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男子被判刑后当庭怒斥:办案人员不是收了我几百万吗?说好的无罪呢!真相令人咋舌

subtitle
都市快报 2021-04-08 14:15
原标题:男子被判刑后当庭怒斥:办案人员不是收了我几百万吗?说好的无罪呢!真相令人咋舌

李云和妻子小美,80后,都出生于书香门第,两人读书也都不错,一个毕业于北方某名牌大学本科,一个拥有研究生学历。

然而自诩聪明的李云,以提供虚假的网络兼职招聘为幌子搞“创业”,涉嫌网络诈骗,被关进了浙江台州的黄岩区看守所。

而他结识了一起关押的小学文化的李大刚后,又引发了一起更离奇的骗财骗色的诈骗案,其老婆深受其害。

最终,李云和李大刚均因诈骗被判入狱。

在看守所相遇的两个诈骗犯

李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深圳工作,热衷于创业当老板。

但他最终选择了以提供虚假的网络兼职招聘为幌子搞“创业”,专门发展下线,收取应聘人员的入会费99元至299元不等。

2017年,因为交了会费后,却并没有实质工作可以做的会员——黄岩某职校学生,认为自己可能上当受骗了,向当地公安报案举报了这家团伙。

2017年11月,李云因涉嫌网络诈骗被刑拘,被关押到黄岩区看守所。

同一时期,李大刚因涉嫌冒用他人身份证和李云关押在同一监室。

两人在看守所里相谈甚欢,李云跟李大刚聊了不少自己的私事,不仅介绍了自己公司的经营模式,还讲了自己和老婆的感情矛盾等。

当李大刚因解除嫌疑要被释放时,李云偷偷塞了张纸条让他带话给自己远在深圳的妻子小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举报“司法人员受贿两百多万元”

此后,一直以为李大刚为自己的事辛苦奔走,且一直相信自己巧妙地行走在法律边缘,不会被判入狱的李云,在2019年7月,因组织成立团伙利用网络兼职招聘收取会费达上百万元,构成诈骗罪,被黄岩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23万元。

听到这一判决,李云在庭审现场,情绪愤慨,当庭指控称公检办案人员收取贿赂:“这个案子办案人员不是收了我几百万的钱吗?说好的无罪呢!我要向有关部门反映,彻查到底!”

庭审结束后,李云通过狱中管教民警递交了亲笔书写的控诉材料,材料中有两个关键人物,一个是李大刚,另一个是他的妻子小美。

他迫切想要知道,究竟是司法机关工作人员收了好处不办事?还是自己被妻子和他人合谋下了套?

黄岩检察自此又掀开了一个新的诈骗案。

狱友不仅带话还帮忙“打点”

时间回到2017年11月,李大刚出所没多久,就打电话给了李云的妻子小美。

在电话中,李大刚介绍自己在台州工作生活了八年,受李云所托,可以为他的案子疏通关系。

“我是不是遇到了骗子?”一个陌生的电话,一个陌生的人,小美一开始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遇到了骗子。

但当李大刚向小美透露了李云先前告知其夫妻二人的私密事情后,小美逐渐打消了对他的怀疑。

李大刚提议给李云在看守所添置点衣物、充下饭卡,小美欣然同意,通过微信转了四千元给李大刚。

收到钱后的李大刚拿着两千多元给李云买了衣服、充了饭卡,剩下用于个人开销。

之后,小美经常在微信上向李大刚打听李云在看守所的状况及案子的相关情况,李大刚也事无巨细地告诉了小美,小美也越发信任李大刚的办事能力。

2017年11月底,李大刚告诉小美需要花两万五给黄岩看守所民警打点关系让李云在所里面好过点,小美二话不说通过支付宝把钱转到了李大刚朋友的支付宝里。

小美不知道的是,这笔钱很快就被李大刚挪作了他用。

坐飞机到黄岩“舍身”救夫

“李云的案子找律师没什么用的,还不如实实在在花钱找关系能获得轻判。”不仅帮忙“打点”,李大刚还在电话里给小美出谋划策。

正觉得律师不够上心,小美便听从李大刚的话,解除了杭州律师的代理关系,拿到了退回的八万元律师费。

2017年12月,李大刚告诉小美要给检察院打点关系,送钱必须要家属到场,小美立即和深圳公司请假,连夜坐飞机赶到黄岩。

当晚在一家宾馆里,李大刚和小美说起李云的案件如果想要轻判或者判缓刑,至少需要100万元疏通公检法关系。

小美犯难地说:“李大哥,我手头只有退回的八万元律师费,你能不能帮我先垫付了,等我发了工资一点一点还给你?”

其实,小美本身家境不错,在深圳也工作稳定,月收入上万元。

没想到的是,李大刚提出“既然你没有钱的话,要不给我做小老婆,可以折抵我帮你走关系的钱”,并开始对小美毛手毛脚。

考虑到自己在台州人生地不熟,害怕万一拒绝,李大刚就不愿意帮忙走关系了,在半推半就下,小美和李大刚发生了性关系。

为了让李大刚用钱去检察院走关系,小美还从取款机上七万五千元现金交给李大刚。

李大刚收下了钱,但拒绝小美一同前往,说“你就别跟着添乱了,到时候万一检察院的人跟你提出性要求呢”。

小美对此深信不疑,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心里对李大刚满是感恩,还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两张银行卡给了李大刚用。

李大刚也毫不客气地刷了小美的银行卡购买大金链子作为自己的生日礼物。

小美在一次又一次的“舍身”救夫后,也和李大刚逐渐发展成情人,一直保持着不正当关系。

偏巧接到“不予逮捕”的电话通知

等小美因为公司急召,从黄岩飞回深圳后,李大刚又来到深圳找到小美,告诉她说李云股票账户绑定的银行卡里面还有钱。小美登陆后一看:绿的!股票一直在跌。

但李大刚说再不卖就亏钱了!小美想着自己不会操作股票,就全权交托李大刚操作交易,十几万的股票马上变现收入李大刚囊中。

偏巧几天后,小美接到黄岩公安分局的电话,说检察院因证据不足,对李云做出不予逮捕决定,家属可以缴纳保证金办理取保候审。

此时,恰好在小美身边的李大刚忍不住地吹嘘起来:“你看吧,得亏我托的关系,还是相当有用的!”

小美越发相信是李大刚的关系起到了作用,得以让李云从看守所释放出来。

二人立马从深圳赶往黄岩。

因为觉得自己与李大刚发生了关系,对丈夫不忠,小美就让李大刚独自接李云出所。

当晚,李大刚将李云安置妥当,告诉他:“因为我帮忙走关系垫付了四十万元给检察院,还有十万块给看守所,你才能被放出来的,这五十万你要还我的。”

李云半信半疑,打电话给妻子小美核实情况,在电话那头小美很笃定地说:“李大刚的确送给检察院和公安局四十万元疏通关系,还有打点看守所和其他人一共花了五十万左右,你才能取保出来,我们要还给他的。”

“钱已经花出去了,必须要还给我的!否则就把你重新关回去。”李大刚威胁道。

几经劝说下,李云信以为真,又给转了二十二万元。

在李云取保候审的半年时间里,李云先后五次接受了公安、检察传唤讯问。每次,李大刚都会带着李云到公安局边上,故意打开手机免提,让他以为自己在和“警察”通电话,并展示公安分局刑侦队长的通话记录。李大刚还安排了几次有“民警”、“领导”参加的饭局,让李云买单。

丈夫重新被收押

妻子想分手被威胁

2018年4月,李云被李大刚带到椒江一家咖啡馆,在那里,李云自刑拘后第一次见到了妻子小美。

李大刚说:“你这个案子,如果要无罪,还要给20多个经办民警送一百六十万。”

此时,李云也已经知道妻子“舍身”救自己的事了,考虑到小美和自己通奸关系,李大刚说给李云抹去六十万零头,要求他再转一百万给自己。

想到自己股票账户尚有二十多万元,李云答应李大刚把股票账户的钱作为定金,剩下的钱等拿到结案通知书后,把老家房子卖掉再给李大刚。

此事初步敲定,但为防止李大刚别有用心,李云在与他的通话中留了个心眼儿录了音。

在录音中,李大刚肆无忌惮地向李云讨要一百万元,并承诺可以帮他争取到缓刑或者无罪释放。李云将该录音存放在朋友处,该份证据在后来李大刚诈骗案件认定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2018年8月,李云经黄岩区人民检察院决定予以逮捕,重新收押。

此时的小美方才幡然醒悟,之前李大刚所谓的走关系减刑原来都是彻头彻尾的弥天大谎!而她已经陷得太深,在与李大刚将近一年的相处中,自己的工资卡、信用卡、支付宝等也毫无保留地交给李大刚使用。李大刚将其中的十九万元用于开店、包养情人等挥霍一空。

当小美与李大刚提出要断绝关系时,李大刚还以向小美家里人告发进行威胁,要求一次性给付分手费20万元。无奈之下,小美网贷了10万元给李大刚。小美也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2019年7月,李云被判处实刑,至此案发。

李云写的举报信

2020年9月,李大刚被黄岩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七万元,退赔被害人违法所得五十七万元。李大刚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近日,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维持原判。至此,这起谎称以走关系减免刑罚骗财骗色的刑事案件落下帷幕。

检察官说法

本案中的李大刚和小美一心不想承担责任,也不想通过正当途径进行辩护,只想走关系逃避法律的制裁,给了自己上当受骗的机会。这种所谓可以“捞人”“摆平”的诈骗案件屡见不鲜,骗子往往抓住了被害人迷信“法外特权”和“暗箱操作”的心理,将本来就按正常程序办理的事情,包装成可以只手遮天的效果,大肆行骗。

我们国家已经建立了完备的法律体系,具备了完善的司法程序,绝不是凭某个神通广大的个人就可以操纵和更改的。承办检察官王萍提醒:“在表达合理辩解、争取合法权益的时候,务必走法律途径、正规途径解决,通过正当的司法渠道合理满足个人诉求,不要寄希望于托关系,走后门,以防人财两空。”

(文内人物均为化名)

作者:郭婧 陈碧园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61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