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世纪初的喀什古城:清真寺前茶摊飘香,维族姑娘美丽动人

subtitle
历史心发现 2021-02-28 23:2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08年的喀什地图

喀什本身就是一本读不完的书。它深奥难懂,又朴素无华;它冷峻刻板,又海纳百川。几乎所有的西域探险家都品味过它的温馨、它的古朴,它的多变和它的不变,都有过伴随终身的喀什噶尔情结,都在自己的书中为喀什噶尔辟置了专门的章节。对于年轻的英国姑娘凯瑟琳-马喀特尼也是如此。

英国外交官绘制的20世纪初的喀什噶尔地图

1898年,21岁的凯瑟琳-马喀特尼跟着丈夫,英国驻喀什领事乔治-马喀特尼前往新疆赴任,他们从英属印度出发,穿越了俄属中亚的广大区域,最后抵达了喀什,凯瑟琳在这里度过了17年的岁月,生育了3个孩子,并将在喀什生活的一点一滴,写入了她的回忆录里,这本回忆录可以作为当时喀什噶尔社会百态的一面镜子。

在“喀什噶尔城市简图”中,吐曼河一如既往地穿城而过,古城的地标建筑艾提尕尔清真寺伫立在城市中央,与之比邻的是中国官僚衙署;驻扎八旗军人的满城独立于城市外缘,在几个城门口,则象征着外来势力对此地的冲击:城市南门外是瑞典的新教传教团;北门外是中亚的安集延商人聚居区;而城市的东北边缘上,则有英国和俄国大使馆相对而立,似乎是两国在中亚大博弈的缩影。

当地长者

喀什的满维汉官吏和伯克

俄国人在中亚有着强大的势力,他们从彼得大帝开始就在窥探中亚世界,而且和英国人相比,俄国人既有来自欧洲战场的先进武器,也有在亚欧大陆内部的陆地扩张传统,所以和来自海岛的英国人相比,他们更有和内亚打交道的经验。凯瑟琳夫人认为,俄国人一向高傲的只说俄语,而且无视一切,所以英国人对和他们打交道很痛苦,认为他们是极其不友好的外交对象。除了俄国大使馆之外,俄国领事还有60人的哥萨克分遣队随着他驻扎,趾高气昂,藐视一切。除了这些之外,在喀什噶尔还有大量的俄国商人,城外有俄国移民,这些人是当时沙俄大肆渗透新疆的缩影,沙俄将大量的面粉,酒,花布,日用品倾销到新疆,凯瑟琳夫人还记载,当时新疆居民喜欢使用一种艳丽的玫瑰花图案的花布,这也是俄国人倾销的结果,凯瑟琳夫人认为这种饰物非常俗气。因为贸易的需要,俄国人还在领事馆旁边修建了银行,以推动对新疆的经济渗透。

除了俄国人,还有来自中亚的安集延商人也在这里活动。至少在18世纪中叶,中亚乌兹别克地区的浩罕汗国还是一个独立的政权,但是随着俄国入侵中亚步伐的加速,这里迅速沦陷,中亚三个独立汗国:布哈拉,浩罕和希瓦汗国最后都成为俄国的领地,国民成为沙俄帝国治下的穆斯林居民,只是因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清朝都将来自中亚的人口称之为安集延,所以这里才被称为安集延贸易区。这里修建着不少俄国式的砖房,居民也是出售俄式的货物为生。1879年左宗棠收复新疆之后,为了迫使俄国人归还伊犁,于是驱逐了大量俄国治下的穆斯林臣民,直到1882年俄国设立领事馆之后,才允许中亚商人回到喀什贸易。

喀什的中国官员

当地的各族中国军人装备五花八门,从冷兵器到毛瑟枪都有人使用,看起来生活待遇并不好,不过身板比普通人壮硕。

当然,城市里最有权威的,还是代表清廷统治这里的满汉官员,凯瑟琳夫人和丈夫曾经受到过他们的邀请,前往中国官府赴宴,官员的夫人缠着小脚,还好奇的打量凯瑟琳夫人的天足,让凯瑟琳感到难堪。随后在宴会上,中国官吏们用鱼翅,鲍鱼,海参,干鱼,鸭,莲子,藕,甜食,烤乳猪和燕窝汤,烤乳鸽等内陆亚洲少见的美味招待凯瑟琳夫妇,中国官僚高雅的谈吐也给了他们以深刻的印象。除此之外,为了照顾不会使用筷子的西方人,中国人提前给他们准备了刀叉,给西方观察者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维族的土台建筑

在官府的外面,就是喀什噶尔的各族群众,由于凯瑟琳夫人不算是公职人员,而且她生性喜欢探险,所以她的日常就是为领事馆采购各种食物和日用品,所以她有充足的时间观察当时喀什的市容市貌:

喀什的汉族戏台

庆祝汉族新年的维族农民

比如当时来自天津和山西的商人会大量出售来自内地的玉石,景泰蓝,瓷器,珊瑚等产品,产品细腻,价值颇高,这些老油条会使劲浑身解数让顾客感到舒服,然后抓住一切机会让顾客上钩,此外,他们还在当地开设钱庄和票号,通过放贷的方式获取利益;为了缓解乡愁,商人还修建了内地风格的戏台,不仅吸引了汉族人,也会吸引维族,回族等其他民族的观众,其实充分体现了当时普通民族在当地的逐渐融合。

当地的维族巴扎也很有特色,在艾提尕尔清真寺门口,有大大小小的凉棚供小商贩们遮挡阳光,当地的维族人有帽子巴扎,银器巴扎,铁匠巴扎,铜匠巴扎,还有神奇的虱子巴扎,因为这里的商户会收购其他人穿过的旧衣服,所以需要给旧衣服剔除虱子,见识过这里的凯瑟琳夫人表示此地名不虚传。

在古尔邦节上,整个喀什城的居民,还有附近农村的人,都会聚集到广场上一起跳舞。有钱人穿着做工精细的艳丽丝绸,男士们不论老幼贵贱,都戴着帽子、扎着腰带,一个个昂首挺胸气宇轩昂。女士们则浓妆艳抹,用植物奥斯玛把眉毛涂得漆黑,还把眉毛从中间勾连在一起。

当时的艾提尕尔广场比现在大好几倍,一些人在艾提尕尔清真寺门上的高台处打鼓、吹唢呐,广场上的人就跟着节奏跳舞。人们的舞姿缓慢而优雅,身体左摇右摆,双臂伸展回旋,长袖飘逸,喜歌善舞。

当然,维族还有两个特色,一个是味道鲜美,物美价廉的水果,这里日常出产新鲜的桃子,杏,西瓜和葡萄,英国使馆的宴会上从来不缺乏当地盛产的甜美水果;此外,维族人还有茶摊,这里有奶茶,还有热瓦甫和手鼓,可以供人懒洋洋的消遣。虽然维族人中不乏极其英俊和美丽的男女,小孩子戴上帽子,如果不说国籍,会被误认为是意大利人或者西班牙人。

但凯瑟琳夫人还注意到了一点,那就是和汉人相比,维族人更容易在脖子上出现囊肿。凯瑟琳夫人的解释是,这是因为汉人在饮食上更注意饮茶和饮用开水,所以相当于给水消毒;但是维族缺乏类似的传统,所以容易出现脖子上的囊肿,当然一部分维族人并不以此为丑。这一细节也得到了其他西方探险家的记载。

喀什老城墙

1915年,凯瑟琳夫人和丈夫结束了在喀什的外交使命,离开了生活17年之久的混血之城喀什噶尔,回到了阴雨绵绵的英格兰。之后她将在新疆的生活经历写进了回忆录《外交官夫人的回忆》,翻开这本书,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热闹的巴扎,飘香的茶摊,缤纷的瓜果,仿佛会再次出现在读者的眼前。

参考文献:凯瑟琳-马喀特尼著,王卫平译,《外交官夫人的回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