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同事耍心眼,想踢走我升职,我不动声色用一招让他被开除

subtitle
泪咽且无声 2021-02-26 12:1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玫坐在王总对面,如芒在背。她做梦也没想到,到手的鸭子也能飞了!

毕竟她在建材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好几年,业绩排名在整个销售部数一数二,资历最老,工作最认真,她认为销售部经理的位置一定非她莫属。

可王总却问她陈斌怎么样!

陈斌?这个刚来公司不久,她一手带起来的徒弟?吴玫心中不服,嘴上却爽快地应着:“陈斌,年轻人,有干劲。”

王总点点头,说:“陈斌最近的业务量飙升很快,如果考虑到未来潜力,他是匹绝对的黑马啊。”

吴玫的心一沉,原以为升职机会近在眼前,偏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个人还偏偏是陈斌。

王总又慢条斯理道:“不过,吴玫啊,我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你,是因为看你一个女人不容易。所以,你还要多下功夫表现。机会难得,机不可失啊。”

吴玫的心如同一根弦,被王总拨得像在坐山车。她面含微笑,点头称是并向王总道谢,可心里早已乱成一锅粥。

她和陈斌什么关系?她一时说不清。总之这个小她五岁的男人,像一股清泉,浇灌了她贫瘠的心。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们会处在这种尴尬的境地,成为彼此最强劲的对手。

陈斌是一年前来到的销售部,部门经理把他安排在了吴玫手下,让吴玫好好带带他,说这是一个做销售的好苗子。

陈斌一米八几的身高,五官俊朗,一身休闲装,整个人看上去透着一种明朗,清爽。他跟在吴玫身后,吴姐长,吴姐短地叫着,还给她端茶倒水,打餐,收拾卫生。

刚开始,吴玫觉得陈斌对她好,只不过是想在她这里尽快学到销售的窍门儿。可是,吴玫慢慢发现,陈斌对她好,不仅仅在给她冲茶打餐这些细节上。她的办公桌抽屉里,总是有陈斌给她塞的各种零食,而且都是她的最爱。

一个奔四的职业女性自然明白陈斌如此对她的用意,但她心里还是泛起了一丝温情。

特别是后来的一件事儿,更加让吴玫对陈斌有了异样的感觉。那天,吴玫毫无征兆地胃疼,她趴在桌子上,疼得冷汗直流,连呼吸也不能。

陈斌看她如此,背起吴玫就往楼下跑。办公室在五楼,陈斌像脚下生了风,一口气把她背到地下停车场,已经累得满头大汗,大口大口地喘气。

吴玫被确诊胃出血,很快被送进手术室。医生说多亏来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术后,陈斌对吴玫的照顾更是细致入微。吴玫劝他回去上班,陈斌执意不肯,说吴姐你不知道,看到你生病的刹那,我突然觉得我的心疼得像被人剜下来一块肉,你这种情况,我决不离开你半步。

吴玫心头一暖,两人都沉默下来,只有目光激烈交融,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温情。

那次之后,他们的心仿佛一下靠近了好多。陈斌对吴玫的好不仅停留在口头的嘘寒问暖,还付诸了越来越多的实际行动。他甚至拿自己女友和吴玫做比较。

他说吴姐你不知道,我的那个女友简直就是奇葩,一天到晚除了问我要钱,还是要钱,而且还特别蛮横无理。那就是块冰,和她在一起我心寒。可是,您就不一样,我觉得您是团火,不仅照亮了我前行的方向,还温暖了我的心。

不管陈斌的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都成功地挑起了吴玫心里的那根弦,也让她和陈斌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因为她的婚姻也正处于水深火热中。

是她,照顾着卧病在床的婆婆,婆婆刚死,老公就提出了离婚。原来,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只不过为了让她帮自己照顾卧病在床的母亲,而他好在外寻花问柳。

她不离婚,是因为不甘。

凭什么,大好年华都给了他,给了这个家,他却在外面风流快活!吴玫没幻想男人回头,但她也没打算那么快就成全他。

所以,当对方把离婚协议拿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撕得粉碎,威胁他:想离婚,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于是,男人借口出差,很少回来。平时家里冷寂得如同一座坟墓,能把吴玫活活捂死。

恰在这时,陈斌犹如一束光照在了吴玫贫瘠寒冷的心上,让她枯萎的心有了一丝活泛。

几个月后,他们的关系有了实质性进展,那天,吴玫跑了一天,很累,看着冷锅冷灶的家,她有种想哭的冲动,吸了吸鼻子,打算随便做些吃的。

门铃响了,从猫眼看到是陈斌的时候,吴玫有刹那的惊愕,心里也升腾起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她跑到洗手间,简单整理一下头发,又以最快的速度涂抹了脂粉,恰到好处地遮盖住了脸颊上的两块黄褐斑。

门外的陈斌一身随意的浅灰色运动装,外加一双洁白的休闲运动鞋,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满满。

陈斌深邃的眸子里含着笑意,他举起手里的袋子,说:“吴姐,真没想到,这郭家羊肉粉这么招人爱,我从五点半排到了七点半,路上又怕堵车凉了不好吃,多绕了五公里,还好,热乎着呢,你快吃。”

吴玫鼻子酸酸的,她想起今天和同事念叨了一句,想吃郭家羊肉粉了,可惜,人多,要排队。

她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陈斌记在了心里。陈斌对她的好,到底触到了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

这就像在一个冬夜,快要被冻死的时候见到了一团火苗,哪怕很微弱,也想凑上去;茫茫沙漠里,快要渴死的时候,有人递过来了一杯水,没多想这杯水到底是纯净的,还是肮脏的,她只想接过来一饮而尽。

那天,两个人就因着一碗羊肉粉,有了在一起的契机。

之后,他们没有纠缠不清,吴玫不想。

她和陈斌之间隔着年龄的差距,更主要的是陈斌没有和女朋友分手的意思,而她还是别人名义上的老婆。

关键公司有规定,内部员工不许谈恋爱,更何况是她和陈斌这种的关系。

陈斌也心照不宣地不再提,只是间或投来一缕炙热的目光,把她的心灼得一痛。

本以为,两个人会继续这样相安无事下去。

可谁能想到,从王总办公室出来后,他们竟成为竞争对手。

吴玫不知陈斌是否知情,只见他仍客客气气地喊着吴姐,该帮忙的没少帮忙,该说笑的也照样说笑。

不知道也好。虽然他资历不如她,但她还是可以跟他来一次公平竞争。如果她胜出,他作为晚辈也应该无可非议。

从此,吴玫埋头于业务,把陈斌连同王总的话都抛之脑后。

没多久,吴玫再次被王总叫到办公室。但这次,王总却对她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王总气得脸色发白,指着她鼻子大骂:“吴玫啊吴玫,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也是老员工了,这么低级的错误也能犯?怎么能把别家客户的报价错发过去呢?你说这升职的关键时刻,你不是在打我的脸吗?”

吴玫一头雾水,完全不知所以然。王总又絮絮叨叨地数落她好久,她才隐约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她谈妥的一单生意,因为一张发错的报价单,对方有了要毁约的意思,还打电话过来把王总给训了一顿。

吴玫懵了,报价单不是她发的,但确实是有人用她的邮箱发过去的。知道她邮箱密码的只有陈斌一人。

就在陈斌用一碗羊肉粉彻底突破两人的界线后,有一天客户急要一份资料,吴玫当时不在公司,就打电话让陈斌来处理,把自己的邮箱和密码告诉了他。后来,她一疏忽,就忘记了改密码。

吴玫心里狠狠骂了一句,她没忍心行动,人家倒先下手了,前面的所谓真情流露原来不过是虚情假意。男人啊,果真床上床下两张脸。既然他的吃相都这么难看了,她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

她故作镇定,一番道歉,一番安慰,又给王总吃了一个定心丸,发誓说事情她一准会解决,到手的鸭子也飞不了。

王总冷哼一声,说如果吴玫不能挽回这单生意,恐怕就只能走人了。

吴玫对这单生意倒没怎么担心。

两年前,她因为做美容,在美容店认识了志趣相投的小美,后来成了朋友。最近她才知道,小美老公是一家电子公司的老总,这笔生意也是小美老公牵线的,据说还是很铁的关系。

都是朋友一场,只要有足够诚意就不怕摆不平。

吴玫把情况跟小美一说,小美立马就牵线搭桥,带着她登门道歉,她又主动给了相应的优惠。颇费一番周折,吴玫才把这笔生意挽回,由于她诚意满满,人家还多要了两台机器。

王总得知后,略略惊讶,很快眼睛便笑得眯成了一条缝,直夸吴玫办事能力强。

事情解决后,吴玫不动声色地看着接下来的好戏。

陈斌竟然带着她最爱吃的郭家羊肉粉,再次登门造访。他试图把吴玫拥进怀里,被吴玫巧妙地躲开,她笑意盈盈地问陈斌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陈斌略有些尴尬,却带着亲热劲说:“能有什么事儿,想你了呗,最近特别想你。”说着又试图去拉吴玫。

吴玫跳开,冷笑道:“得了吧,陈斌,有些事说破了就没意思了。咱们到此为止,我不跟你计较,你也别再惦记。拿着你的东西,现在就请离开我家。”

陈斌闻言稍作迟疑,最终开口:“那吴姐,你不会和我争这个位置吧?”

吴玫气乐了,陈斌到底还是嫩,究竟沉不住气。

她算是彻底看清了,自己在老公那个渣男那里受了伤,另外一个男人哪怕给她丁点儿的关心,她也觉得那是一团火,想要凑过去给自己一点儿温暖。

可实际呢?这个人更卑鄙,接近她,也只想从她这里得到一些工作上的好处,再顺便来一段不用负责的地下情,到了利益跟前,就会真面目毕露,毫不犹豫一脚踹开她。

吴玫笑得更冷了,“你放心,我不会像有些人那么卑鄙,争,也是凭自己本事,是我的就是我的。”

陈斌的脸顿时憋成了绛紫色,但他的语气舒展开来,“吴玫,你一个女人,这个位置不适合你,我觉得你应该把它让给我。毕竟,你以前的表现还是让我很满意,到时我绝对不会亏待你。

“你那天晚上的样子,你说我要不要跟其他人分享一下呢?”

像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来,吴玫打了一个寒颤,冷得上下牙打颤。她怎么也没料到,陈斌竟卑鄙至此。

如果说之前她还对陈斌念那么一点儿旧情,那么现在,她看着这个男人,只觉得恶心。

她的心被凌迟着,但她不能露怯,强硬地说道:“给我三天时间,陈斌,我会把一切都处理好。”

说完这句话,她把陈斌推出自己家,自己蹲在门后,双手撕扯着头发,发出呜咽声。

几天后,吴玫辞职。但同时,王总办公桌上,也多了陈斌吃回扣的证据,那是陈斌之前在她手下时,被她无意中发现的,她提点过他几次,他略有收敛。但证据还是落在了她手里。

很快,陈斌被开除!

吴玫和陈斌几乎同时离开公司,公司上下一片哗然。

王总一路哼着歌曲,来到了文颖的住处。

文颖搂着满是赘肉的王总,撒娇道:“我还真没看出来,你真有这个能耐,把他们两个一起赶出公司,什么时候我才可以上任?”

“宝贝儿,别急,在你们部门里,除了他们两个,估计也就你的业务能力最强了,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不成?”

王总一番甜言蜜语,意在让文颖以为是他为了她,才使招数把陈斌和吴玫赶出公司的。其实,今天的结果,早就是注定好的,他不过是在这块即将倒塌的朽木上略一用力而已。

隔天,王总被董事长召见,他心里暗暗窃喜,看吧,董事长也是个沉不住气儿的人,这么快,他的小情人就可以上任了。

没想到,董事长却把一沓资料摔在了他面前。他犹豫着打开那沓资料,很快,他的脸色便苍白如纸,头上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那是他和文颖的照片。

照片是吴玫寄给董事长的。

刚开始,吴玫并不知道王总和文颖的关系,直到王总把她叫进办公室,说有人用她的邮箱给客户发了错误的报价单。

吴玫去挽回客户的时候,客户给她透露了一个消息,客户并未打过电话向王总投诉,甚至都没打算再联系他们公司。那王总又怎么知道有这回事儿?还知道关键的问题在于哪份报价单?

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是王总和陈斌一起给吴玫下的套。

可吴玫还是想不通,扶陈斌上位,王总能得到什么好处?直到有一天,她在地下车库看到文颖上了王总的车,她才明白王总的真正意图。

在这次竞争中,王总拿陈斌当枪使,而陈斌,很傻很天真并且很卖力。不过,这也让吴玫认清了他的真面目,既然如此,她何不早早退出,跟他彻底划清界线?

还好,损失的只是一个职位,她还可以另谋高就。如果真搭上她的后半辈子,谁知道她以后要输掉的是什么。

她算是明白了,婚外偷食的人哪有什么真情实意,即使有,也是各取所需,遇到需求不一致的时候,自然分崩瓦解。

老公出轨,婚姻不幸福,其实,她完全可以选择离婚,光明正大地寻找自己的幸福,而不是用这种形式,把自己陷入这么一段不明不白、自毁前程的感情里去。

幸亏,她明白得还不算太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