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市值重回千亿美元 造车能否帮助百度重回第一梯队?

subtitle
财经新媒体 2021-03-03 09:14

《财经》新媒体 舒志娟/文 潘西/编辑
不是“吉度”、也不是“百吉福”,百度与吉利成立的合资公司正式尘埃落定。3月2日,《财经》新媒体记者获悉,百度造车公司已完成注册,名称为“集度汽车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亿元,百度作为第一股东正式进入造车行业。
在集度汽车注册成立的前一天,百度(NASDAQ:BIDU)完成了1:80的拆股计划。对于此次拆股的目的,尽管百度方面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以披露信息为准,但是在屡次传出二次上市的背景下,市场普遍认为百度此次拆股或是为回港二次上市做准备。
被认为“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百度,此前长时间在市值上停滞不前。在造车、二次上市等消息带动下,百度股价从2020年12月初至今已经翻了一倍,截止3月2日美股收盘,报301.93美元,市值1029.81亿美元。人们不禁会问,在多业务齐发力的情况下,百度是否能借此打一场翻身仗,重回BAT阵营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亲自下场造车 集度汽车来了
1月11日,百度宣布组建一家智能汽车公司,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吉利控股集团将成为新公司的战略合作伙伴。当时,百度方面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新的智能汽车由百度绝对控股,但该汽车公司将由谁来操盘,管理团队如何构成,却并未公布,如今终于浮出水面。
据天眼查App显示,集度汽车有限公司法人为夏一平,原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兼CTO。公司业务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整车及相关零部件的技术服务;汽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等。集度汽车有限公司的最终受益人为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以及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
事实上,与其他科技互联网巨头相比,百度在智能汽车领域中的技术基础、合作生态积累早已有迹可循。2013年,百度开始布局自动驾驶,其技术核心是“百度汽车大脑”。
2015年12月,百度宣布,百度无人驾驶车在国内首次实现城市、环路及高速道路混合路况下的全自动驾驶。次年,百度获得了美国加州发布的无人驾驶牌照,成为全球第15家获得无人驾驶测试牌照的公司。2017年发布了自动驾驶开放平台Apollo,目前其业务板块涵盖智能交通和智能汽车两大热门赛道。2020年9月,百度Apollo在京正式开放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Apollo Go。
从集度公司的出资情况来看,百度关联企业达孜县百瑞翔创业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认缴出资11亿元,持股55%,吉利控股集团的下属企业上海华普汽车有限公司认缴出资9亿元,持股45%。
目前集度汽车有限公司设有5个董事会席位,除任董事兼总经理夏一平外,另有3位董事来自百度,其中梁志祥任董事长,同时他也是百度集团资深副总裁。1位董事来自吉利,是现任吉利汽车集团CEO、总裁安聪慧。
汽车互联网行业资深分析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中心研究员钱文颖指出,互联网企业进入整车制造能否成功尚存变数,面对强敌环伺的市场环境,百度将面临巨大挑战。
完成拆股 剑指二次上市
百度不仅要联合吉利开启自己的造车业务,还将赴港二次上市。虽然百度方面对此消息不予置评,但企业这种反应,则被认为是进行重大资本操作前的常规做法。
3月1日,百度在北京总部召开股东大会,通过了1拆80的普通股拆股计划。根据百度方面披露,百度董事会已经批准将其ADS(美国存托股票)所代表的A类普通股比例从每10股ADS代表1股A类普通股,更改为每1股ADS代表8股A类普通股,自2021年3月1日起生效。
通常情况下,上市公司进行拆股,主要是由于股票的价格过高,从而影响股票的交易量、影响投资人(尤其是散户)的购买欲望时,公司通常会选择拆股以降低股票价格。
实际上,拆股对于百度ADS的持有人而言,每股ADS所代表的公司权益的百分比并不会发生改变。但是在屡次被传赴港二次上市的背景下,百度此次的拆股计划则可能剑有所指,市场普遍将认为这是其在释放回港上市的信号。
以百度(美东时间3月2日)收盘价301.93美元计算,对应普通股每股价格高达3019.3美元,若返回香港上市,以每手50股计算,入场费将达15.097万美元(约合117.09万港元);而在拆股之后,每股普通股股价约为37.74美元,若回港上市,以每手50股计算,入场费将降低至1887美元(约合1.46万港元),可以吸引更多散户买入。
“目前百度股价逼近300美元,即使不换算其普通股或是港股每手的价格,也难以被普通香港投资者或港股通的投资者接受。”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拆股后,能让股价更平易近人,提高交投活跃度,降低交易门槛。
金融分析师王赤坤认为,百度此时拆股的主要目的是想分享中国资本市场的溢出红利。从国内资本角度看,港股的PE普遍低于A股,基于2020年A股的结构牛市,众多国内资本把港股看成价值洼地,纷纷配置经营主体在大陆的港股股票。
市值逐步回升 造车将成未来发展关键
如今百度亲自下场造车,加上二次上市的脚步提速,能否重回BAT阵营引发市场热议。
在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初期,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这三大互联网巨头被称为BAT。然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下,百度逐渐失去了优势,被京东、拼多多、美团、字节跳动等“后浪”碾压,在不知不觉中掉出了BAT的阵营。
对比同属BAT行业的上市公司,可以看到,截止3月2日,腾讯、阿里的市值分别为6.7万亿港元(约8637亿美元),6341.29亿美元,百度总市值为1029.81亿美元,虽然从2020年12月初至今已经翻了一倍,但是前两者已经将其远远抛在后面。
对比BAT三家巨头2020年的业绩发现,阿里在2020财年营收规模为5097.11亿元,同比增长35%;腾讯虽未公布2020年业绩,但是前三季度营收已达3483.95亿元,同比增长28%,而在2020全年,百度营收为1071亿元,与去年基本持平。
不过,百度也在弥补移动端业务的短板,将重心放在了AI以及自动驾驶上。在最新发布的2020年财报结构上,呈现为:智能云、智能驾驶及智能助手、移动生态。可以看到,智能云、智能驾驶在财报中被提到更靠前的位置。
财报数据显示,第四季度百度智能云营收实现同比增长67%,年化收入约130亿元;Apollo智能交通已与北京、广州、上海、重庆等城市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小度助手语音交互总次数12月单月达62亿次。同时,百度还将人工智能、Apollo自动驾驶、小度车载、百度地图等核心技术全面赋能汽车公司,支持其快速成长。
在产业时评人张书乐看来,5G时代下,科技互联网巨头借助造车形成车联网,来完成toB端的进击,最终通过产品来完成C端的触达。
“大量的科技企业在商业化落地方面存在问题,很多企业单点突破,有亮眼的技术,但缺乏能够证实可以持续获得商业收入的实绩,市场规模有增长但还比较脆弱,企业未来还需要更好的证明自己。”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如是称。
其次,虽然回归港股和吉利的合作以及保持对AI新业务长时期的投入下,百度具有较大的想象空间,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看好,但其中的挑战也不言而喻。
“就百度整体的资本能力和生态布局来看,与阿里、腾讯存在一定的差距。因此客观上存在资本补血的需求,而最佳选择就是通过IPO去获得融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如是称。关于百度能否借此机会重返第一梯队,他认为,在短期内还难以实现,百度和阿里、腾讯之间最大的差距,在于产品开发和运营能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