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猴子:我都累了,你们还没看累吗?

subtitle
新周刊 2021-03-03 15:03

上周看到最新消息:《西游记之再世妖王》提档4月2日,内容还是那观众熟悉的配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西游记之再世妖王》海报

曾几何时,听到“国产动画电影”这个词大众脑袋里呈现出的都是“猴子”、“哪吒”的形象?

回望过去几年饱受好评的国产动画作品,几乎都和“神话”脱不了关系。从2015的《大圣归来》掀起国产动画复兴的热潮,到近年大热的“哪吒”IP,国产动画票房一路攀升,但观众也逐渐表现出审美疲劳。

国产动画行业的兴起是好事,但不免让人纳闷:翻来覆去都是这几个神话角色,你们不累,猴子都累了。观众们不满的呼声越来越高,难道国产动画非得靠传统文化这根“拐杖”才能有出头之日?

网友:“怎么又是猴子?又是西游?”

其实,只要梳理一下国产动画近些年的变化就能发现:国产动画依托传统神话IP这根”拐杖“已经走出了不一样的步伐,每一步都是一次飞跃。

近年百花齐放的中国动画

《大圣归来》

中国人做CG不比老外差

在国产动画电影领域,2015年的《大圣归来》是国产动画领域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它用好莱坞公路片的方式来讲故事,画风写实,场景设定梦幻玄妙,全片贯穿多个宏大的场景,直逼欧美动画电影的视效。


惊艳四座的CG效果

虽然故事本身并没有非常亮眼,但瑕不掩瑜,全片镜头流畅自然,场景融合了东方美学取法大自然的淡彩风韵,打戏的设计也参考自中国经典武打电影。

该片作为全球首部西游题材3D动画电影,在戛纳创下中国动画电影海外最高销售纪录,通过成熟的技术及具有代表性的中国形象,在国内外掀起一股热潮,这在之前国产动画的历史上都没有发生过。

媲美欧美的CG角色

在此之前,国产动画一直以“低技术力”饱受诟病,虽然在2000年以前有诸如《哪吒闹海》、《葫芦娃》等享誉世界的优秀动画,但近二十年国内动画市场几乎被日本动画和欧美动画所支配,只剩下一些低龄向、教育向的儿童动画在电视台播出。

CG技术也几乎是欧美动画大厂的专属,谁能想到借着传统文化创作的《大圣归来》竟给我们带来了技术上的突飞猛进,借着传统神话IP这根“拐杖”,国产动画在特效上迈出了第一步,让大众第一次意识到:论动画技术,我们也不比国外差。


恢宏大气的场景

《大鱼海棠》

中国美学融合现代审美

如果说《大圣归来》是技术进步的表现,那《大鱼海棠》就是传统元素以现代审美加以表现的先例。

《大鱼海棠》宣传海报

影片的创意源自《庄子·逍遥游》中的“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并融合了《山海经》、《搜神记》等传统元素,将这些典故与导演的两个梦相结合,打造了一个奇幻东方世界。

片中建筑取自中国客家土楼,角色的背景设定也具有玄幻色彩,人物均着传统服饰,场景中随处可见中国红的点缀,视效上就显露出一股强烈的“中国风”,展现出独属于东方的古典神秘气质。

建筑风格取自福建土楼

将美轮美奂的中国元素以及古典神话中的剧情哲理相融合,呈现出《大鱼海棠》这部独特的作品。这种大胆融合中国元素并服务于剧本来创新的操作,在之前的国产动画中非常罕见。

虽然在剧情与价值观方面存在一定的争议,但直逼日式2D动画电影的华丽视效让观众大呼美爆,不失为一部中国风韵浓厚的优秀国产动画。至此,国产动画电影慢慢具备了中国特色的美学符号。


融合中国风与现代审美的画面

《哪吒之魔童降世》

讲好故事同时兼顾价值观输出

真正引爆国产动画电影热度的非2019年的《哪吒之魔童降世》莫属,前面的《大圣归来》与《大鱼海棠》都只能算开胃菜。


叛逆的“魔童”哪吒

在继承了前两部作品的精髓后,该片大胆的对神话故事以及神话人物进行创新,塑造了一个反叛的哪吒形象,虽然看上去颠覆传统,但却保留着“奉献与担当”的中华文化价值取向。

电影中哪吒的成长表现并非传统动画“机械降神”式的一蹴而就,而是进行了非常细腻且具有说服力的刻画。并且,编剧巧妙地将两位主角进行对照,凸显了“人通过自主选择和努力可以改变命运不公”的正面价值观。

群众对哪吒的孤立与排挤

片中对人性黑暗面也做了大量描写,隐喻了社会现实的残酷,同时强调意识独立的重要性,使观众不单为紧逼皮克斯的动画制作水平感到惊叹,更为角色命运与自身生命经验产生的共鸣而感动。

从《哪吒之魔童降世》开始,传统IP在作品中已经发生了变化,虽然“哪吒”还是“哪吒”,但被赋予了与之前不同的性格特征,国产动画打动观众的核心也逐渐从“传统文化”的情怀演变成了“能让人产生共情的好故事”。

国产动画电影经历了这一系列的积累,好像慢慢不需要依靠“拐杖”,可以靠自己迈开步子前进了。

哪吒:我命由我不由天

《新神榜:哪吒重生》

传统IP的现代解构与重组

真正让我感觉到国产动画的创作也许可以不靠传统神话IP这条“拐杖”的,是年初刚刚上映的《新神榜:哪吒重生》。

该片让大众见识到了一个活在“中式朋克都市”、脚踩机车的“成年版哪吒”——李云祥。


新“哪吒”李云祥

《新神榜:哪吒重生》与以往的国产动画最大的不同在于:用现代的视角对古典神话进行解构,并且在解构到重组的过程中融合了大量流行的外来文化。

简单点说就是“虽然披着哪吒的外皮,但讲的完全是另一个时空下另一个人的故事”,时代不再是中国古代,哪吒也不再是我们熟悉的神话人物,而是一个在近未来朋克都市中的叛逆少年。

在保留“哪吒”精神的基础上,制作组把赛博朋克、工业朋克、废土朋克等西方流入的艺术形式融合进作品中,辅以中国风浓烈的元素,呈现一派“东方朋克”的新式美学。

融合了三种朋克风格的“东海镇”

巧妙的是,大量西方艺术的加入并未喧宾夺主,在哪吒精神保留的基础上,全片的观感反而中式得不能再中式,可以说,就算抛开“哪吒”这个传统文化IP,该片也是一部非常优秀的中国动画电影。

这种对多元文化的大胆运用前所未见,可以说是未来中国动画发展的一个新的转折点。

纵观六年来我国动画电影的几个重要节点,可以发现,我国动画电影的发展虽然没能走出“传统文化”的圈子,但也并不是原地踏步。

从这几部具有代表性的动画电影发展我们可以看出,这些动画导演在努力的探索新领域,搞出更惊艳的创新,试图打破以往中国动画在创作上的局限,为将来不依靠传统神话IP“拐杖”的那一天,仍能创作中国特色的动画电影做准备。


角色举手投足与着装透露着中国气质

抛开“拐杖”,迈开步子

回到一开始网友们的疑问:为什么在我们具备技术和创新能力的当下,还要依赖传统神话IP这根“拐杖”进行国产动画创作?

当下优秀国产动画虽已展现苗头,但总体仍处于起步阶段,“动画”这一形式想要脱离传统观念里“给小孩子看的东西”并获得国内大众普遍认可,借助有群众基础的传统神话故事IP是不二手段。

我们把视野放大到国际,新颖性的IP在国外市场层出不穷,要想在目前国产动画还没有形成自己的体系与风格前打造中国动画的国际影响力,短期内只能借助“拐杖”,使用具有我们中国特色的ip与符号,使中国动画在国际上能占有一席之地。

老外对中国动画电影赞不绝口

可观的票房印证了大众对中国动画的未来抱有希冀,但动画导演也要清楚的明白目前自己的局限以及创新的重要性。回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也有大量优秀的国产动画,所以在目前中国动画崛起这一块我们可以更有自信,适当收起“拐杖”,把步子迈大一点,毕竟观众们不会给太多耐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