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一则:一个清朝渣男的PUA之路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2-28 15:00

文/林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清朝时,晋阳(今属山西太原晋源区)有个世家子弟,叫南三复。南家除了城中的府邸,在十几华里外的郊区还有一处别墅,南三复每天都会骑着马,去别墅转悠一圈。

有一天,南三复骑着马赶往别墅,天空忽然间电闪雷鸣,须臾之间,大雨滂沱而下。

南三复抬眼四下张望,发现附近有个小村庄,于是就下马跑到一个农户家门口避雨。

南三复家是远近闻名的大户,因此附近的小门小户都很畏惧他。

这户人家的主人发现南三复在院门口,于是就出门邀请他进屋歇息。

这户人家的主人对南三复毕恭毕敬,南三复走进了一间小屋子,大大咧咧坐了下来。

主人拿起扫帚清扫院子,而后沏了蜂蜜水代茶请客人饮用。

南三复招呼主人坐下,主人才敢坐下来。南三复问主人姓甚名谁,主人回答说:“我姓窦,名廷章。”

过了一会儿,主人为窦廷章张罗了一桌子酒菜,请他享用。

窦廷章的小女儿在门外给客人温酒,露出半边身子,窦女当时才十五六岁,长相俊俏,端妙无比,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南三复看着窦家女儿,不觉怦然心动。

雨停下来,南三复不得不告辞离去,心里却对窦家女儿依依不舍。

过了几天,南三复领着仆人,带来小米、绢帛前往窦廷章家,明着说是答谢酒肉相请,实则来和朝思暮想的美娇娘相见。

南三复借着登门拜谢的机会,偷偷瞄一眼窦家的小女儿,女孩子家害羞,因此故意躲着客人,弄得南三复心中一如猫抓狗舔一般,奇痒难耐。

此后,南三复时不时弄来酒菜,到窦家闲坐。一来二去,混了个脸熟,窦家小女渐渐和他熟络了,也就不再回避禁忌,时不时出现在南三复的眼前。

南三复得以近距离观赏美女,看着窦氏女低头微笑的样子,一看勾人魂,

再看动人魄,三看魂飞魄散,简直是如痴如醉。

打这以后,南三复害了相思病,不出三日,必定到窦家登门拜访一番。

有一天,南三复再来窦家,赶上主人窦廷章两口子不在家,他在厅中枯坐了很久,窦氏女才进门和他打招呼,南三复趁机动手动脚,狎弄窦氏女。

窦氏女毕竟涉世未深,还是个小丫头,此刻她左右躲闪,拒绝南三复说:“奴家虽然贫穷,就算是要嫁,你也不能仗势欺人啊!”

南三复觉得有戏,当时他刚刚丧偶,于是起身作揖说:“我若能得到你的怜爱,一定不会再迎娶他人。”

这种起誓发愿的话对小女孩的杀伤力是极强的,窦氏女认定南三复是认真的,于是有些心动。

窦氏女说:“你若真想娶我,敢对着苍天发誓吗?”

南三复想都没想,手指着天起誓发愿,无非是“非你不娶,我若失言天打雷劈”之类。

窦氏女感动得稀里哗啦,随后心理防线瞬间崩塌,身子瘫软下来,任由南三复这个人渣为所欲为。

自此后,只要是窦廷章夫妻出远门,南三复就会来到窦家和窦氏女幽会。

某日,一对偷情男女缠绵缱绻过后,窦氏女催促南三复早点提亲,筹备婚事。

南三复表面上应允下来,暗中不屑地嘀咕:“一个农家女子,哼!怎么能成为我的妻子呢?”

南三复闪烁其词,顾左右而言他,一拖再拖,窦氏女竟然怀孕了。

南三复丧偶的消息被附近的媒婆得知,这些人就像是盯上了窗口的苍蝇,轰都轰不走。

媒人前往南三复府上提亲,他起初还有点舍不得和窦氏女这段时间的地下情,听说提亲那家的女子长得美艳动人,又家财万贯,于是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再说这窦氏女逐渐显怀,催促的就更急了,南三复索性不来了,玩起了失踪。

窦氏女装成有病,欺瞒父母,不久产下一子。

父亲窦廷章羞愤难当,痛斥女儿不守妇道,把女儿捆起来准备施以家法,窦氏女只好向父母袒露实情,说:“南三复答应迎娶我,女儿才……”

窦廷章给女儿松了绑,起身去南三复府上讨说法。不成想南三复矢口否认。

窦廷章竟无言以对,回到家气急败坏,把私生的外孙子扔掉了,而后再次把女儿捆绑起来。

窦氏女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好哀求邻居的一个妇人,请她去向南三复求情,拯救她脱离苦海,南三复却置之不理。

当天夜间,窦氏女挣脱了绳索,逃出家门,寻找到被遗弃的孩子,发现孩子还活着。

窦氏女抱着男婴,辗转来到南家,哀求看门人说:“我只求你家主人出来,说一句公道话,我就不会被冤枉致死,即使他不挂念我,难道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心疼吗?”

南三复拒不出门,还叮嘱看门人赶走窦氏女。窦氏女悲痛欲绝,在南家门外倚着门哀嚎不已,大约到了五更天的时候,哭声停止了。

天亮的时候,南府下人出门,发现窦氏女和婴儿都已经冻僵了。

窦廷章羞愤不已,于是去官府控告南三复对自己女儿始乱终弃,最终导致母子双双冻死。

南三复害怕事情闹大,于是出千金行贿县令,此事竟不了了之。

某一天夜间,南三复准备迎娶的那个新妇的父亲某甲做了个噩梦,梦见有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抱着一个孩子对他说:“你不要把女儿嫁给南三复,他是个负心之人,若嫁给他,我会杀死你的女儿!”

这个梦并没有引起某甲的重视,因贪恋钱财,他还是把女儿嫁给了南三复。

南三复娶妻的当天,某甲家陪送了很多嫁妆,而新娘子却闷闷不乐,满面愁容,洞房花烛夜还在枕席间偷偷抹眼泪,南三复问新娘子咋回事儿,她却一言不发。

几天后,某甲和家人来看望女儿,进了门就放声大哭,南三复惊慌失措,询问何故,搀扶着某甲去见女儿。

某甲见到女儿,大为惊骇,说:“方才我在后花园,明明看见我女儿已经吊死在桃树上,如今这个人又是谁呢?”

那个女子闻言色变,随即跌倒在地死掉了,众人仔细一看,发现竟是窦氏女,众人连忙跑到后花园,发现新娘子早已自缢身亡。

窦家人闻知此事,打开棺椁,发现里面竟空无一物。

窦廷章认为是南家人在搞鬼,于是再度愤然报官。

南三复再一次重金贿赂县令,同时行贿窦家,因此躲过了一劫。

南三复接连丧偶,附近没人敢把女儿嫁给他,过了数年,南三复和百里之外曹进士的女儿定了亲事。

还没有等到新婚之日,民间相传,朝廷将要在民间选美,因此,有女儿的人家早早就把女儿送到了夫家。

某一天,有个老太婆领着几个人,抬着一乘小轿子来到南家,自称是来送曹氏女躲避选秀的。

众人把曹氏女送进了内室,老太婆对南三复说:“朝廷选秀事情紧急,仓促之间不能操办婚礼,暂且把小娘子送来躲避,嫁妆随后就到。”

老太婆说完话,急急忙忙离开了。南三复见曹氏女长得还算标致,于是走上前和曹氏调笑。

曹氏女低着头,用手摆弄着衣带,那样子酷似窦氏女。

南三复忽然间感到很厌恶,但没敢说出来。

曹氏女上了床,用被子蒙着头就睡下了。

南三复认为是新娘子害羞,也没往心里去,他凑近前去抚摸新娘子,却发现曹氏女的身子冰凉冰凉。

南三复惊恐万状,掀开被子,发现曹氏女早已一命呜呼了。

南三复大骇,于是派人向曹家报丧。

曹家却是一头雾水,声称并没有把女儿送到南家,众人大为惊异。

当时,附近姚孝廉的女儿病死,入葬次日就被盗贼盗挖,尸体不见了踪影。

姚家人听说南三复家发生的怪事,就去查看尸体,那个尸体果然就是姚氏女。

姚家人掀开被子,却发现尸体一丝不挂。

姚孝廉勃然大怒,随即到官府控诉。

县令认为南三复多行不义,屡屡伤及无辜,于是以盗挖坟墓侮辱尸体的罪名,将南三复判处死刑。

南三复自从抛弃了窦氏,家中接连发生怪事,也许是他自己得了精神方面的怪病,也或许是有人打抱不平,故意捉弄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