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苏宁逃离足球场

subtitle
金角财经 2021-02-25 22: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周大锤

首发原创 | 金角财经(F-Jinjiao)

黄光裕寂寞啊。

有人说,黄光裕坐完牢出来,国美还在,苏宁没了。

出狱半年,2021年2月18日,他终于再次抛头露面,充满豪气地宣布自己要“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

原有的市场地位,指的应该是2008年,国美、苏宁两强并立,淘宝、京东还没有站上擂台的资格。

转眼山河变化,国美已经被苏宁抛在身后,而苏宁,也走到了生死一线的关口。

2月25日午间,苏宁易购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实际控制人张近东以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准备转让股份,预计转让比例高达20%-25%。

半年来的资金紧缺,加上押注蚂蚁集团上市失败,债务随时都会爆雷。最后扛不住的苏宁,把自己给卖了。

只是,苏宁集团旗下的足球模块,这种以“资本黑洞”著称的游戏,早已烧掉苏宁集团几百亿。它们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

无论当初多么风光,多有排面,这些俱乐部,都将会解散或者贱卖。

冲入足球场

不出意外的话,苏宁的股份会由南京国资接手。

2020年12月,苏宁资金链紧张的消息流出,张近东在苏宁总部等来了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双方深入沟通后达成共识:苏宁要活着,继续发挥行业引领作用,为南京的高质量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到今年2月19日,张近东在新春团拜上提出苏宁要自上而下地聚焦主航道、主战场,做减法、收缩战线,不在零售主赛道的,该关的关,该砍的砍。说完话不久,就做起了把自己出苏宁的准备。

苏宁太缺钱了。截至2020年3季度,苏宁易购合并口径负债总计1361亿元,有息债务规模逾700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6.16亿元。

更惨的是,疫情影响之下,苏宁2020年营收入不敷出,还不上。

1月29日,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预计2020年度营业收入约2575.62亿元至2595.62亿元,上年同期为约2692.29亿元。

利润方面,苏宁易购净利润为亏损39.53亿元至34.5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40.16%–135.0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65.87亿元至60.87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5.34%–6.59%。

两个亏损数额,中间差了20多亿的偶发利润,这些利润来自于卖股票、政府补贴。

换句话说,这笔钱去年赚了,今年就很难再有。

而已经陷入财务漩涡的苏宁,还拖着两个黑洞——江苏苏宁队和国际米兰俱乐部。

时间回到2013年,广州恒大史无前例地夺得了亚冠联赛冠军。企业家之间也广为流传一个小秘密:足球这东西,领导喜欢。

张近东很快觉察到了机会,那时苏宁正忙着开拓新的战场,大步迈向母婴、文化等产业。在2015年,张老板相中江苏国信舜天足球队,掏出5亿多,从江苏江省国信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手里接了过来。

同年,广州恒大第二次夺取亚冠联赛冠军。冲出国门,站在亚洲之巅的感觉,光芒万丈。

第二年,苏宁旗下体育财产集团,更是以19.6亿元的价格,收购意大利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68.5%股权。

玩进国际的张近东和苏宁,一时风头无两,堪称那批烧钱大军里最傲人的奇葩。

被黑洞捆绑

2018年,张近东之子张康阳接棒,以27岁的低龄成为国际米兰俱乐部史上最年轻的主席。

随后的苏宁集团年终大会上,张康阳谈起国际米兰的项目,很是得意:“我跟着几个85后、90后的苏宁人一起就做着这一份整个华夏大地没有人做过,也没有人敢做,甚至没有人敢说可以成功的一个项目……”

看得出他确实热爱足球,国际米兰的比赛几乎场场不落,上任后马上挖来功勋经理人马洛塔为国际米兰效力。

而张康阳带领下的国际米兰,改变也确实很明显。球队布局和侧重点逐步改变,竞技层面进步显著。

2017-2018赛季,国际米兰暌违6年后重回欧冠赛场,连续几个赛季里站稳在联赛欧冠席位的脚跟,甚至一度登顶积分榜,被看作意甲冠军的有力争夺者。在球迷们眼里,张康阳带来了让国际米兰复兴的希望。

希望是真金白银堆出来的。

以19.6亿欧元的价格买下国际米兰68%的股份,只是烧钱的第一步,有媒体报道称,张康阳接班以后,苏宁对于国际米兰的运营总投入达到6.25亿欧,接近50亿人民币。

在苏宁财务状况良好的那几年,这尚且是一笔巨额投入,资金链断裂以后,国际米兰更是成为了拖着苏宁快速下坠的黑洞。

2021年1月2日,新年的第一期《罗马体育报》丢出消息,说苏宁正在计划退出国际米兰,且已经与私募基金BC Partners接触,初步表明意向,但是双方开价相差太远,远远低于苏宁的心理预期。

根据《罗马体育报》等媒体的报道,鉴于国际米兰严重恶化的财政状况,苏宁可能在寻找投资伙伴,出售部分股权分摊压力,也不排除完全出售俱乐部的可能。

一般来说,开始出售股权,就已经踏出了撤退的第一步。早在当初苏宁接手国际米兰的时候,这天就已经注定——国际米兰是个吞噬一切的财务黑洞。

问题很严重,国际米兰缺乏造血能力,因为多年阔别欧冠掉出有吸引力的一流俱乐部行列,没有自主球场,球衣赞助额不高而且年限长,进欧冠吃力,进去后连续三年小组出局,队中具有巨星潜质、能包装高价抛售的球星少,好不容易有了个估值过亿的伊卡尔迪,又因为闹事不得不冷处理......

疫情爆发之后,票房全失,转播收入缩水,意大利减税优惠食言,种种因素交织之下,2020年11月国际米兰股东大会上出具2019-20赛季财报,暴亏1亿。俱乐部的财务问题空前严峻,,2020下半年只支付了两月薪水,其余还在拖欠。

屋漏偏逢连夜雨,意大利足协要求国际米兰在2月16日前付清所有拖欠的薪水,否则将可能被罚分。

苏宁后院起火,前线吃紧,匆匆忙忙之下,只能撤退。除了国际米兰运营造成的亏损,苏宁接手后还发行过两笔合共约4亿欧元的债券,都将在2022年到期,资金压力太大,不卖不行。

有消息称,即使已经决定放弃国际米兰,但苏宁还在观望,期待意甲国际米兰可以踢个好成绩,卖个高价。不过,目前国际资本对此尤为冷静。其一是认为苏宁要价太高了;其二则吃定了苏宁急于甩开这个黑洞,拖到最后必然会贱卖出去。

在这个消息放出来以后,国际米兰多场比赛里,表现惊艳。更在数日前,在同城德比中,3:0战胜AC米兰,一跃而上积分榜榜首。

然而,冠军并不代表就能卖个好价钱,不信你看国内的江苏苏宁俱乐部,不止卖不出价,甚至0元转让都没人接盘。

抛弃冠军队

同样被拖欠工资的,还有苏宁旗下的江苏队。

早在去年9月,就曾有媒体曝出江苏苏宁队延发球员薪水,当时俱乐部在消息传出后立马对球员们进行了补发,事件也随之平息。

然而,据《东方体育报》报道,补发之后,球员们就再也没收到过薪水,直到2021年1月12日,俱乐部才又给球员们发放了一个月中的一部分工资——苏宁球员的合同里,每个月的工资都分为两个部分。

苏宁对这支球队财务上的断供,不止体现在拖欠工资上。按惯例,苏宁高层会在每个赛季结束后与球员们进行一次聚会,上赛季苏宁队好不容易一鼓作气,先后击败上港和恒大,首次举起中超冠军的火神杯,却什么实际奖励都没有。

球员们只收到了一封祝贺信,没有庆功宴,更没有夺冠奖金。

夺冠的喜悦尚未消化,接连的爆雷就在这支球队里响起,特谢拉、埃德尔、桑蒂尼等外援先后离队,冠军教头奥拉罗尤辞职出走,苏宁放弃这支球队的意图毫不掩藏。

毕竟苏宁公司自己的财务已经一团糟,作为面子工程的球队,自然能省则省。

对内,苏宁让球员们签奖金确认表,用拖字诀稳住局面,对外,苏宁的高层急急忙忙寻找下家。

南京、苏州、无锡方面都有企业表现出过兴趣,可惜,绝大多数都最终放弃接盘——由于拖欠工资,截至目前,江苏队已经累计积压了5亿多的债。

最接近成功的那次是和无锡的接触,由于近在咫尺的苏州坐拥两支苏州东吴和昆山FC中甲球队,无锡也希望有一支城市球队。

这场谈判无限接近成功,失败的原因,据说是苏宁开出20亿的转让费用,导致无锡方面被吓跑。

最新的消息是,2021年2月25日,苏州与苏宁方面进行了接触,提出以赞助的方式参与俱乐部建设,并要求球队主场迁至苏州。但在赞助费用等方面,双方并没有达成一致。

眼看本月底的准入期限将至,如果实在转不出去,苏宁队唯一的选择只有就地解散。

照理说,一支冠军队不应该活得那么艰难,但苏宁队实在是赶上了一个巧妙的时机,投资人资金链危悬一线自身难保,又遇上政策大变,中足协的中性名政策,又一刀砍掉了球队们最大的投资价值——冠名权。

一支不能为投资人创造价值,又自带负债的球队,未来的走向已经昭然若揭。

看来,苏宁进军足球的国际玩笑,只能到此为止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