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诗词丨简单生活,从断舍离开始

subtitle
四行书 2021-02-28 22:58

有一段时间,“断舍离”这词在网上很是火了一把。有人说,生活的极致,就是过极简的生活,把那些“不必需、不合适、令人不舒适”的东西统统断绝、舍弃,并切断对它们的眷恋。其实,过去的诗人,也曾辞官远离繁华的都市,在田园生活中“断舍离”,寻找心灵的宁静。今天,小编就带大家读六首诗词,来看一看,中国式的“断舍离”,是什么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归园田居·其三

魏晋:陶渊明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最硬核的“断舍离”执行者当属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了。回归乡村田园生活的陶渊明自己种菜,早晨天刚亮就出门劳作,直到天完全黑了才扛着锄头回家。衣服上沾上了泥土?不要紧,只要这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就无怨无悔。

陶渊明的断舍离就是在田间耕作,用劳动充盈自己的生活。

过故人庄

唐代:孟浩然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在热闹的城市住久了,厌烦了市肆里没完没了的叫卖声,也看腻了亭台楼阁、宫墙回廊,于是找一天来到淳朴的田家,这里绿水青山,有家酿的好酒,还有金灿灿的田野,欣赏着不同的风景,远离尘嚣,就好像自己无忧无虑,什么都可以抛下。

孟浩然的断舍离是到田家,看简单的风景,结交简单的人。

清平乐·村居

宋代:辛弃疾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里吴音相媚好,

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

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

筵席上觥筹交错、歌舞升平,奢靡又冶艳。虽然这样灯红酒绿的生活容易让人迷了眼,但对于辛弃疾来说,再怎么庞大的场面都比不上在自家小小的草屋里舒服自在。看大儿子锄豆,二儿子织鸡笼,小儿子剥莲蓬,就是幸福的样子。

辛弃疾的断舍离是离开名利场,回归到平凡的家庭生活里。

终南别业

唐代:王维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官场上你来我往、虚以委蛇,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中年之后的王维一心向道,到了晚年便毅然决然地独自一人住到南山的山脚下。从此生活节奏慢下来了,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全看自己的心情。有时候一直散步到溪水的源头,有时候坐着看云就是一整天。偶然遇见邻里乡亲,一聊天又是一天。

王维的断舍离,是清空心里的垃圾,过简朴的生活,随心而动。

临安春雨初霁

宋代:陆游

世味年来薄似纱,

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

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

犹及清明可到家。

城市生活压力大,所有人都步履匆匆,不停留、不驻足,四季流转与自己无关,是晴是雨也跟自己无关。陆游则是一个敏感的城市客,他会听一夜的春雨,会耐心地分茶,还去买那清晨的杏花。

陆游的断舍离,是专注于自己的生活,踏踏实实地过好每一天的日子。

人月圆·山中书事

元代:张可久

兴亡千古繁华梦,诗眼倦天涯。

孔林乔木,吴宫蔓草,

楚庙寒鸦。

数间茅舍,藏书万卷,

投老村家。

山中何事?

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若是你看透了繁华如烟似梦,人生似喜还悲,你会怎么做?看得分明的张可久回到山中,居住于几间简陋的茅舍,陪伴他的只有万卷藏书。你问他住在山里面不会无聊吗?他会回答你:有松花酿酒,春水煎茶,我的生活就是一首诗,怎么会无聊?

张可久的断舍离,是断开烦恼的根源,过最让自己开心的生活。

中国式的“断舍离”,有高尚情操,也有人间烟火。居于自己的一方田园,守住自己的真实生活,便好。

作者:萧萧木下,热爱中国文化,也爱西方文学;喜欢诗歌,也喜欢戏剧。对跟文化有关的事儿,永远充满好奇心。微信公众号:晨起读诗(ID:bcy-cqds)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