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长安村落】——鸣犊街道段村

subtitle
人在长安 2021-03-05 21:54

谨以此文,献给大西安建设中,即将消失的长安村落文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位于八里原西坡之下,东面隔塬与马大沟村、彭村、侯坪村相接,西边与沈家村隔浐河相望,南邻小村,北邻塔山村,离鸣犊镇两华里。4个村民小组,238户,1008人,共有川、塬地1200亩。村中有一所小学,后被合并到嘴头小学。八里原上有广电站,占地30亩。有水泥路直通站内。村民以农为主,农闲时外出打工。

这里川塬相接,八里原上平坦,土层深厚,主产小麦、玉米、西瓜,也可种植油菜和各种果树。川地以前主产水稻,后来由于河床下切,水位降低,改为旱地和鱼塘。

远在隋唐时期就有人居住于此,现有八里原上的药王洞为证。传说,最早有几户段姓居住,所以被命名为段村。后来因灾荒、战乱、瘟疫等,段姓逐渐消失,后取而代之的是王姓为主。传说,最后段姓只剩一女人,与一王姓婚配,生四子,后分为中顺子、南顺子、北顺子、楼家顺子,称为王四份。后来有一家王姓搬来,住在台台上边,称为台台上头姓王的,又从白鹿原上的惠家环村搬来一家惠姓,从马嘶坡搬来一家惠姓,称为惠家。再后来又有两家杨姓搬来居住,就形成今天王、惠、杨三大姓氏。

传说,远在隋唐时期,孙思邈来八里原上采药,并在此居住,和当地的村民关系非常密切。有一次孙思邈在塬上采药,遇段村埋人,抬在路上走,他看见棺材里滴下来的血是鲜红的,便叫住了抬灵的,让停下,问死去的人得了什么病,众答,坐月死去,他说人就没死,便抬回家医治。后经他的治疗,使得康复。后来他走了,由于那时交通不便,通讯困难,人们就再也寻觅不到他的踪迹了。之后人们为了纪念他,就在此地修了药王庙,且塑了像,进行纪念,每逢初一、十五都来跪拜烧香。有的人病了还在那里讨符,回家用水冲服,之后还竟然痊愈了,这也可能与人的心理作用有关。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由于塬体滑坡,将药王洞埋到了土下。再后来恰巧有一户姓王的人家在此挖墓时才将其挖出,药王洞自此才又重见天日,在清康熙十四年

(1675)进行修复。庙后曾有一榆树,相隔20多里都可看到,当地人都叫它方向树,后让人偷伐。庙前有一大柏树,名叫千枝柏,树根直径有1米左右。后把每年的农历二月二定为庙会,庙会这天四面八方的人就会敲锣打鼓,鸣炮赶来上香火。

过去村中间有一大殿,名为菩萨殿,西边有娘娘婆殿,东边有马王殿,后因回民造反被烧。新中国成立后是一片砖瓦滩,滩中有一口大钟,此后,塔、段、晓三村开会准备修复,后因故没有动工,现在已盖成民房,后将菩萨神和娘娘婆神移至药王洞。

传说村南,药王洞下面有一宽80米、深100多米的大沟,原来沟内溪水流淌,沟里有一金马驹,有时下午出来吃草,一见人就消失得无踪影,有时晚上还可以听到那马驹的嘶鸣声,后来被西藏活佛盗去,从此就再也听不到叫声了,大沟里的水也枯竭,停止了流淌。

前几年道路泥泞,出行不便,群众居住是窑洞和土木结构的破瓦房,吃粮困难,村里由于交通不便,穷,仅一个队就有30多个大龄男青年没有婚配。

改革开放以来,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村里集资,加之上级补助,伙同塔山村、小村修了长达5公里、宽4米的水泥路。村中大部分路道也都硬化,装有路灯。行人车辆出入方便,村民收入大增,家家都从危险地带移到安全地带,且盖起小楼房。打深水井,建水塔,水管龙头通到各家。坡上果树成荫,

春天里油菜花盛开。村容村貌大改变,群众生活富裕,村中小车不断增多,小伙子也一个个婚配。

鸣犊街道,隶属于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地处长安区东北部。东邻炮里街道和魏寨街道,南靠引镇街道和蓝田县史家寨镇,西连大兆街道,北接灞桥区狄寨街道,总面积43.5平方千米。

截至2020年6月,鸣犊街道下辖18个村(居),其中:1个社区、17个行政村 。2011年,鸣犊街道总人口38958人,农业总产值达到2.6亿元,工业总产值达到2900万元,社会商品销售总额达2.2亿元,各类存款余额3.8亿元。

北宋、元、明记为鸣犊镇。

清设鸣犊仓。

中华民国元年(1912年)后,曾设鸣犊区、镇、乡、联保等。

1949年,设鸣犊区鸣犊镇。

1951年,为鸣犊乡。

1958年,成立鸣犊公社。

1966年,改名东风公社。

1972年,恢复原名。

1984年,改设乡。

2001年1月,将马兴乡并入鸣犊镇。

2008年5月,撤镇设立鸣犊街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