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微博一张晒图,引出一个100多万诈骗案

subtitle
正义网 2021-02-26 14:0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疫情期间,章豪很高兴。因为,在别人“一罩难求”的时候,他却凭借“过硬的背景”,坐拥上万口罩。然而,就在他兴奋地在朋友圈收割他人的艳羡时,一个消息让他头皮发紧,口罩被上海高法扣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口罩短缺,朋友圈突现“及时雨”

2020年2月12日,家住江苏省淮安市的章豪在家里犯愁,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他年没过好,眼看着疫情恐怕还得持续好一阵,他却急需一批口罩。这个当口,去药房买口罩都得排队,还限购,叫他上哪儿去弄口罩呢?

正在他一筹莫展之际,忽然发现一个不常联系的名叫“宗介”的朋友,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医院防疫物资短缺的信息,还配了句文字“哈哈,医院买不到可我能买到,有需要的私聊”。

这无异于久旱逢甘霖,欣喜若狂的章豪也顾不上细想这个朋友是在什么场合加上的以及靠不靠谱了,立刻点开他的对话框咨询起来。

三两句寒暄后,章豪就直奔主题:“看你这朋友圈里说的,你能买到口罩?”这朋友也挺爽快,当即承认:“不瞒你说,我有一朋友,特有本事,他有内部渠道,能搞到一批口罩和额温枪,怎么,你想要?我可以让他加你啊,都是朋友嘛。”

喜出望外的章豪连连称谢,果然,不多会儿就有个陌生人来加自己,备注的名字是:姜其峰,口罩。

章豪和姜其峰加上了微信,姜其峰立刻给章豪发了好几张图片,都是仓库里堆得满满的箱子,标注着各种型号的口罩和额温枪,并甩出普通医用口罩3.5元一个的定价。

章豪皱起了眉,这也太贵了!于是,他试图和姜其峰讨价还价:“2.5元一个吧,我要1万个!”姜其峰不肯让步:“兄弟,你去外头打听打听,3.5元我都卖便宜啦,这可是紧俏货!”

章豪有点动摇,但仍试图讲价,最后姜其峰好似被他的软磨硬泡说服了,说:“好吧好吧,我给你3.1元一个吧,就当交个朋友了,不能再低了,你可记得帮我宣传宣传啊。”

章豪忙不迭答应了,随即把3.1万元打进了姜其峰提供的账号里,姜其峰承诺说这个月的25号发货。

定下了货,章豪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当晚就嘚瑟地发了个朋友圈“坐拥上万口罩,感觉自己富可敌国”,还配了一张自己戴着墨镜和大金链子的P图。看着底下一片的点赞,章豪心里美滋滋的。

呼朋引伴,防疫物资多

越定越

没过几天,就有人来和章豪套近乎了,是他朋友圈里一个叫做王美仙的。这个王美仙长得是又美又仙,平时章豪和她说话她总是爱答不理的,这回发了个语音来叫“豪哥”,章豪的骨头立马酥了半边。

原来这王美仙有个同事,最近也急需一批口罩,正苦于无货源的时候,王美仙恰好看到了章豪的朋友圈,就来找章豪打听了。

她三言两语将章豪哄得高兴了,就旁敲侧击地问他这批口罩打哪里定的、多少钱。章豪乐得和王美仙多聊两句,顺便显摆显摆自己的人缘好、路子广,当即就说:“你看你豪哥是不是有本事,这我一朋友,他有好大一仓库的口罩、额温枪,要不是跟我关系铁,一般人还买不到呢。”

王美仙随即说自己的朋友想买额温枪,问他能不能帮这个忙,章豪满口答应,马上给姜其峰发了消息说要再追加400个额温枪,又把王美仙打给他的13.2万元转了过去。

王美仙在微信那头向章豪甜甜地道了好几声谢,又答应了他疫情结束出来吃饭。放下手机,王美仙得意地笑了,原来她向同事报价时还要了1万元的提成,这笔钱赚得简直太容易了。

不久,章豪能买到口罩的消息在朋友圈里都传开了,才几天就有好几个人来找章豪,一声声“豪哥”叫得他心里熨帖,又加上来咨询的朋友纷纷允诺会给他一笔不小的“好处费”,章豪也就顺理成章地陆续向姜其峰定了价值几十万的防疫物资。一想到其中自己也能从中赚好几万,过年以来因为疫情而导致的焦躁烦闷早就一扫而空了。

发货期至 物资却被法院“扣押”

说好的2月25日发货,可到了26日这天,姜其峰还丝毫没有动静,章豪有点着急,思前想后终于在几个急着要货的朋友的催促下给姜其峰发消息。

还没等章豪发难,姜其峰就向他大吐苦水:“别提了,我这批物资其实早就到了,可是在过上海青浦花桥收费站的时候居然用了个手续不齐的理由给我扣押了,听说现在把东西送到上海市高级法院去了。”

说着就用微信发给章豪一张图片,章豪点开一看,是上海市高级法院的扣押通知书,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4万个额温枪和12万个口罩,因现下属于防疫保障物资,根据上海市现防疫相关规定,数量特别巨大,且相应材料不齐,由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暂时扣押,由我院代为保管”。

通知书下面盖着个红红的印章,上面清清楚楚地显示“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字样,标着的日期正是2月20日。

章豪心里信了几分,姜其峰又说:“你也知道的,现在物资紧缺,我现在已经在托人找关系啦,估计过几天就能拿到了,你们别急,等我消息。”

章豪答应了,又嘱咐姜其峰一有消息就联系自己,大家都等着口罩呢,姜其峰连连答应,再三保证过几天就能有。

到了2月28日,姜其峰还没有消息,章豪心里急得像热锅烹油似的,恰巧王美仙也发消息来问,章豪好言好语地劝王美仙再等等,王美仙却生气了:“叫你声豪哥是看得起你,没想到办事那么不牢靠,我可是帮我同事买的,人家等着急用呢!你这都什么朋友啊,到底有没有货啊?你别是骗我吧?”

章豪心下憋着一股火,又劝着王美仙说:“我这朋友说货就快拿到了,你别急嘛。要不我先给你退一部分钱,回头你拿了货再把这钱补给我。”王美仙不情不愿地答应了,又嘟嘟囔囔了好几句“不靠谱”“瞎了眼”之类的,直到章豪打了2万元给她才消停。

王美仙消停了,章豪这边火可大了。他立刻联系上姜其峰,怒气冲冲地质问到底还有没有货,姜其峰又甩给他一张图,又是一份文书。章豪一看,是上海市高级法院的口罩及额温枪的领取通知。姜其峰称很快就能发货了。

章豪又仔细看这张通知,忽然发现底下标注的日期竟也是2020年2月20日!他急忙追问姜其峰,姜其峰解释是法院的模板问题,不必在意。章豪将信将疑,把这份通知发给王美仙好好地安抚了一通。

到了晚上,章豪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可疑,在房间里徘徊了半天又掏出手机给姜其峰发消息询问,一句“你确定这两天能领到货吗”刚点下发送,一个鲜红的惊叹号就刺激到了章豪的双眼——“您还不是对方好友,无法发送信息”。

章豪惊呆了,急忙拨了姜其峰的手机号,提示忙音,一连几个电话都是如此,又颤抖着连连发了好几条微信“怎么回事?!”“快接电话!”“你骗我!!”去质问,无一例外全都是红色的未发送成功的惊叹号。

章豪的腿瞬间被抽去了力气,跌坐在了沙发上。

微博晒图,引起法院反向查证

2月28日上午,临近午饭时间,陈非飞终于写完一份工作报告,扭了扭酸痛的脖子,望望外面铁灰色的天。

作为上海市高级法院的一名工作人员,他平日上班之余还积极参与了志愿者活动,每个休息日都奔赴在抗疫的第一线。想到明天还要去做志愿者,他振奋了一下精神,重新握住了鼠标。

午饭前的时间不多,陈非飞决定登录一下自己院的微博官方账号进行日常的管理,刚登陆进去,一个红色的提示在页面下方闪现,原来是有人@了官方,陈非飞点进去,跳出来的页面信息却让他吃了一惊。

这是一条昨天晚上的微博,有个网名叫做“美丽每一天”人晒出一张《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扣押通知书》,内容是青浦公安分局于2020年2月20日于收费处设卡检查入户车辆,查到两辆粤字开头的火车装有红外额温枪4万个和口罩12万个,现因为额温枪、口罩均属于防疫保障物资,根据相关规定需要提供的相应材料不齐,公安暂时扣押,由上海市高级法院代为保管。通知书的落款赫然是“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并盖了印章,时间是:2020年2月20日,还有联系电话。

这名网友还配了文字“正常的买口罩居然被法院扣押了,这还有王法吗,快给个说法!”后面@了上海市高级法院和上海市青浦区公安分局。

陈非飞神色一凛,看着有些眼熟又有些古怪的红色印章,这份文件的格式和自己单位的完全不同,且据自己所知,市高法从未扣押过这样一批防疫物资。保险起见,他将这份文件的照片发送给单位相关部门进行审查。

不一会儿,自查的部门发来了消息,文件果然是假的,上海市高级法院从未开具上述扣押通知书!陈非飞攥着打印出来的假文件,向领导的办公室走去。经汇报,上海市高级法院于2020年2月28日向派出所报案,称有人伪造其单位印章及法律文书。

水落石出,铤而走险只为打赏女友主播

2020年二月初,新年的尾声还没过去,这一年的新年和往年的格外不同,透过卧室的玻璃窗,楼下的马路上行人屈指可数,偶有一辆车呼啸着开过,卷起几片未清扫的枯叶在风里打了两个转,车就已经开远了,似乎也不愿在这里多逗留。

姜其峰站在窗边,双手插着口袋,嘴里叼着一根烟怔忡着出神,烟渐渐燃尽,长长的烟灰“吧嗒”断开掉在地上,他才一哆嗦回过神来,看了看地上的烟灰,他伸出右脚碾了碾,又心烦意乱地一脚踢开,散开的烟灰在灰惨惨的日光里蓬开一大团。

姜其峰厌烦地摆摆手,回身走到房间角落里的一张书桌前,坐下打开了电脑,熟练地打开了抖音直播,一张秀气白皙的脸庞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正用甜美的嗓音唱着情歌,不时地停下来娇俏地说:“谢谢这位宝宝的打赏,爱你哦。”

姜其峰皱起眉,打开私聊窗口,发送信息:“你怎么又在直播了,还对别人说爱呀爱的!”正在直播中的女主播停了下来,嘟起小嘴甜甜地说:“诶呀,人家今天的直播要结束了哦,宝宝们下次还要来看哦。”随即屏幕黑了,她下了线。

姜其峰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几声响后对面的声音怒气冲冲,丝毫没有刚才的动听:“你又想干嘛?你少管我!”姜其峰放软了声音说:“玲珑,我这不是为你好吗,你一个女孩子老这么抛头露面的怎么行。”电话那头的玲珑“嘻”地笑了一声:“抛头露面?我就做个直播!不做直播钱哪里来?你给我啊?”姜其峰又劝:“我不是说了吗,我养你啊。”

玲珑又声:“你哪里来的钱?就之前给我那十几万?够什么花?最近这情况,你还能上哪儿去弄钱?我想买个包,要十万呢,你能给我?”

姜其峰急了,连声说:“能给能给,你等我几天,我一定给你弄到。”玲珑又冷嘲热讽两句,才答应了最近暂时不直播了。

姜其峰挂了电话,心里却七上八下的,刚才说自己能弄到钱其实是在逞强,最近自己都快揭不开锅了,哪里还有钱给这个“女朋友”?原来玲珑是姜其峰在看直播时认识的一个网红,在打了很多钱之后发展成了线下男女朋友关系,姜其峰一度要求玲珑不要再直播了,表示想和她结婚,可是玲珑要求很高,经常向他要钱,姜其峰有些捉襟见肘,还在外面借了债。

姜其峰烦闷地刷着手机新闻,看到一条报道,说近期口罩价格水涨船高,原价几毛钱现在已经翻几倍,成为紧缺物资,请大家保持良好心态,不要哄抢。姜其峰灵光乍现,对啊,可以卖口罩!他当然没有口罩的库存,但现下管不了那么多,他想着,要是能以高价卖出去,得了钱再找便宜的口罩,不就能赚差价了吗?他为自己的小聪明沾沾自喜。

说干就干,姜其峰在网上找了几张口罩仓库的图片,抹去水印进行了伪装,用自己的微信大号发了朋友圈,配了文字说是自己朋友的仓库,想要买的私聊。

果然,很快就有好几个人找上门来想要买口罩和额温枪,他假意说帮忙问问有库存的朋友,随后用自己的小号加对方卖货,又约定说月底左右发货。

就这样,短短半个多月,他就敛财100多万。他把一部分钱用来还了之前欠的债,又给玲珑打了十几万,哄她买了包还能再买点小玩意儿,玲珑高兴了,答应他再也不直播了。

可是眼看快要到月底了,他原先设想的以次充好却难以实行,现在的市场上连最次的口罩都买不到!姜其峰慌了,当不断有人来催问发货时间时,他一咬牙,从家里的箱子底下取出了一枚印章,上面赫然刻着“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这个章是他去年刻的,是用来哄骗自己爸妈的。原来,去年和玲珑刚认识的时候,他在短时间内打赏了不少钱,才使得玲珑答应和他线下见面,但当时他其实已经两手空空了,这时恰好听闻自己老家拆迁了,于是找了个朋友刻了这枚章,伪造了一份市高院的申诉文书给年迈的父母,说自己碰上点事需要一笔申诉费。当父母慌慌张张将变卖拆迁房子得来的钱给他后,他就带着玲珑出去花天酒地了。

此时他又想到了这枚章,但这回不是骗骗家里无知的父母了。他狠狠心,用电脑快速打出一份“扣押通知书”,打印下来,然后在文书右下方用力盖上了章,并用手机拍下照片,逐一发给了下家,还小心地叮嘱他们别外传。

过了几天,依然有下家催得紧,他便又制作了一份“领取通知书”,表示货物即将到手了,将下家安抚住后就把他们都拉黑了。

姜其峰觉得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可是没几天公安机关就找上了门。

2020年6月29日,上海市青浦区检察院以诈骗罪对姜其峰提起公诉。2021年2月5日,姜其峰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十万元。(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方圆微信公众号 作者:单明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