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底,武汉金银潭医院转来几位特殊的病人,他们无一例外,肺部都出现纤维化。

时任金银潭院长的张定宇医生,和同事研究后,发现他们得的很可能是传染性冠状病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至此开始,金银潭医院打响国内抗疫第一枪。

而被转到金银潭医院的几名病人,便是新冠首批感染者,同时也是症状最严重的几人。

三大器官轮流衰竭,因为吃不下饭去,40多天的治疗时间里,整整暴瘦40斤。

每天都生活在巨大的痛苦中,死亡始终如影随形。

他们其中好几个人,甚至数次想放弃自己的生命。

好在,随着时间的流逝,医生逐渐弄清楚冠状病毒的原理。

在医生的救治下,他们开始好转。

最终痊愈,走出医院,和家人团聚。

如今三年过去,这些病人和他们的家人,现在都过着怎样的生活?

是否已经走出新冠的阴影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彭博,是第一批感染新冠的患者之一。

2020年1月19日,彭博确认感染新冠,被送到医院之后,他已经陷入重度昏迷。

这段时间里,他四次与死亡擦肩而过,最终经过医生全力抢救,转危为安。

最危险的一次,新冠引发急性肾衰竭,一个月后醒来,医生开始给他做透析。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得上这样的病。

“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得新冠,实在太痛苦了!”

清醒过来后,因为长期服用新冠治疗药物,导致他在短短40天内,暴瘦40斤。

除此之外,透析也对他身体造成极大危害。

以至于他醒过来之后,即使拿起杯子喝水,也要用尽全身力气,并且双手止不住发抖。

因为长期插管治疗,导致彭博脸上出现大面积溃烂,即使治好后,依旧留下难看的伤疤。

即使光想起那段痛苦经历,彭博便紧张地不断发抖。

长期在ICU里接受治疗,听着各种仪器的滴答声,他让彭博患上严重的创伤性综合症。

这导致他,时常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现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梦里,他梦到过很多痛苦的回忆。

“冷冻、火化、气化、全都是这些东西,反正都是跟生死有关的事情!”

“就像盗梦空间,真的是梦中梦,一层层的,梦到这里,我还不如就这么死了算了!”

巨大的痛苦折磨,让彭博数次想放弃自己的生命。

他甚至央求医生,自愿拔掉身上的氧气管,不想再遭受这样的痛苦。

但是看到即将出生的二孩,以及大女儿的视频,他又开始不舍得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最终,两个孩子给了他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他开始积极配合治疗,每天做大量的康复训练,一段时间后,他的病情开始慢慢好转。

他的食欲开始恢复,一到晚上便想大快朵颐。

甚至还趁着医生不注意,偷偷地点外卖加餐。

因为新冠,他的面部神经受损,导致左眼无法完全闭合,嘴也无法完全张开。

每次吃东西,都会咬到自己的舌头。

但是他并不在乎,想起自己的妻女,以及即将出生的二孩,他的心情就会感到无比畅快。

连打针吃药,都变成一件令他开心的事情。

终于,在经过40多天的治疗后,彭博顺利出院,跟妻女团聚。

看着襁褓中的婴儿,他的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

但脸上的伤疤,依旧告诉我们,新冠曾给他造成怎样的伤害,甚至给他的一生蒙上阴影。

彭博算是第一批得新冠的人中,运气最好的一个。

在治疗完成后,最终得以出院,与家人团聚。

另一位病人李超,就没有他这么幸运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超是一位出租车司机,家住武汉。

每天没日没夜地开出租,只是希望能有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终于,他攒够了钱,在武汉市买了套新房。

装修好后,便把妻女、父母和奶奶,一起接到新房中居住。

多么幸福的一家,没想到疫情,像他们的平静生活彻底打乱。

李超,以及李超的父母、奶奶,都被确认感染疫情,李超是家里最早被发现的重症感染者。

新年,本应是一家团圆的日子。

但是这个春节,李超的家人却被分散在火神山、协和东西湖、金银潭医院接受治疗。

他的妻子和女儿也被送到隔离点集中隔离。

接受一段时间的治疗后,李超的病情得以控制,成功从重度转为轻度感染者。

但母亲和奶奶就没这么幸运了,经过治疗后,还是因病情过重,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得知这个消息后,还在接受治疗的李超有些崩溃。

在他看来,家人之所以被感染,都是自己的错。

“是我把他们都接到新房中居住的,如果我没这么做,他们是不是就不会被感染呢?”

说着,李超的眼睛里开始有晶莹闪烁。

唯一欣慰的是,父亲尚在人间,虽然还住在重症监护室,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在一个晚上,他还和父亲进行了视频通话。

他以为,父亲能和自己一样,在医护人员的细心治疗下,能够转为轻度感染者。

却没想到意外来的如此之快,视频结束后不久,李超父亲就因病情恶化,接受ECMO治疗。

最终没能挺过难关,永远离开人世。

父亲去世后,李超处于巨大的悲痛中。

但他知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在这座城市里,被新冠笼罩的,远远不止他一家人。

因此,他做了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捐献父亲的遗体,来为治疗新冠做病理研究。

解剖遗体,对不了解新冠病毒的医生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

但是对于逝者家属来说,感染者的遗体,是他们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温暖。

只有弄清楚病毒的原理,才能让更多人摆脱病毒带来的阴影,让生活重回正轨。

这不仅对患者是个巨大的考验,对医护人员同样如此。

即使到今天,医生郑霞,依然记得自己接手的第一名新冠感染者。

病人名叫肖军,因为在家中照顾患上新冠的父亲,最终不幸感染。

被送到医院时,她的肺部几乎全部纤维化,供氧功能完全丧失,只能进行插管治疗。

插管刚刚成功,肖军的氧饱和度就掉到二三十左右,身体各项循环也开始出现问题。

经过一白天抢救,肖军的病情依旧没有好转。

看着躺在床上,性命垂危的患者,郑霞显得十分懊恼。

但这份懊恼并非来自辛苦,而是看着患者痛苦,她做完该做的,却依旧无法保住她的生命。

在生命垂危之际,肖军表现出强烈的生存本能。

在半梦半醒中,她一把抓住郑霞的手,气若游丝地问道。

“十天,插管十天,我能活下来吗?”

看着患者的样子,郑霞强忍眼泪,俯在她的耳边悄悄说道。

“你放心,我们一定全力抢救,保住你的性命!”

听到这句话,肖军的脸上才露出一丝微笑。

但此时所有医生都知道,这话连他们自己都不信,没人能保证一定能挽救肖军的性命。

好在,上天眷顾好人。

24小时后,肖军身体开始好转,各项指标恢复正常,意识也在慢慢清醒。

但她的父亲运气就没那么好,虽然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但最终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得知这个消息后,肖军有些懵。

她怎么也想不通,一家人并没有做错事,只是想好好生活,为什么会遭遇如此困境?

其实别说是她,所有人都没有想通。

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即使不想,也要好好面对。

逝者已逝,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逝者的遗憾,继续在人生的道路上奔驰下去。

要说最辛苦的,除了患者外,当属医护人员。

他们不仅连轴转,还要冒着被新冠感染的风险。

武汉市第三医院急诊护士王凤娇就是其中之一。

在临产之际,她正好遇上疫情爆发,不幸被感染。

当时,她离生产只过去24小时,抵抗力下降,感染后不久,便陷入深度昏迷。

因病情过重,她被送到金银潭医院急救。

在救治的过程中,医生不停在她耳边说话。

“不要睡过去,想想你的孩子,你还没见过他呢!”

正是这股信念,支撑着王凤娇,帮她度过最艰难的时刻。

昏迷中,她耳边一直萦绕着一句话。

“我一定要亲口听到我的孩子叫一声妈妈!”

正是强大的求生信念,让王凤娇成功存活下来,并在入院52天后,转入普通病房。

这天,是王凤娇大女儿的生日。

为此,医护人员特意给王凤娇准备了生日贺卡。

听着女儿的声音,王凤娇热泪盈眶。

人生中,她第一次感受到,活着是件如此美好的事情,和家人在一起是件如此美好的事。

一桩桩、一件件,都在告诉我们。

在爆发初始,新冠到底给我们带来怎样的伤痛?

这份伤痛,至今仍没能痊愈。

但在众多医护人员和志愿者的共同努力下,一切都在变得越来越好。

相信离彻底战胜疫情那天,已经不远了。

正如王凤娇所说:“寒冬已经过去,春天还会远吗?”

诚然,我们已经度过有史以来最寒冷的冬天。

相信严寒过后,前方等待我们的,一定是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