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分之一决赛结束之后,国际足联裁委会公布了20名裁判员、39名助理裁判员以及19名视频助理裁判员组成的后续执裁名单。对于中国球迷来说,这份名单最大的意义是一个熟悉的名字不在其中,他的缺席也标志着中国的世界杯之旅结束了。

没错,在“只送裁判”的中国足球面前,中超联赛中毁誉参半的主裁判马宁成为了中国人在卡塔尔世界杯场内的唯一代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马宁在世界杯

然而,直到离开卡塔尔,马宁也没能真正踏进球场内执法任何一场比赛——他的角色是站在场边与知名主帅和球员们沟通的第四官员。盘点一下马宁在世界杯上的镜头,会让人油然产生一种荒诞的感觉,尤其是在中国对球员们不苟言笑的他在外居然笑靥如花,看到这一幕,谁都不禁直呼:原来你还有两幅面孔?

卡牌大师测试赛表现出色

本届世界杯,马宁、曹奕与施翔组成的裁判组这次入选了世界杯裁判组名单,启程前往卡塔尔。在11月中旬的世界杯媒体开放日当中,马宁裁判组通过模拟执法训练显示出了不错的状态:他准确吹罚了一个点球,并出示了一张红牌。在所有裁判组当中,马宁带领的中国裁判组拿到了9.2分,位列所有裁判组第二名,当时,很多人可能都觉得马宁在世界杯登场亮相也算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事实上,马宁裁判组也确实是亚足联对外力推的精英裁判组。整个2022年当中,马宁本人上半年完全没有参与任何一场中超联赛的执法,把全部精力放在了亚足联赛事主哨上面;到6月底为止,他一共吹罚了两场世界杯亚洲区十二强赛,五场亚冠联赛,两场亚足联杯,以及两场U23亚洲杯。

这就是马宁

在这些比赛中,马宁不改卡牌大师本色,伊拉克1比0战胜阿联酋的比赛里他掏出5张黄牌,亚冠布赖代合作战胜塞帕罕的比赛里他掏出一红四黄,塔什干棉农与布赖代合作的比赛里他狂掏8黄,来到亚足联杯又拿出了7张黄牌的“好成绩”。截至回归中超为止,马宁的表现在中规中矩的同时也坚持了个人“风格”,原本可以期待他在世界杯上让大牌球星感受一下他的霸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卡牌大师

不过,情况在世界杯开打前发生了一点小变化。出征世界杯的亚洲6组裁判当中,贾西姆、法加尼、贝斯和哈桑,与马宁一样都是亚足联的金哨出身,而这些人当中贾西姆是卡塔尔人,法加尼和哈桑在亚足联赛事中“久负盛名”,论出牌狠辣、影响比赛和执法严格,这几位裁判可比刚刚冲出亚洲的马宁来得更有经验。

于是,首日比赛当中,贾西姆和法加尼率先亮相,虽然一如既往地表现出了漏判的昏哨状态,但还是在执法序列中占得了先机。

发牌变举牌马宁乐在其中

第二日小组赛一开始,马宁的身影就出现在世界杯的镜头中。然而,他并没有登上球场,而是成为了一名第四官员。在B组美国对阵威尔士的比赛中,马宁以场边“举牌人”的身份登场亮相,全场比赛没几个镜头,似乎中规中矩。此后,他又在西班牙与哥斯达黎加的比赛中再次担任第四官员,然而这场西班牙7比0大胜抢镜十足,也没人关注场边孤零零的可怜人马宁了。

*******

如果您喜欢我们的文章,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后厂村体工队

*******

不过,当小组赛进入第二轮,马宁在场边“大展宏图”的机会就来了。法国2比1绝杀丹麦的比赛中,镜头捕捉到马宁与法国队主帅德尚在场边无障碍交流;荷兰2比0战胜卡塔尔,马宁与主教练范加尔发生了联系,荷兰老帅原本想向裁判组提出判罚的质疑,但马宁巧用“化劲”,三言两语就把范加尔逗得会心一笑,回到了自己的教练席。

能和西方的名人谈笑风生,马宁的世界杯看起来还挺有趣。

马宁与范加尔谈笑风生

不过,马宁本届世界杯的最搞笑一幕发生在小组赛第二轮喀麦隆3比3战平塞尔维亚的比赛,原因是两边的球队里熟人实在是太多了。上半场比赛,喀麦隆球星巴索戈似乎对裁判的判罚有些不满,结果马宁在场边与替补席上的他稍微交流两句,巴索戈就知趣的闭嘴,显得相当懂规矩,但即使如此也没能逃过一张黄牌;

而塞尔维亚助教因为抱怨裁判组执法拿到一张黄牌,镜头也捕捉到了他和主帅斯托伊科维奇之间的交流,颇有种斯托教育助手“别惹马宁”的既视感。

或许,真正的英雄也就是这样:他只要一出现,就能让周围的人们“肃然起敬”。

掏牌了,掏牌了啊

当然,马宁让人“肃然起敬”的原因是挺让人哭笑不得的。在下半年回国执法中超的过程中,马宁多次引爆了联赛的争议,让人们因为“负面新闻”重新关注低谷中的中国足球,可谓用心良苦。特别是在执法河南对阵武汉长江的比赛中,巴西人多拉多做了许多球员这辈子想干没干成的事情——“殴打”马宁,然后被马宁红牌罚下。后来被河南队的申诉搞上热搜的马宁,或许早在世界杯到来前就让曾经的熟人们再次回忆起了他的厉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马宁

不过无论如何,国际足联并没有给马宁“发牌”的机会。从始至终,马宁都是以第四官员的身份出现在球场上,他一共担任了6次第四官员。国际足联共选派的36名主裁判,29人获得了担任主裁判的机会,包括马宁在内的7名裁判只作为第四官员执法过比赛。而这7人中,有3人担任第四官员的次数多于马宁,有2人担任第四官员的次数与马宁一样,仅一名女裁判担任第四官员的次数比马宁少。

“卡牌大师”的世界杯之旅,颇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并不“尽兴”。

场边一站,到账六十万

马宁为什么没办法完成中国主裁判20年后在世界杯上的再次亮相?看起来,和所在国家与执裁资历都有些关系。本届世界杯上亚洲留下的两组裁判贾西姆与哈桑,都是在亚足联成名已久的“争议裁判”,他们既有在亚冠赛场出现明显误判甚至尺度偏移的情况,也有火眼金睛抓住细微犯规的情况。

在国际足联选派世界杯裁判员的过程中,一般依赖于各地区足联的推荐意见,在这种情况下,亚足联显然会将资历更深、表现也好的哈桑、贾西姆包括法加尼推到台前,马宁则要相对靠后。

法加尼

类似的例子还包括连续7次担任第四官员的秘鲁裁判奥尔特加·凯文,以及连续6次担任第四官员的洪都拉斯裁判马丁内斯·萨义德。从公开数据当中可以看到,无论是奥尔特加还是马丁内斯,都与马宁有一点非常相似:今年上半年完成了执法场次数量的大突破,有可能再上一个台阶。在这种情况下,让他们在第四官员的身份上适应适应,也许算是对这些“足球小国”裁判员的保护。

不过,不管马宁有多少遗憾,在场边站下来的六场比赛,已经可以让他确保拿到一大笔奖金。

马宁举牌

根据世界杯裁判的薪水构成:基本工资+奖金,可以知道马宁在本届世界杯赚到了8.5万美元,折合成59.3万元,每名裁判的基本工资为70000美元,助理裁判和第四官员小组赛每场奖金2500美元,马宁6次担任第四官员,奖金是1.5万美元,总共8.5万美元的奖金。

马宁没有真正踏上球场参与主裁判工作,但是仅仅在场边举牌等相对轻松的工作,就获得了如此收入,这更是为这届比赛他的经历增添了些许荒诞色彩。

一人努力难暖足球寒冬

当然,对于中国球迷而言,最为津津乐道的,还是马宁在世界杯镜头中的那些抢镜时刻。在马宁离开世界杯的新闻下面,有球迷直言,“跟我看中超的马宁不一样啊:中超的马宁是官老爷,世界杯竟然慈眉善目”。还有球迷觉得,第四官员“闲得无聊”,“都开始和范加尔拉家常”了。

然而,这届世界杯的第四官员可一点都不闲:在史上最先进的辅助执法系统出现后,与VAR视频裁判组第一时间进行沟通的,除了场上的主裁判,就是场边的第四官员。

想成为这样一名第四官员,马宁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为了“冲出亚洲,走向世界”,马宁保持着十年如一日地进行体能训练。一场足球赛吹罚下来,主裁判的跑动距离也要达到至少10公里(毕竟得追着球跑,还不如一些球员有机会划水),如果含有加时赛,甚至达到16公里。马宁每天的训练量也至少在6至8公里。

马宁训练

马宁曾经酷爱踢足球,但为了当好裁判,怕踢野球受伤影响裁判生涯,就主动“挂靴”。在亚足联、国际足联组织的多次体能测试项目中,马宁的成绩始终名列前茅。世界杯开赛前,亚足联官网称马宁为“中超联赛裁判员的中流砥柱”;有足协官员此前接受采访时直言,近些年中国足球裁判员的公信力较低,好在马宁和中国裁判组员“通过默默地努力和拼搏证明了自己”。

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世界杯之旅,马宁的荒诞背后,其实也有汗水的证明。然而,在中国队缺席世界杯的大背景下,个人的努力不但没能变成中国人在世界杯上的高光时刻,反而留下了和范加尔“谈笑风生”,黄牌“教训”巴索戈的名场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马宁举牌

对于低谷中的中国足球来说,一个裁判并不能改变什么,马宁的“奇幻漂流”,折射出的是令人焦虑的、寒冬中的足球之路。

作者:白鹿巷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