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499元的微信读书阅读器打算卖给谁

subtitle
中国新闻周刊 2021-02-25 18:09

文/吉安冰


2021年初,微信读书对外发布了将推出墨水屏电子阅读器的消息。

很快,微信读书阅读器便在应用内开放首批预约,共发售500台,售价1499元。

人们有些迷惑,从阅读服务延伸到硬件销售,微信读书不是先行者,在小屏端拿下海量用户和使用率的情况下,此时下场电子阅读器领域,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1499元的价格,更是让网友们感慨,“如今连个方便面盖板都买不起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微信读书电子墨水屏阅读器购买页截图

电子阅读器,被时间证明的伪需求?

早在电子阅读器问世的时候,关于读纸书还是读电子书的讨论便此起彼伏。

守旧派和革新派众说纷纭,你说你的传统,我说我的创新,两种阅读体验背后是两个庞大的产业。

显然,这种争论是没有结果的。

技术革新无法瞬间抹杀习惯和感受,而习惯和感受也会在岁月中悄然变化。

2013年,亚马逊旗下的Kindle进入中国,让我国电子阅读器迎来了投产的井喷期,以汉王、方正、联想、纽曼、翰林等为代表的国产电子书阅读器厂商品牌纷纷下场试水。

很快,人们发现,电子阅读器仅仅解决了终端的需求,阅读本身并不是单纯买一个能显示文字的平板就可以解决的,数字图书内容的缺乏,使得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选择不到优质的数字图书资源。

在数字图书资源的问题没得到妥善解决的情况下,行业就发生了变化。

“科技的发展从来不是单纯某一领域,而是齐头并进的,很多产品迭代甚至是消亡,不是自己没有进步,而是其他领域走得更快了一些。”

说这话的是上海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主任赵亮,在他看来,电子阅读器已经完成了它应有的使命。

智能手机普及了,从最初的通讯到如今的无所不能,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

智能手机以它高度聚合、小巧轻便的特点,迅速占领了人们的生活,通讯、支付、医疗、教育,当然也包括阅读。

“不仅如此,阅读的定义也更宽泛了,如今在广义的阅读定义中,观看视频、听小说、看文章都叫做阅读,图书已经不再是阅读的专属CP了。”赵亮说。

智能手机迅速崛起,电子阅读器的处境就变得相对尴尬了起来。

图/图虫创意

为了抢占用户,各个阅读平台不惜耗费巨资签约作家,推出属于自己的优质内容。

基于移动端的阅读APP比比皆是,甚至不少国产手机在内置系统中都会加载1-2个不同品牌的阅读APP。

数据能说明一切,2011年,全球电子阅读器出货量达2320万台,增长率超过100%。从2012年起受智能手机普及、阅读资源匮乏、盗版横行的影响,全球电子阅读器出货量锐减,2012年全球电子阅读器出货量锐减为1480万台,并且逐年递减态势明显,2017年全球电子阅读器出货量为715万台,不足2012年出货量的一半。

根据智研咨询的预测,2020年中国电子阅读器出货量为237万台,到2023年可能会增长到275万台。

这个量级的出货量,相比起智能手机来说恐怕连零头都算不上。

用罗永浩的话来说就是:“基本不赚钱,就为交个朋友。”

微信读书,在这个时机下场电子书阅读器,图什么?

闭合生态,垂直内容,过于自信?

在电子阅读器高速发展的年月,各厂商纷纷在小伎俩上做文章。

护眼柔性光、屏幕尺寸、背光亮度、内存容量、阅读器质量,以及系统UI设计等等。在各家厂商厮杀后,如今的电子阅读器在技术标准上,基本已经没有太多壁垒,技术高度趋同。

上海市图书馆副馆长刘炜,多年来尝试了多个电子阅读器产品,自己和家人至今还在使用电子阅读器。

刘炜以自己正在使用的电子阅读器举例,“它背后依托商店市场,有海量资源,下载方便,其次结合了电子笔记的功能,还结合办公环境,可以听写、OCR甚至结合AI,可以做办公会议记录和摘要,并且可以随时同步到自己的手机等移动终端,让工作变得便捷。”

在刘炜看来,国内电子阅读器作为数字阅读和电子办公的终端设备,还是有一定市场空间的。

“我进行专业阅读的时候,不能用手机或者平板电脑,会分心,根本干不成事,用电子阅读器效率就会变得很高。”

“手机是朋友圈和短视频的天下,严肃阅读根本无法抵御这么大的诱惑。”刘炜说。

作为专业人士,刘炜在乎的核心指标是“资源、开放性和多样性”。

令人吃惊的是,即将上市的微信读书阅读器竟然是一款闭合生态的产品。

它不能下载其它阅读APP、没有浏览器、甚至不能利用USB连接电脑,更不可能完成办公辅助,这款阅读器的唯一卖点只有微信读书的资源。

在刘炜看来,微信读书此举也许来自对自身海量用户的自信,但并不看好其市场前景。

2015年问世的微信读书,基于微信用户的强联系,让阅读和社交有了关联。为了留存读者,微信读书采用了阅读时长激励制度,通过阅读获取书币,用书币购买图书再进行阅读,并形成了相对良性的正向循环。

在分享和互动的社交中展示已读书籍,阅读排行和阅读时长,这点和曾经爆红的微信运动如出一辙,成功原因的背后仍是即时通讯软件带来的社交属性。

不仅如此,在微信读书中的笔记划线功能,也让很多读者感到新鲜,在阅读过程中不仅可以留下自己的评语还可以看到其他书友们的点评。

去年5月,阅文新团队宣布决定下线微信读书针对阅文版权内容的限时免费运营活动,自此微信阅读的产品免费期落下帷幕。

2020年12月26日,阅文集团内容合作伙伴大会上,首次公布了微信读书数据:微信读书累计注册用户已达2.1亿,其中纯出版类用户的日活跃量也已超过200万。

今年春节假期后,微信的春节报告中显示,在春节期间,所有微信读书用户阅读总时长为1935万小时。可见,免费期结束并没有影响用户的使用。

但并没有任何数据可以指出,这些用户会心甘情愿选择一台闭合生态且价格不菲的电子阅读器。

图/图虫创意

不为竞争,为给用户更好选择?

微信读书相关团队表示,微信读书阅读器这个硬件并非是为了和Kindle竞争,只是把这个设备当作是手机设备的延伸,给喜欢重度阅读的读者用户一个更好的选择。

在微信读书宣布电子阅读器计划后,中国新闻周刊联系了掌阅集团相关负责人,交流中,掌阅对自己的产品仍然很有自信。“掌阅是目前大陆电子书阅读器市场上鲜有的同时拥有强大自研团队和图书版权的公司。对于我们来说,充分发挥技术+内容相结合的优势、持续生产符合国人阅读习惯的产品是掌阅iReader始终坚持的路。”

随后该负责人留下这样一句话:“无论市场如何改变,掌阅始终坚信,只有把产品做到极致才能做到领先。”

近年来,在一系列资本运作后,腾讯在网文领域的优势,的确是其他电子阅读器入局者完全不具备的。除了旗下的阅文集团外,今年1月,腾讯和阅文还正式成为中文在线的战略投资方,后者将其作品的网络传播权、版权和部分分发权授予阅文。

有分析人士称,在网文重度读者和重视社交性的用户面前,微信读书阅读器的优势会更明显。此外,背靠阅文和中文在线庞大的版权库,也可以为后续内容服务收费埋下伏笔。

的确,不管是用户数量还是内容数量,微信读书在国内数字阅读市场上掌握了巨大的优势,试水电子阅读器看上去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在此次微信读书电子阅读器公布定价之前,有微信阅读的读者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假如是购买两年的会员,可以免费获赠一台阅读器,自己会考虑购买。但目前的方式是购买一台1499元的电子阅读器,可以获赠一年微信读书会员,这让曾经心怀憧憬的该读者感到失望。

在赵亮看来,“他卖1499也好,卖4199也好,价格可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重要的是,电子阅读器或许已经失去了爆发时期的魅力,人们已经习惯了用手机阅读,为什么还要回到电子阅读器上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