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岁月神偷,凤凰西街

subtitle
南京小资生活 2021-03-07 07:0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凤凰西街很长,2公里的路要走很久。

南审的学子走了四年。

老人和孩子来来回回地走。

18路公交周而复始地停靠又驶离。

凤凰西街,路的尽头到底是什么呢?

“四十年前定居在凤凰西

转眼孙子都上小学了”

—@老枪

河西CBD大步向前、新街口商贸圈繁荣依旧,被裹挟在其中的凤凰西街或多或少都发生了些变化。

中海凤凰熙岸建了一二三期、龙凤玫瑰园成了大多租客的首选。金凤凰菜市场没了,附近的书报亭拆的看不到了踪迹。老凤凰人买菜,吃早茶的需求被平均分配给了超市和繁多的小吃店。好在,凤凰西街,最不缺的就是好吃的店。

如果说河西是城市前进的标志,那凤凰西路就是随水漂泊的灯塔,居住着的三四代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凤凰记忆”。

郁金街承载着岁月悠悠的古早味,上了年头的凤凰新村老小区,土黄色的外墙在街道翻新后焕然一新,但七弯八拐,上下坡分明的路和草木野蛮生长的巷子怎么也藏不住年岁的痕迹。

金凤凰农贸市场开启了凤凰西街菜市场2.0时代,馒头店、烧饼店、裁缝店……熟悉的老店在这里组成了凤凰西街最初始的商贸圈。

见证了多少青春泪水的北圩路曾是南审、晓庄学子的堕落街区和周遭居民长胖的原罪地。随着陆陆续续的店铺搬迁,它也渐渐褪了色,一盆再也吃不到的忘不了酸菜鱼真的让人忘不了。

鼓楼区一中心幼儿园和芳草园小学凤凰校区在这里,莫愁新寓小学和致远初中也在这里,凤凰西街的孩子哪个不是从这里一点一点长大的?

蓝色的校服穿梭在潘老板炸鸡和coco的门店里,两三个人一辆的电瓶车驶向的是青春独有的方向。那些美好的悸动在凤凰西街萌芽、生长,和这条街一起被莘莘学子铭记。

凤凰西街上最常看到的公交车就是18路,老18是连接这里的人们和外界的重要通道。好妹妹乐队的张小厚曾在他的音乐日记里说,”在南京,他常常坐18路公交。从江东北路上车,会路过凤凰西街,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人们总是对没有拿到的另一个人生剧本浮想联翩。

生在凤凰西街的年轻人,总羡慕南湖的热闹,下关的情怀,他们的青春从这条街出走。

在陌生的地点,这个剧本有了地点、人物、事件的补充,变得具象起来的时候,凤凰西街才会显得特别重要。

新三年,旧三,缝缝补补又三年,凤凰西街的生活就在三年又三年的时光里贯穿了几代人的生活。

“0142430还记得自己的学号

01会四留“

@面总

凤凰西走,梧桐依旧,南审第三届校园马拉松赛开赛前,一众返校的校友耳边响起了《凤凰西街》。

很多年前,南审的学生从凤凰西街出发了解南京,很多年后对于离开的人来说,南京的印象就只是凤凰西街。

那些年,北门出去的鑫凤凰网吧留下了多少人的回忆。网吧对面的苏果超市,每到晚自习后学生们都来吃毛蛋、麻辣烫、水饺。对面的福建扁肉混沌拐角的打烧饼,都让人流连忘返。

还有一条叫“南审国际购物中心”又叫“烂街”的小马路,承包了南审学子的瓜果、零食和风味小吃。

后来,一食堂卖馄饨盖浇面的一家人搬到了江苏卫生健康职业学院附近环宇城旁的一条小巷子里。

后来,大门口的树都长这么大了,图书馆门口的美少女也没了。

后来,吃着宜宾燃面、砂锅大王、金良酸菜鱼、和风食堂的人,从纤细的青年变成大腹便便的中年。

再也不见风样的少年格子衬衫的一角扬起,从此寂寞了的北圩路不会再有忘不了的酸菜鱼,莫愁湖一年四季的流水也被打上了刹那的涟漪。

凤凰向西走,梧桐树不再有,南审学子向西走,青葱岁月也不会再有,就像那飞驰而过的18路公交车,再也不能回头。

哦,只有一条小柴还在等待, 你 看那条狗像不像人。 (致敬星爷)

“毕业以后住到凤凰西街

一年胖了20斤”

—@阿土不土

蔡家鸡汤面

南审北门对面的蔡家鸡汤面,胃里少点儿养生汤水的时候,就会想到这里。 不掺水,不施太多调味,一碗汤面里都是简简单单的东西。

细碎软绵的鸡丝、草草zan成几段的鸡腿,星点香葱,鸡肉都不柴不干,顺滑的面条能更好地顺走碗里的汤汁入口。织着浓厚一层油珠子的鸡汤,色泽金黄,但夏日吃来也不觉得腻歪,还挺神奇。

牛味十足

住在凤凰西街的人,都是吃着李荣兴的锅贴长大的。

店名改成了牛味十足,价格从1.5元/两升到7元/两,地址从原来的老菜场跑到现在的157号,所幸味道还是老样子。

锅贴外焦里嫩,外皮不厚重,内陷和皮子之间的缝隙里是满满肉汁,牛肉扎实却不油腻,肉食香气勾得人吃完一两还想再来一两。

两淮一绝长鱼面

两淮一绝以长鱼面最出名。端上一碗分量十足的鳝鱼浇头,浇头都是现炒的,很有铁锅气,蘑菇韭菜蒜头青椒白菜都有味。

浇头上还抹了薄薄一层胡椒,加点辣椒,干辣加上胡椒的冲鼻,实在是香,顺滑入味的鳝鱼丝毫没有腥气,汤卤子都沾了鲜,能让小资从皮肚面跟前挪步的可能只有这个了。

高邮陈记饭店

陈记的掌厨,是老板的父亲。在高邮开了二十多年的餐厅,原本被儿子接来南京养老,按捺不住又重归了老本行,适才有了这家小店。

陈记的香肠松子烧麦向来好评,一只烧麦足足有巴掌般大小,用松子糯米调上鲜酱油,咸鲜不言而喻。配着松软的面皮和点缀其间的香肠粒,吃在嘴里是扎实的幸福感。


金峰卤菜馆

金峰在凤凰西街已经开了35个年头,和隔壁的鸡汤面相辅相成,成了凤凰西的干饭CP。点1/4只鸭子,叫上一份鸡丝面,一天里最重要的一餐就这么脚踏实地的过完了。

刚出炉的烤鸭鸭皮很脆,肥瘦适中,吃上一口,也不油腻,甜口的卤子更是摸准了这条街人们的喜好。

撒上一袋卤汁,褐红色的鸭皮在阳光里闪着温暖平和的光。

正春园汤包的黑猪肉马蹄汤包口感吃了很久依旧吃不惯、朱小乐龙虾算算日子又到了该见面的时候、欣欣烧烤店内在翻修相遇不知要到几时,筷子兄弟的臭豆腐也该去吃吃看了……

当年西祠上有南审和晓庄的学子发帖寻找过记忆中的味道,胖子砂锅位居榜首,后来胖子砂锅搬去了南湖,依然是搭棚子的老面孔,依然是当年的味道。后来和风食堂后来也搬家去了环宇城。

熟悉的味道有些已经离开,凤凰玫瑰园的美食店来来回回的换,芳草园小学对面的巷子里不再有摆摊的烟火味,但只要凤凰人还在,老凤凰的美食味道就不会消散。

写在最后

凤凰西街洋洋洒洒两公里,离开的人的通病是总会想起她。每一个走过的人,才会懂得凤凰西街不只是从江东北路走到凤凰街。

和北圩路、郁金路交错的凤凰西街,载着南审、晓庄学子的青春载着芳草园小学孩子的童年载着二十九中学生的青涩懵懂载着凤凰老人们的悠悠岁月

吃不完的店永远灯火通明,喜欢的人打一个电话就在北门的一鸣真鲜奶吧见,凤凰西街路的尽头啊,是真实平凡生活的入口。

其实凤凰西街打动人的,就是凤凰西街四个字啊。

作者 :三少爷 | 图片: 三少爷、喜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