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谷歌搞不定的事情,脸书和 SpaceX 有希望成功吗?

subtitle
极客公园 2021-02-27 19:1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承受不了失败,那也承受不起卓越。

来源:硅兔赛跑(ID:sv_race)
作者:椎名,编辑:Zi。

互联网是近几个世纪以来最具革命性的技术之一。无数巨大的商业帝国在这一技术的基础上拔地而起。

但对于地球上一部分人口来说,一个快速、可负担得起的网络连接,仍遥不可及。如何将互联网带给这一部分人,既是科技巨头们践行社会公益的一个途径,其中蕴藏的市场机会同样引人垂涎。

未得到充足互联网基础服务的社区=新的流量金矿。

四大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德勤曾有一项研究称,如果将拉美、非洲和亚洲互联网服务能力提升到发达国家的水平,这些地区的 GDP 会增长 2 万亿美元以上。即便是让这些地区的联网水平有百分之一的增长,也将是一笔数十亿美元规模的大买卖。

事实是,迄今依然没有人实现这个目标。甚至即便是谷歌这样深度参与互联网崛起浪潮的公司,也在这上面栽了跟头。

谷歌有一个名为「project loon」的项目。就在刚刚过去的 2020 年,这个颇具先锋性的「天空互联网」计划迈出了非常关键的几步,不但获得了肯尼亚政府的批准,还推出了首款提供商业连接服务的气球。所有这一切都给人「它在正确的轨道上」的感觉。

可直到最近,谷歌彻底宣布了这一历时 9 年的项目死亡。

「最神秘实验室」的产物

Project loon 由谷歌一个颇具实验性的部门——Google X 运营。

自 2010 年创立以来,它也被认为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实验室之一,负责谷歌最不寻常的项目,每一年会针对人类各方面的重大挑战构想出上百个创意,唯独不涉及谷歌自己的核心业务。谷歌的 Waymo 自动驾驶最早也可追溯到 Google X。

该部门成立的第二年,如何触及 「最后一个 10 亿」,成为 Google X 想要着手解决的重大问题之一(尽管据一些人估计,这个 "最后一个 10 亿 "实际上由多达 40 亿人组成,这些人中的许多人都在偏远的农村地区)。

Google X 的赌注是利用气球来覆盖更大比例的未联网人群,通过多个热气球为指定地区的人们提供快速稳定的 Wi-Fi 连接网络,也正因如此,Google X 将这个项目名为为 Project Loon。

这项技术的工作原理是将连接互联网的气球漂浮到平流层,并作为当地电信公司的一种选择,而不是必须花费数亿美元来建立一个物理互联网骨干网,以覆盖每个偏远地区相对较少的人。

这个点子是有原创性和新颖性的。毕竟,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的尝试。

Loon 项目的成员最初以为,项目最大的难题应该是维持地面和气球之间的互联网联通。在最初测试时,Loon 项目的联合创始人 Rich DeVaul 和他的同事买了很多氦气球,让它们带上小型的 Wi-Fi 发射装置,然后前往加州中央谷地的恐龙岬,令他们震惊的是,尽管如此,互联网仍然保持联通。

而对于其中最大的不确定性——自然系统中气流对飞行的影响,谷歌则采取了更巧妙的解决方案。他们选择将飞行问题转化成计算机问题:Loon 气球通过改变海拔高度来利用风力,随着气球内部小气囊的膨胀与放空,他们可以下降或上升以寻找到风力,这些风可以将它们送到谷歌想让它们到达的地方,而这全都是由谷歌数据中心的软件来指挥。

初步的验证之后,Loon 在新西兰进行了第一项真正的测试,又过了约 3 年的试错和调整,团队才开始和世界各地的电信公司洽谈合作。特别关注那些信号塔难以建立的地区,比如拥有大量丛林和山脉密布的国家,例如印度、印尼、新西兰等。

在帮助恢复波多黎各飓风造成的手机服务后,Loon 得到了更多认可。

有行业观点认为,像 Loon 项目这样的存在,对于谷歌更好地补齐其生态系统有着重要意义。谷歌在网络基础服务设施建设方面的投入,可以为谷歌的新微处理器、低价智能手机、安卓操作系统等链条提供新的成长动力。

自 2013 年以来,Loon 已发射了 1,750 次气球,并记录了 100 万飞行(浮动)小时。那么,谷歌为此花了多少钱呢?

尽管没有具体数字,但在财报上,Google X 属于 Alphabet 的「其他赌注」这一板块,并在 2020 年前三个季度亏损了 33 亿美元。

再来算一算 Loon 能够盈利的可能性:假如 45 亿无法上网的人中只取 5%,即 2.25 亿人,他们每月支付 5 美元的费用,谷歌一个月能有 10 亿美元以上营收,一年下来能超过 100 亿美元营收。看起来也不亏。

且在 2018 年,Loon 开始作为独立的公司运营,负责人是电信业资深人士 Alastair Westgarth,2019 年,Loon 从软银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 1.25 亿美元,它将自己的使命定义为:「Loon 专注于为全球未服务和服务不足的社区带来连接。我们正在与世界各地的电信公司和政府进行讨论,以提供解决方案,帮助将互联网连接扩展到这些服务不足的地区。」

「平价互联网」何时能来临?

但现实比愿景要残酷的多。

在证明技术上可行之后,Loon 在商业上可持续难题一步一步暴露出来。一直以来,虽然 Loon 已经找到了很多合作伙伴,但还不能把成本降得足够低,无法将业务长期、可持续地进行下去。它在 2021 年画下句号。

「事实证明,通往商业可行性的道路比预期要漫长得多,风险也更大。所以我们做出了关闭 Loon 的艰难决定。Google X 公司 CEO、Loon 董事会主席 Astro Teller 发表关闭 Loon 的声明如此写道。

「我们经常谈论连接下一个 10 亿用户,但事实上,Loon 一直在追逐连接中最困难的问题——最后 10 亿用户……虽然我们一路走来找到了不少愿意合作的伙伴,但我们还没有找到一种方法,让成本低到足以建立一个长期、可持续的业务。开发激进的新技术本质上是有风险的」。Loon 的首席执行官 Alastair Westgarth 则如此表示。

你也许会问,谷歌也不差钱,为何不继续为此「烧钱」?

美国《大西洋月刊》曾采访过数位 Google X 核心成员,发现 Google X 的特别之处:Google X 每年构想逾百个创意,涉及从清洁能源到人工智能多个领域,只有极少部分能成为全职员工投身的、能够「返回」给公司的项目。

被剥离出去独立运营的公司,将承受证明自己的价值并扭亏为盈的压力。Google X 所坚信的是:「如果承受不了失败,那么也承受不起卓越」。

谷歌的太阳能互联网无人机部门曾经是 Loon 的姊妹项目,该部门在 2017 年被关闭。Loon 是少数罕见走得够远的 Google X 系公司。

谷歌眼镜算是 Google X 推出的最广为人知的产品,这款 AR 眼镜可以声控拍照、视频通话、辨明方向,还能上网、处理电子邮件,但是由于产品定位上不明确,以及高昂的售价等原因,谷歌最终终止了这个项目。谷歌硬件高级副总裁 Rick 说过,AR 技术成熟之日,或许就是谷歌眼镜回归之时。

Google X 并没有创造出什么营收,放弃一个项目对该组织来说也再正常不过了,因为谷歌对它的期待就是它会更像特斯拉的实验室(这位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家之一,几乎无法商业化任何他的发明),而不是爱迪生的工厂(用发明赚得盆满钵满)。当谷歌的财报还算好看的时候,Google X 的这些存在在投资人眼中也「无伤大雅」。

还有一个好处是,这种理想化的为创新烧钱的模式,倒是能把一部分最顶尖的人才圈养起来,避免了他们流入到竞争者那边。

除了 Google X 以外,SpaceX、FB 等其他科技公司也对「天空互联网」的兴趣越来越大。在全球互联网陷入流量枯竭的今天,还有近一半的人没有接入,在当地运营商没钱投资基站的情况下,科技巨头纷至沓来。

对比 Google X,它们采取了完全不一样的技术方案。

比如说,当谷歌在气球上大举投注时,Facebook 采取了不同的策略,选择通过无人机提供高空连接。通过 Free Basics,Facebook 与发展中国家的电信提供商合作,使用户无需使用任何额外数据即可访问包括 Facebook 在内的预选站点。这样可以使人们更便宜地在线访问信息,同时也使人们更容易访问 Facebook。

而马斯克则直接「放卫星」,那便是 SpaceX 推出的星链 (Starlink):通过近地轨道卫星群,提供覆盖全球的高速互联网接入服务。

Starlink 的光环背后,随着卫星互联网成为通讯领域科技竞争的新焦点,也有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获得资金「弹药」,快速加入到这场竞争中。

在 2020 年,法国初创公司 Kinéis、美国初创公司 Skylo 和 Astranis 等几家卫星通讯公司获得了亿美元级的巨额融资。在国内,甚至还出现了用众包的形式做开源卫星的创企科创航天等。这些都反映了太空创业生态系统的壮大和成熟。

但需要强调的是,无论是 FB 的无人机还是 SpaceX 这样的卫星路线,这些项目都远远没有 Loon 发展得长远,而且它们仅能称作「天空互联网」,还算不上「平价互联网」。制造无人机并为其提供能源或是发射卫星的成本,仍然是相对高的。

Loon 的下场,让这些项目的未来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把地面基站「复制」到天上去,可能需要比我们想象的更长的时间。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硅兔赛跑」
作者:椎名,编辑:Zi。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