:赣北的九江和南昌;赣西的萍乡、宜春和新余;赣东北的景德镇、上饶和鹰潭;以及大赣南(之所以加了个大字,是因为通常人们把赣南等同于赣州)的赣州、吉安和抚州。

那么,16万平方公里、4500万常住人口的江西省,11个地级市真的设置得太多了吗?为此,我收集计算出了江西省11个地级市的各项平均指标及人口最小市的相关数据,并与江苏、浙江、广东、福建、安徽、湖北、湖南等7个周边省份进行对比,如下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观察的结果,虽然在市均常住人口和GDP上,江西省远远不及广东、江苏、浙江和福建等沿海省份(它们因为经济发达吸引了大量外来人口,所以在常住人口指标上明显高于内陆省份一大截),但与安徽、湖北、湖南相比,它的各项指标相差并不大。

其中,江西省的市均面积超过了1.5万平方公里,在8省中仅次于湖南(当然,江西、湖南地形以丘陵为主,和安徽、江苏的平原相比,其土地承载能力是有较大区别的)。在市均常住人口和GDP这两项关键预算上,江西都超过了安徽,而后者的地市数量更多,达到了16个。虽然经济密度垫底(这与江西人口密度低有一定的相关性),但市均一般预算收入却是皖赣鄂湘四省中最高的。从积极的角度,我们甚至可以说江西的GDP质量在4省中较好,可以支持较高的财政资源产出。

同时还不难发现,经济强省的小市,通常是该省的经济相对落后地区,比如广东的云浮和福建的三明,江苏的镇江也只是略高于平均值;而经济弱省的小市,往往是它的经济发达地区,比如江西的鹰潭、安徽的铜陵、湖北的鄂州,其人均GDP、经济密度、人均一般预算收入等主要经济指标,都高于全省平均值(上图中的红字代表高于全省平均值)。

最小地级市的对比,江西的鹰潭在周边 8个省最小市中表现得中规中矩,人均GDP、经济密度排第五,而人均一般预算收入排在第三。网友最关心的人口数量,鹰潭以115.58万排名倒数第二,不过与湖北鄂州(107.12万)和浙江舟山(117万)相差无几,似乎说明不了什么。

真正的问题在于,湖北、湖南、浙江都只有一个200万以下的人口小市,而江西除了鹰潭之外还有新余、萍乡和景德镇,数量多达4个!江西另7个地级市则在350万人以上,妥妥的人口大市。因此,人们在谈到江西11个地级市时,习惯性称为“七大、四小”(以下采用此简称)。

至此,基本上可以得出结论:与周边省份对比,以目前4500万常住人口的体量,江西省设置11个地级市不少,但也并不算过多,只是划分得不够科学,导致大的规模太大,而小的体量又过小,而且小市的数量确实偏多

顺便说一下,在8个省当中,安徽省16个地级市才真的是太多了,而且和江西一样有4个常住人口200万以下的小城市,其实它才是8省中最需要尽快撤并地级市的那个。当然,这不是本文要讨论的主题,吐槽完毕,继续回到江西区划调整的话题。

02 四小不背拖累江西发展的锅

很多网友执着地认为,四小的规模太小,正是它们拖累了江西的发展大计。

他们这么说有一定的依据,因为随着经济全球化,产业规模普遍迅速扩大,小城市的土地面积和人口有限,确实不太符合发展的需要。而且还能举出例子,比如在曹淑敏主政鹰潭市期间,她曾经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引入巨头华为,但合作最终不了了之。据说其中一条原因就是人口基数不足,难以支撑其大规模招工需求。

不过,他们的逻辑有点混搭了。城市过小不利于大规模产业参与全球竞争,与四小拖累江西经济发展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到底是不是四小拖累了江西经济的后腿呢?还是用数据分析来说话。

从历年的数据看,四小的平均经济指标在省内名列前茅。四小总量虽小,但在人均上则是无敌的存在,无论是人均GDP还是经济密度,在省内仅次于省会南昌,整体高出了其余六大(七大减去南昌)一截。详见下图,图源见水印。

2022年江西省人均GDP约为7.08万元,四小中只有萍乡低于这个值,鹰潭和新余更是仅次于南昌,是江西省唯三人均GDP超10万元的之二。

简单介绍一下经济密度,它的定义和计算方法非常简单,就是用当地的GDP除以它的面积,得到每平方公里产生的GDP值。一个城市的经济密度越大,说明它向外辐射能力越强,可以带动更多的周边县区经济。

2022年江西省GDP为32074.7亿元,全省平均经济密度为0.1922亿元/平方公里。全省11个地级市中,只有6个过了这个平均线。七大之中,只有南昌和九江超过平均值,宜春接近但未达到,而4小则悉数过线。即便是7大中唯二之一的九江,其经济密度也不过0.21亿元/平方公里,勉强超过平均线,比起4小里最差的景德镇(0.23)还低了9%。

只有南昌是例外,它不但带动了本市的各县区发展,还激活了宜春市代管的丰城、高安和樟树,以及抚州下属的东乡区,形成了较为紧密的环南昌经济圈。果然在省内,还是体现出了近昌者富!

七大中的其他城市有没有这样的表现呢,以近年来发展较快的上饶市为例来分析。网上有不少人认为,上饶是被景德镇和鹰潭挖出了奇怪的形状,使得它没法充分挥自己的经济辐射影响力,导致整体受阻,鄱阳余干等远区县的经济迟迟没有起色。

事实真的如此吗?我们来看看2022年上饶各区县的人均GDP,就会发现,上饶各区县的人均GDP,以信州区和广丰区为中心,大体上呈现出层层递减的态势

处在C位的广丰区和信州区人均GDP最高,体现出核心应有的价值,分别达到8.11和7.64万元,均超过了江西省的平均值7.09万元。然后是第二层的玉山县、广信区,人均GDP在5万元上下,下降比较明显。再外一层是横峰、铅山、德兴,德兴人家家里真的有矿(全国第一大铜矿所在地,有色金属储量丰富),所以人均GDP高出一截,而横峰和铅山都降到了4.5万元以下,进一步下降。第四层是弋阳和婺源,婺源凭借着中国最美农村的美誉在旅游业大放光彩,带动它的人均GDP达到了5.31万元,高过同圈层的弋阳一大截。再就是最外层的鄱阳、余干和万年,其中万年近年来依托机械电子和纺织新材料等产业集群表现不俗外,另两个人口大县——鄱阳、余干,都停留在省内倒数的行列。

不难看出,上饶经济的有效辐射范围,其实仅限于三个城区和玉山、横峰两个县。别说另一边翅膀的鄱阳和余干、万年鞭长莫及,即便是较近的弋阳、铅山,上饶市区的经济辐射作用也非常有限。外层的市县,除了婺源是举全市之力打造出来的旅游新兴城市外,其他基本都只能自生自灭。想要出头,要么像万年自己能折腾,要么像德兴那样家里有矿。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计算出了2022年上饶市区(即信州、广丰和广信等城三区)的关键经济数据,并与四小(四小的口径是全市,包括城区和下属的县市)进行了对比,如下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难发现,除了常住人口和GDP两个总量占优外,上饶市区在人均GDP和经济密度这两个更关键的指标上并不比四小突出。人均GDP仅略高于萍乡,未到江西省的平均线7.08万元,不敌景德镇,与新余、鹰潭相比更是低了50%以上。较为突出的经济密度,也主要归功于比四小更高的人口密度。

换言之,剔除掉周边县市后,上饶市的核心部分(城3区)本质上与四小并无区别,也只是一个经济“小市”。如果非要进行实力排名的话,略强于景德镇,与萍乡相近,而弱于新余和鹰潭。这种情况下,即便把景德镇和鹰潭在内的整个赣东北都划归上饶管辖,凭它这台小发动机,又怎么可能带得起更加庞大的体量呢?

上饶不是个例,事实上,宜春、赣州、吉安、抚州等的情况,也基本与之类似。我把六大的核心城区(即各市的城区,剔除县和县级市)拎出来,单独计算了各自人均GDP和经济密度。如下图。

其中,九江城4区的实力最强,人均GDP高达11.11万元,经济密度更是达到了1.4574亿元/平方公里,碾压省会南昌以外的所有城市(包括四小)。如此密集且发达的经济核心城区,自然具有较强的辐射作用,城4区周边的德安、湖口、瑞昌、共青城等市县,其人均GDP达到8-14万元不等。

至于赣州、宜春等其他5个地级市的核心城区,这两个关键指标还不如前面提到的上饶城2区,对周边市县的带动作用非常弱。可以说,七大中的多数地级市,并不具备辐射周边的能力,或者说聊胜于无。认为四小拖累了江西经济的发展,只是毫无事实根据的想当然说法。

通过上文的数据对比,可以看出,四小在经济上非但没有拖江西的后腿,反而是江西经济活力的见证,它们共同推动了全省经济的发展。只是由于面积和人口的制约,导致它们无法充分发挥自己的产业竞争优势和潜力。

03 四小之中,该扩谁又该撤谁?

相信到这里,大家也看出来,把四小盲目合并进六大,只是各种数据的粗暴相加,并不能起到做强产业、带动周边发展的作用。因为:中国的地方经济本质上就是行政中心+政策驱动的模式,小市合并后往往很难得到资源支持,更多的只是被动向行政中心输血。

对于带不动辖区发展的大市来说,分拆一些县区给经济相对发达的邻近小市,反而是一步双赢的好棋——大市减少了负担,而小市获得了急需的土地和人口资源。

当然,我并不认为江西省的四小全部都要扩大,而是只针对其中有实力、有扩张空间的进行扩市,实力不足的则可以考虑与其他地级市进行合并。

这样一来势必要先对四小的综合实力进行筛选。我建立起了一个简单的评分体系,从经济实力、交通条件、外扩空间潜力和城市品牌等四个维度进行打分。最后看谁的总分更高,谁就是综合实力强的城市,选择它们扩大区划范围。

评分标准规则如下:1、最重要的经济项满分10分,其余每项满分5分,只取整数,最低1分;2、外扩空间指其周边可供扩张的行政区划空间;3、城市品牌包括城市文化、旅游资源,以及城市知名度和影响力。

经济项上主要看GDP总量、人均GDP和产业竞争力。四小的经济总量非常接近,但新余和鹰潭的人均GDP达到10万元+,领先景德镇和萍乡一大截。同时新余和鹰潭的产业竞争力也强大得多。

2022年江西共认定省级(培育)产业集群111个,四小总共拿到了21个,景德镇4个、萍乡6个、新余3个、鹰潭8个。景德镇和萍乡在数量上并不算少,但在质量和整体竞争力上与新余、鹰潭差距明显。

鹰潭市的铜及铜合金产业集群已形成了以江铜集团为核心的矿产品、冶炼产品、铜加工产品到应用产品的铜产业链;拥有铜及铜合金产业企业136家(规上64家),铜产业集聚度达到92%;集聚多家龙头企业,年铜加工能力超过420万吨,还拥有国家级的科研机构和配套服务平台。一句话,全国铜产业的小半壁江山在这里

新余市的锂电产业集群已成为全球最大的乘用车锂电池正极原料生产基地。锂盐年产能达15.95万吨,占全球的25%、全国的39%。汇聚了66家锂电、新能源企业,其中包括全球最大的锂盐和金属锂供应商——赣锋锂业。形成了包括锂盐、锂电池正负极材料、电池应用在内的较为完整锂电产业链。此外,新余的光电产业、钢铁产业在国内也有较强的竞争力。

综合下来,我给新余、鹰潭的经济分打了10分,而景德镇6分、萍乡5分。

交通方面:景德镇公路、铁路、航空、水运俱全,是四小唯一一个立体交通城市;鹰潭作为曾经的南方铁路枢纽中心,其公路、铁路的枢纽地位仍然是超级存在,唯一短板是没有机场;萍乡和新余的情况非常类似,都只是在大横贯线上的区域城市,纵向连接能力偏弱。故鹰潭、景德镇4分,萍乡、新余3分。

在外扩空间上,景德镇的条件最好,其西面有上饶辐射不到的鄱阳、余干和万年,而萍乡处于江西边陲,西面是湖南省,东面又被紧贴着的宜春拿捏得死死的,几乎没有可供扩张的空间;新余和鹰潭的条件虽不如景德镇优越,但周边还有一些小市县可以渗透。景德镇4分,鹰潭、新余3分,萍乡2分。

城市品牌方面,景德镇凭是名扬全球的世界瓷都,还有瑶里古镇等加持,人气超然一等;鹰潭是中国道都,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开篇的天师府所在,也是国内的超级IP;萍乡则有安源纪念馆和新晋网红景点武功山;相比之下,新余的江西钢城和仙女湖就显得单薄了一些。景德镇5分,鹰潭4分,萍乡4分,新余3分。

最终四小的得分为:鹰潭21分、景德镇19分、新余19分、萍乡14分

作为一个粗糙的评价体系,加上是个人评分,虽然我尽量保持客观原则,但限于水平和能力,难免带有一定的主观性,如有不当之处请大家指正。因此,这个得分只是大致范围,不能精准代表它们的实际水平,鹰潭的21分未必就一定比新余、景德镇的19分强,但可以肯定的是,鹰潭、新作和景德镇要比萍乡的综合实力高出一个级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再上一个四小的各项得分柱状图,看起来再加直观。萍乡没能在任何一项得分上取得第一名,其落后是全方位的,出局并不惋惜。最终我得出的结论是:四小之中,萍乡的综合实力不足,且外扩空间严重受阻,建议撤销合并;鹰潭、新余和景德镇的综合实力较强,可以适当扩大区划范围,以拉动周边县市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