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贵比黄金,俄国黑帮盯上他了 | 地球知识局

subtitle
地球知识局 2021-02-28 13:2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845-俄罗斯鱼子酱

作者:德米特里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鱼子酱+鹅肝+松露,并称为西方三大珍馐,是最顶级的食材,而其中鱼子酱是我们国人相对熟悉的一种。

鱼子酱由鲟鱼或鳇鱼的鱼卵腌制而成,入口时鱼卵破裂,一股肥厚醇香的味道迅速充满整个口腔。但也有食客认为其过于腥咸,不适合中国人的味蕾。

深得富豪青睐

((图:《Bling Empire》)▼

不管中国人爱不爱吃,不可否认的是,鱼子酱在国际市场价值连城。一般认为最优质的鱼子酱是产出于里海的鲟鱼鱼籽,其中“欧鳇”的鱼籽是最受欢迎的,价格也是最昂贵的。里海鲟鱼目前已经是濒危物种,更有专家宣称野生里海鲟鱼实际已经消失,这更加增加了它的珍贵性。

过度追求也会造成负担

而对于某些生物来说,人类的青睐或许会导致其灭绝

(图:МаксимЯковлєв/Wiki)▼

也是因为它的稀有和昂贵,顶级鱼子酱在欧洲素有“餐桌上的黑黄金”之称。在欧洲地下市场上,一公斤鱼子酱能达到3000欧元的水平,而当它端到人们的餐桌上时还要再翻个6-10倍,价格的确逼近真实的黄金。

珍惜且昂贵

(图:THOR/Wiki)▼

这中间的任何一个贸易环节都有着巨大的利润,因此鱼子酱的交易,也被俄罗斯的黑帮盯上了。

里海周边的大震动

制作鱼子酱所需要的鲟鱼和鳇鱼大致分布于北纬40°到50°之间,从黑海、里海、西伯利亚地区到我国的黑龙江流域都有分布。

北纬40°~50°▼

鱼子酱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美食之一。早在公元前3世纪的希腊编年史中就曾被提到,而在10世纪之后,更是通过贸易往来成为许多欧洲贵族的餐桌必备品。

鱼子酱也和豪华奢侈划上了等号

富豪们的攀比也让鱼子酱的身价与日俱增

(图:https://stellarcaviar.com/)▼

之后,里海的鱼子酱被发现更加美味,沙俄到苏联时期它们都是出口创汇的重要商品。这时里海周围只有两个国家——俄/苏和伊朗。为了保证可持续的产量,两国政府严格把控着对里海鲟鱼的捕捞作业,防止这一珍贵物种被过度消耗。

大自然的馈赠是有限的

适度的捕捞能够达到经济和物种长存的双赢结果

(图:Vladislav Mikosha)▼

不过尽管政策严苛,却难防官僚机构的贪欲。1980年,苏联渔业部就被揭露出了一起重大的走私案。当时一位克格勃侦查员打开一罐鲱鱼罐头之后,发现里面装的居然是珍贵的黑鱼子酱,随后克格勃展开了调查。最终发现渔业部有些高官与外国的公司勾结,将鱼子酱以鲱鱼的名义卖出,然后通过瑞士银行瓜分巨大的利益。

巨大的财富摆在眼前,贪欲难抑

(图:Vladislav Mikosha)▼

事件被揭露之后却无法将相关责任人绳之以法,因为牵连过于广泛,从食品工业部、外贸部到海军,从产业工人到普通渔民,这里面的利益链条极为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强如克格勃,也没什么解决办法。

未经杀菌的鱼卵从取出到送上餐桌都需要被冷藏

走私获利颇丰,但中间流程也需要打点大量环节

(图:Vladislav Mikosha)▼

之后,苏联无可避免地走向了解体,里海周边瞬间从2个大国变为了5个国家,社会剧变之下,对于鲟鱼的捕捞再也没有限制,那时鱼子酱的产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

里海周边从2国变5国

行为主体变多了,合作保护的意愿也就更低了▼

鱼子酱成了硬通货

解体之后,里海的鲟鱼捕捞产业彻底失控。大肆捕捞之下,里海鲟鱼尤其是欧鳇这一种群几近灭亡。据统计,1985年里海各类鲟鱼产量为26000吨,而到了2004年仅能产出760吨。当时有相关专家指出,如果周边国家不加以控制的话,这类动物可能会在2010年走向消失。

大量捕捞野生鲟鱼的盛景已经很难见到了

(图:Vladislav Mikosha)▼

当然,这种保护困难重重,因为即使冒着违法的风险,还是有人愿意去私自捕捞鲟鱼。苏联解体前后,独联体国家的老百姓们日子都不好过。从面包到房租,所有物价都在涨,收入显得越来越微薄。对于沿岸的居民来说,鱼子酱有着巨大的利润,而启动资金仅需要一张网和一把刀。

在生存面前,物种的可持续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

(苏联鱼子酱工厂)▼

其实所谓巨大的利润也并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诱人,一个里海渔民捕到一条鲟鱼,在经销商那里能以3美元的价格卖掉。经过经销商的倒手之后,它们再以几十上百倍的价格卖到国际市场上。

物品的价格不只取决于物品本身

还包括其所处的环境,随带的服务等

(图:shutterstock)▼

如此高额的差价令人咋舌,不过渔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这个经销商是他们惹不起的。过去是苏联渔业部,而90年代则是由活跃在里海周边的黑手党负责。

这些黑帮主要分为两大集团,一是以俄罗斯规模最大的黑手党松采沃兄弟会为主的势力,他们有着典型的斯拉夫青年男性的特征,一般穿着运动服,个性轻狂好斗、残忍野蛮。

作为俄罗斯规模最大的黑帮

贩毒贩人贩鱼子酱,只要挣钱的事都不落下

(图:https://www.yaplakal.com/)▼

这一派组织比较松散,成员基本上都是年轻的地痞流氓。他们通过各种手段获取到珍贵的鱼子酱之后,会选择优先通过内河航运或者公铁运输运到莫斯科,在莫斯科卖掉一部分然后想办法弄到西欧和美国。

主打鱼子酱菜品的美国高档餐厅

(图:shutterstock)▼

而另一集团则是以高加索诸民族为主的黑手党,这些人成分复杂,基本分布于南俄和南高加索三国,多信仰伊斯兰教。

他们与俄罗斯黑帮经常发生冲突,尤其是在车臣战争时期。和俄罗斯黑帮相比,他们人数更少,但胜在团结和组织的稳定性。相比于很多俄族黑帮只是年少轻狂加入组织,高加索人加入黑帮的目的多是为了抱团生存。黑帮对他们来说,是家,是信仰,也是终生的事业,因此更有归属感。

老 乡 会

(图:Экситон/YouTube)▼

高加索帮同新独立的高加索国家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在阿塞拜疆陷入与亚美尼亚冲突之时,急需军费资金,而其国内的石油等资源要么尚未开发,要么遭到了破坏。因此借助黑帮之手,靠鱼子酱这种“黑黄金”搞钱就成为了阿塞拜疆换取外汇的重要方式。

比其他国家的海关和警察又多了一项工作

查走私的鱼子酱

(图:https://customs.gospmr.org/)▼

与俄罗斯帮不同的是,高加索帮的鱼子酱交易链条更为复杂。他们通过各种手段先把货运到土耳其,最普遍的方式是人海战术,每个人都携带着法律规定可以获得的250克鱼子酱到土耳其的萨姆松港。一旦抵达土耳其,这些鱼子酱就获得了国际上的认可,成了土耳其的合法产品,可以不受重量的限制而随意出口。

在土耳其,鱼子酱就比较容易买到

不仅香料市场中可以买到

三明治店里也有相与其搭配的食物▼

然而这些鱼子酱只有很少一部分会在土国内伊斯坦布尔的塔克西姆广场(TaksimSquare)餐厅出现,大部分都被送到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来到迪拜和阿布扎比那些极其豪华、按照超五星新标准兴建的的酒店里,供那些富裕的阿拉伯人挥霍。

阿拉伯用天赐的石油换别国昂贵的鱼子酱

(图:trufflemandubai/ins)▼

冒险家乐园

虽然黑帮走私鱼子酱干得十分猖獗,但他们和各国当局都知道,不管是哪一条线路,都危机四伏。说贩卖鱼子酱是把脑袋吊在裤腰带上玩命,也并不夸张。

即使野生鲟鱼数量急剧减少

但还有很多养殖的鱼类可以产出鱼子酱

俄罗斯不再是最大产地,但产量仍客观

(图:shutterstock)▼

只是因为当时的社会环境之下,老老实实兢兢业业的人是社会的受害者。那些大工厂和企业都变为私人所有,土地兼并得不到抑制,在俄罗斯导致了层出不穷的暴力犯罪,而在高加索国家里则演变成了致命的战争。层出不穷的巷战让每个人都活在恐惧之中,以暴制暴的戏码每天都在上演。

中下层普通百姓过得越艰难,上流社会的人就越发奢侈糜烂。在俄罗斯出现了一批新的资产阶级,他们被称为“俄罗斯新贵”,大多数是前苏联高官的亲戚或在混乱中找到靠山的投机者。暴富的他们自然拥有着暴发户心态,迫不及待证明自己的财力雄厚。

俄罗斯富豪的宴会偏爱鱼子酱

甚至还被称为天然伟哥..

(图:《Bling Empire》)▼


鱼子酱就是他们的奢侈品之一。

1997年俄罗斯艺术家安德烈·洛格文(Andrey Logvin)曾经出过一幅名为“生活就是美好”的海报,图片上用黑鱼子酱摆出格言警句,而背景则是红鱼子酱构成。

艺术家用这幅作品讽刺着富人可以在高级餐厅吃着昂贵的鹅肝、鱼子酱,喝着西欧进口的红酒,但仅一墙之隔很可能就有穷人连梆硬的黑面包都吃不起,靠没几片叶子的蔬菜汤充饥,还要躲避贫民区黑帮不时的火并,真实地诠释了俄版“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艺术家用这副作品展示了对社会贫富差距加大的担忧

(图:Andrey Logvin)▼

物欲、金钱、枪支和普通人悲惨的境遇交织在一起,构成了90年代到21世纪初独联体国家真实的画卷。

而鱼子酱产业也因为黑帮的垄断而与罪恶挂了钩,当时有一句话是:“欧洲没有合法的鱼子酱”,西方也新兴了一种潮流文化叫做“鱼子酱集团”(caviar cartel),表示野性、危险和青春。

有很多周边服饰,成了一个潮流标志..

(图:https://www.ssur.com/)▼

时至今日,市面上已经有用鲑鱼、鳟鱼和鳕鱼卵替代的红鱼子酱,全球各地也有大型鲟鳇鱼养殖基地,比如我国的千岛湖出产的鲟鱼鱼子酱已经占据了全球60%的市场。不过一般意义上来讲,这些都属于平价替代品,欧美地区富人真正愿意花重金去消费的还是产于里海的黑鱼子酱。

鱼子酱被追捧和其营养价值本身的关系并不大

而是其稀少高价能体现出富豪的需要的奢华感

至于批量生产的,自然很难被看上眼了

(图:shutterstock)▼

由于里海鱼子酱产量逐渐减少,而需求又极旺盛,目前针对它的罪恶产业链依然存在,难以禁止,甚至越发暴利……

参考文献:

1.http://silkroadnews.org/cn/news/-432927

2.https://ru.wikipedia.org/wiki/%D0%98%D0%BA%D1%80%D0%B0_(%D0%BA%D1%83%D0%BB%D0%B8%D0%BD%D0%B0%D1%80%D0%B8%D1%8F)

3.《超级黑帮——揭秘全球地下经济》Misha Glenny

4.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viar#Terminology

5.https://zh.wikipedia.org/wiki/1980%E5%B9%B4%E8%8B%8F%E8%81%94%E6%B8%94%E4%B8%9A%E9%83%A8%E8%B5%B0%E7%A7%81%E6%A1%8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