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拉家常,释法理,领导干部带头办案,群众服气!

subtitle
最高人民检察院 2021-02-25 14:2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充分发挥“头雁效应”

提升案件办理质效

对于甘肃省永登县的村民高老汉而言,2020年有些不寻常。

为了儿子的案子,他奔波了近20年。这一年夏天,甘肃省检察院检察长朱玉来到高老汉的家中走访。针对案子相关的一连串疑问,朱玉一一解答。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一番拉家常、释法理之后,高老汉渐渐理解了检察机关对案子的处理决定。这次接访后不久,他便拿到了补偿款和司法救助金,近20年的奔波终于有了令人满意的结果。

在全国各地,像高老汉一样,由院领导接待信访,矛盾纠纷最终得以化解的案例还有很多。案子判了,法律程序也没问题,可是当事人就是不理解、不满意怎么办?在最高检的部署下,越来越多的领导干部带头办理信访申诉积案,啃“硬骨头”,用心用情用力呵护“群众满意”这个易碎品。领导干部带头办案的“头雁效应”正在显现。

办重大疑难复杂案件

啃最难啃的“硬骨头”

人不率则不从,身不先则不信。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领导机关是国家治理体系中的重要机关,领导干部是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关键少数”,对全党全社会都具有风向标作用……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带头冲在前、干在先,是我们党走向成功的关键。

对于检察机关而言,办案是第一位的。领导干部带头办案既是履行检察官职责的具体体现,也是落实司法责任制的应有之义。

新一届最高检党组履新以来,最高检先后出台了《关于检察长、副检察长、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办理案件有关问题的意见》《关于进一步做好大检察官接访和主持公开听证实录等相关工作的提示》等文件,对检察长带头接访办案提出更高更细致的要求。

在今年1月召开的第十五次全国检察工作会议上,最高检领导再次对领导干部带头办案作出要求:院领导应当主要办信访申诉案,从中发现、解决许多监督办案和检务管理中的深层次问题。

数据显示,2020年,从最高检到省院、基层检察院领导干部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案件类型覆盖“四大检察”,全国检察机关入额院领导共办理案件60万余件,其中各级检察院检察长办理6万余件,占10.2%。

时光的镜头拉回到2020年2月26日,正是疫情防控最吃劲的关键阶段,这一天,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贾宇前往宁波市北仑区,办理一起死刑二审上诉案。

案情疑难复杂,如何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又保证办案质量?作为主办检察官的贾宇审阅全部案卷材料后,带领办案组人员实地走访查看案发现场,与公安机关召开案件讨论会,进行证据复核。在全面做好防护的情况下,贾宇带领办案组人员到看守所提审上诉人王某,当面听取其上诉理由。“一审判决中,部分抢劫罪的行为应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非抢劫罪,建议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总体量刑上一审判处王某死刑量刑适当,建议维持。”二审庭审中,贾宇依法出庭履职,提出意见。2020年4月20日,浙江省高级法院作出二审判决,全部采纳了出庭检察员意见。

针对社会广泛关注的南医大杀人案,时任江苏省南京市检察院检察长范群担任案件承办人,多次召开专门会议就案件批捕、公诉作出细致布置与指导。针对这起超过20年的积案如何适用法律,范群和其他办案人员认真研究相关法律,并召开检委会专题研究。最终,南京市检察院通过江苏省检察院向最高检报请核准追诉申请。最高检作出批复,决定对犯罪嫌疑人麻继钢核准追诉。杀人凶手最终受到应有的法律惩罚。

2020年,各地检察机关纷纷出台举措,将入额院领导带头办案真正落到实处。福建省厦门市检察机关出台《入额院领导直接办理案件实施细则》,同时细化权限、突出办案亲历性,在轮案方式、办案类型、办案单元设定等予以细化。江苏省苏州市检察机关将院领导办案纳入基层院考核重要业务指标之一,把基层院检察长考核、院领导考核与基层院考核办法挂钩。年底对全市两级院领导办案情况进行抽查,对基层院“一把手”和其他院领导全年办理实体性案件少于5件、10件的,取消评先资格。

“检察机关领导干部通过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并总结经验,发现深层次问题,作出有针对性的决策,可以有效预防、解决检察管理、司法办案中的问题,对推进法治建设和社会治理具有重大的推动和促进作用。”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经开区分局局长李晴此前接受采访时这样评价。

主持公开听证

让公平正义可触可感

重庆市检察院检察长贺恒扬在主持一起司法救助案公开听证时,曾提到检察机关办案要做到三重境界:一是明辨是非、定分止争,二是案结事了、息诉罢访,三是促进管理、创新治理。

有的案子判决结果没问题,达到了“明辨是非、定分止争”的境界,可是案结事未了,当事人的心中还有疑问,比如为什么案件事实这样认定?检察官为什么这样处理?对这些疑问,公开听证来解答。

2020年,从最高检到基层检察院,越来越多的院领导、“一把手”带头主持公开听证。张军、童建明、张雪樵、陈国庆……在主持公开听证的领导干部名单中,一串串熟悉的名字涌现出来。安徽、重庆、吉林、青海、贵州、山西、江苏、四川、陕西、辽宁、河南等11个省级检察院的检察长亲自主持听证会,取得了较好的示范效应。

这一年,最高检领导主持公开听证的现场情况以及部分省级院大检察官主持公开听证实录被媒体刊发出来。从这些报道中,我们也许可以一窥“示范效应”究竟示范在哪。

——讲情理,让当事人感受到司法温暖。

“你们吃过早饭没有,穿得暖不暖和?”“我们吃过了,穿得可暖和……”在一起刑事申诉案件的公开听证会上,作为主持人的最高检副检察长陈国庆在会议召开前,见到申诉人孙某及其母亲王某时,关切地问。本来有些紧张的申诉人心里暖和了不少,也放松了不少。

听证会上,针对孙某家庭的困难情况,陈国庆介绍了该案后续开展的司法救助相关工作,并对王某进行了释法说理。看完原审被告人的道歉视频、听了听证员关于案件的交流互动及评议意见后,申诉人表示服判息诉。“太感谢你们了,我们一定好好过。”孙某和母亲王某表示。

如果把刊发的领导干部主持公开听证的案子串联起来,发现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即体现了既要讲法理又要讲情理,既依法调解矛盾,又将心比心、换位思考,用情感促进相互沟通,真正化解了申诉人的心结。

——释法理,为社会提供鲜活生动的法治宣传课件。

记者注意到,领导干部在主持公开听证的过程中,不仅仅承担着主持人的角色,同时还是普法宣传者。在主持听证会的同时,他们往往注重对案件进行评析,对案件中涉及的问题进行释法,同时向社会公众宣传讲解检察机关相关工作。

在江苏,省检察院检察长刘华对一起损害赔偿纠纷案主持公开听证。这是因宅基地纠纷引发的案件,案件本身并不复杂,司法机关作出的判决也并无错误,但信访人认为村委会当年出的证明影响了案件审理,多年来一直申诉信访。在听证会最后,刘华提到了案件给基层组织的警示,即慎重行使“证明权”,“尤其是涉法涉诉证明,一切活动都要在法律规定范围内进行。”

在吉林,省检察院检察长尹伊君就一起涉农案件主持召开公开听证会,作为主持人的尹伊君结合案件办理情况和听证员评议意见,围绕争议焦点对案件进行综合评判,并进行释法说理。“尹伊君检察长主持听证会,选择这起案件公开听证,体现了省检察院对农民群体合法权益给予的充分保护,给了他们一个充分表达诉求的机会,让当事人感受到了司法机关的客观公正。”观摩此次听证会的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敦化市大石头镇三河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谷凤杰这样评价。

带头办理信访积案

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

领导干部带头办案,就要办疑难案、复杂案,解决群众的揪心事烦心事操心事。而老百姓的揪心事烦心事操心事当中,首推信访申诉问题。

据统计,2020年1月至10月,全国省级院检察长亲自接访案件48件。从接访案件类型看,刑事申诉案件数量最多,其次为民事监督类案件和行政监督案件等。

申诉案接访老大难,“老大”带头接访就不难。2020年3月,最高检在全国检察机关部署开展为期一年的信访积案清理活动。活动开展伊始,最高检每位院领导和检委会专职委员分别选择2到3件挂牌督办的疑难复杂信访积案进行包案化解,亲自督促指导,其中张军检察长包案2件,其他院领导和检委会专职委员共包案16件。目前,这18件信访积案已全部办结。

同时,各省级检察院均成立了由院领导担任组长的信访积案清理活动领导小组,专门研究部署本地信访积案清理活动。

就在最高检对各地信访积案清理活动进展情况通报后,已有一案在手的江西省检察院检察长田云鹏又包案5件化解难度大的“钉子案”。每一件案件,他都带案下访,到信访人所在地做工作,最终全部予以化解。

湖北检察机关则从强化领导责任做起,对排查出来的积案100%落实领导包案,包案领导面对面倾听信访群众诉求,找准化解信访矛盾突破口,攻克阻碍矛盾化解的“娄山关”。

据了解,辽宁、安徽、山东、广东等省级院检察长带头包案,审阅案件材料、研究化解措施,到信访人所在地了解其最新情况和真实诉求,面对面释法说理,协调解决合理诉求,主持公开听证等,推动了一大批难啃的“骨头案”尽快妥善化解。

司法为民是具体的,它体现在一件件具体案件中、一个个办案环节上。领导干部带头办案,就是用实际行动为基层干警“打个样”,用实际行动践行“让释法说理成为自觉和常态”,也是从更深层次兑现“以人民为中心”的庄重承诺。

领导干部带头办案:作表率 树标杆

2020年11月,山东省寿光市检察院代检察长宋教德对一起因邻里纠纷引发的故意伤害拟不起诉案件主持公开听证会。

十五检会议提出——

“领导干部带头办案是政治能力建设和业务能力提升的检视平台,是提升基本能力的重要抓手,必须抓实。”

▶ 2020年3月,最高检在全国检察机关部署开展为期一年的信访积案清理活动,最高检院领导和检委会专职委员包案化解疑难复杂信访积案——

最高检检察长张军包案2件,其他院领导和检委会专职委员共包案16件

截至目前,18件信访积案已全部办结

2020年9月,最高检副检察长张雪樵带队赴广西百色、贵州黔西南、云南曲靖等地现场办案。在检察机关的督促下,万峰湖湖面非法养殖等可视污染类问题彻底解决,共拆除非法养殖网箱539323平方米。“万峰湖专案”是最高检直接立案办理的第一起公益诉讼案件,张雪樵任专案组组长。

2020年11月,最高检副检察长陈国庆专程赶到河南省郑州市检察院主持孙某刑事申诉案听证会,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有关法律规定,并充分参考听证员的听证评议意见,陈国庆当场宣布了合议意见。

▶ 2020年11月,全国检察机关信访积案清理和集中治理重复信访专项工作会议召开,会议强调“领导包案,明确责任到人”

1月至10月,全国省级院检察长亲自接访案件48件

▶ 2020年1月至9月,全国检察机关检察长及受检察长委托的副检察长共列席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8249人次,同比上升27.6%

其中检察长列席4233人次,占列席总人次的51.3%

▶ 2019年11月至2020年12月,检察机关开展“加强行政检察监督促进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专项活动,专项活动期间,认真落实领导干部包案制度,各级检察院院领导包案化解行政争议2700余件,占化解案件总数的44%

带头办案产生了“化学反应”

全国人大代表

柳州市人民医院外科专业基地副主任 吴刚

司法体制改革后,中央和最高检明确要求检察机关的领导干部要带头办案,这个方向非常好。我很关注检察机关领导干部带头办案,尤其是在办理疑难复杂案件中发挥的“头雁效应”。

我认为领导干部带头办案“头雁效应”能带来三个“化学反应”:一是有力推进检察官聚焦主责主业,提升办案质效。广西检察机关着力优化“案-件比”,从2019年的排位靠后,到2020年跃居全国第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二是有力推动“四大检察”“十大业务”全面充分协调发展。以前重刑事检察的情况比较普遍,现在民事检察、行政检察、公益诉讼检察工作都赶上来了。三是有力推动检察官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保障人民权益,维护司法公正,切实让人民群众诉求得到依法妥善、公平公正处理,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检察长一线啃“骨头案”

上饶市检察院检察长黄严宏在该院视频会议室作为公益诉讼起诉人出庭履职。

2020年3月25日,由江西省上饶市检察院提起的一起侵害英烈名誉民事公益诉讼案件,远程在线开庭审理。上饶市检察院检察长黄严宏作为公益诉讼起诉人出庭履职。

2019年,彭某在微博一篇哀悼英烈的文章下发表侮辱评论,引起广大网友愤慨,当地公安机关对彭某不当言论行为给予拘留十五日处罚。上饶市检察院根据线索立案调查,发出诉前公告,办案检察官赶赴英烈近亲属居住地天津,当面征求意见,在英烈近亲属支持下,对彭某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庭审中,黄严宏指出,彭某发表侮辱英烈的言论,在社会上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侵害了英烈名誉,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应当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民事责任。法院当庭宣判,被告彭某应在判决生效之日十日内,在全国公开发行的媒体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彭某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2020年6月9日,景德镇市检察院检察长刘鸿斌对占某等27人涉黑案出庭支持公诉;2020年7月15日,上栗县检察院检察长周波对一起非法炼铅污染环境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出庭支持公诉;2020年8月17日,宜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小龙对一起25人涉黑案出庭支持公诉……在江西,检察机关入额院领导一线办案已成常态。

2020年8月,江西省检察院出台了全省检察机关入额院领导办理案件有关规定,对入额院领导办案数量、比例和办理重大复杂等案件类型范围予以明确,实行办案情况双月通报制度。

规定还要求,上级检察院每年应对下级检察院入额领导干部全年办案工作情况进行通报,并考核下级检察院检察长办案情况,督促入额院领导干部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以及涉黑涉恶等案件。

2020年,江西省三级检察院入额院领导直接办理案件3.5万余件,其中检察长办理5086件。

▶ 2020年,全国检察机关入额院领导共办理案件60万余件

其中检察长办理6万余件占10.2%

▶ 2020年,全国检察机关入额院领导办理案件类型:

刑事检察类(含刑事执行检察、未成年人检察、控告申诉检察)42.7万余件,占70.7%

民事、行政检察类4.5万余件,占7.6%

公益诉讼检察类9.7万余件,占16.2%

案件管理类3.3万余件,占5.5%

(检察日报 白鸥 邓铁军 胡文星 卢金增 刘燕云 郑燕飞 刘珊 吴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