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人人都是收藏家?2020潮流艺术之爆点

subtitle
有盐 2021-02-22 07:19
“潮艺术(URBART)是每一个时代的都会发生的审美倾向的改变与涌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0年12月11日,靠卖盲盒起家的泡泡玛特正式登陆港交所,成功挂牌上市,市值破一百亿。

而仅在几年前,泡泡玛特登陆资本市场的行为却以失败告终。它曾于2017年1月登陆新三板,但已于去年终止挂牌(退市)。

▲ 泡泡玛特招股书(2017~2019年)

两年时间,净利润激增的原因很多——Z时代的崛起、新消费时代的到来、IP产业的成熟、电商服务的发展等等,但这其中潮流艺术似乎是盲盒的独家武器。

▲ 2020年12月3日,富艺斯亚洲区主席及拍卖官陈遵文(Jonathan Crockett)拍出全场最高价拍品奈良美智《温室女孩》,逾1.03亿港元成交,成为艺术家拍卖纪录第二高价作品

如今大街小巷的“盲盒文化”再到各类潮流艺术家联名款的盛行,标明着“潮流艺术”在这个时代的兴起。同样地,不仅仅是普通人,明星、潮流人士等也都无法抵挡对潮流艺术家kaws、村上隆等的魅力。潮流艺术家的作品似乎已经变成了千禧一代的“必备收藏品”。

▲ 泡泡玛特门店

2020盲盒的横扫,是否是潮流艺术兴起的标志之一?

2020,又是否能成为潮流艺术的崛起之年??

2020

什么是潮流艺术?

2020年终盘点

“潮艺术”在英文里并没有明确的翻译,也称为“URBAN ART”,一般在中文里被翻译成为“潮流艺术”。

从去年开始风靡的“盲盒文化”来说,其中泡泡玛特尤为突出,泡泡玛特共运营85个IP,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Molly”。泡玛特遇到Molly之前,仅是一家发展了5年连年亏损卖潮玩的连锁店。

▲ 泡泡玛特用了不到3年将Molly系列销售近3亿

Molly的父亲是香港设计师Kenny Wong,在2011年任职香港专业插画师协会副会长期间,Kenny荣获了香港十大杰出设计师奖。在与泡泡玛特合作之前,Molly究曾与多家潮玩合作。

由此,不禁疑问潮玩和潮流艺术的界限在哪里?

在2020年,陆蓉之老师于“凤凰艺术”撰写了一系列潮流艺术的专业学术文章。在她看来,当下的潮流艺术与当年波普艺术有着历史上的渊源。

“潮艺术(URBART)是每一个时代的都会发生的审美倾向的改变与涌动,所以,潮艺术既不是某一种理论带动的艺术共相,也不是某一种具有共通性的艺术风格的聚拢与标榜。最容易让大家理解潮艺术的形成和发展的原理,就是从‘基因检测的祖源分析’的途径,来理解自古以来潮艺术在任何地方、任何时代都能够以其相似/相异的面貌而生生不绝的奥妙。

▲ 安迪·沃荷(Andy Warhol), 《超人》,1961,图片来源:陆蓉之提供

20世纪中期诞生的波普艺术,是第一个以‘基因检测祖源图谱’的概念所能解析的艺术创作行为,有别于先前的印象派、野兽派、表现主义.....等艺术家的鉴别模式,都取决于艺术作品的品相共通性的结果,而不是依照作者的基因祖源图谱去分析。”

由此可知,潮流艺术实则是一个流动的定义。与严肃的艺术相比,潮流艺术与大众、商业、生活的边界似乎并不存在。或许百年后的艺术学者才能更准确的定义何为当下的潮流艺术,而身处当下的我们只能透过潮流艺术的标志性事件来判定潮流艺术的边界。

▲ KAWS 《THE KAWS ALBUM》 成交价$115,966,000(Sotheby's)

2019年5月,香港苏富比拍卖,KAWS的作品以1.1597亿港元成交,此次事件让艺术界不得不重新审视潮流艺术的位置,也正因为此2019年被称为世界潮流艺术的崛起之年。

而时针拨到2020,潮流艺术正式走进中国、走进大众。丹尼尔·阿尔轩(Daniel Arsham)的雕塑《火山灰,硫化矿侵蚀的保时捷》在尖沙咀K11 MUSEA于去年四月正式亮相,引发讨论。

▲ 《火山灰,硫化矿侵蚀的保时捷》

也许,正是因为潮流文化逐渐从亚文化转化为一种主流文化,潮玩的艺术性更趋向于大众的喜好和亲民性,才能让更多人可以开始对此购买和收藏。目前,对大众而言,潮玩也是收藏经济的体现。

陆蓉之在潮流艺术系列文章中曾写道,“其实,潮玩的源头,最早应该是在日本50年代一家经营困难的糖果商起始的“食玩”构想,是一些儿童食品、糖果所附赠的的小玩具,引起孩童的收集的乐趣,来增加产品的销路。开始时附赠的只是陀螺,弹珠等小玩意,没想到后来会发展成一个庞大的消费市场,现在有贴纸、卡片、徽章、绘本、漫画、拼图、塑料模型、公仔、迷你车、乐高、奖品兑换卷、网游点卡、游戏CD、音乐CD、文具用品、化妆用品、包包、毛绒玩具、钥匙链等等,几乎涵盖了潮玩的所有类别。”

▲ 潮艺术家身价排行榜

而在中文语境中,百度百科将潮流玩具定为是一种融入艺术、设计、潮流、绘画、雕塑等多元素理念的玩具,1999年由香港设计师刘建文(Michael Lau, 1970-)开创,种类包括可动人偶、搪胶玩具、日本软胶、树脂玩具、平台玩具、盲盒公仔等,尺寸由几厘米到几十厘米不等。

▲ 村上隆《Hiropon》蓝色头发版本在2002年的佳士得拍卖行以427,500美元的价格成交

陆蓉之认为:潮玩远远不止于潮流玩具而已,从早期的食玩、体育卡收集热潮,到动画界的衍生品市场,相关的海报、贴纸、胸针、文具等,无一不是粉丝抢购的对象。潮玩,已经是年轻世代的审美情趣,也是他们生活的一种态度。目前,在中国、日本、韩国和香港、台湾地区方兴未艾,是一种为数庞大、普及大众的粉丝经济,和西方国家对“收藏级玩具(Collectible Toy)”的精英策略还是有所差别的。英美的波普艺术先锋,突破了高低艺术之间的藩篱,如今这股由亚洲人口优势,群众按赞点选的流量为王实力,逆袭由少数精英掌控的当代艺术世界,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了。

2020

2019年兴起的潮流艺术

2020年终盘点

2020,正如各行各业一样,艺术市场亦经历了漫长的复苏。而在过去的一年中,潮流艺术相关的展览却有增无减。

在此,“凤凰艺术”为您挑选出2020最具代表性的潮流艺术活动,以回顾这艰辛却又充满色彩的一年。从中我们亦会发现这些潮流艺术活动的共同点——当代态度、不忘传统。

FAS 2020北京潮流艺术展

动漫、游戏、多媒体、科技、影视、二次元……如何在艺术展览得以呈现?

除了绘画和雕塑,玩具、手办、电音、国潮......日常生活的种种也是艺术?

一个新的团队,FAS潮流艺术空间试图解答这些问题。在今年6月,他们在松美术馆举办了“FAS北京潮流艺术展”。

▲ 松美术馆展览现场

▲ 艺术家田晓磊的多媒体游戏作品“逆行”障碍跑

▲ 艺术家池磊的Modern Snake一件灯光LED装置发光的眼镜蛇

▲ 室外有一件骆宗杰的充气装置

除了国际大咖以外,国内的潮流艺术动向也不容小觑,FAS通过多年的寻找和专业的艺术评估,呈现了一些列最有前景且作品独特的艺术家,比如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的绘画、陈飞的绘画和玩偶、玩具手办界大咖擦主席的工作室现场、田晓磊的多媒体互动艺术装置,还有秦铃森、王加诺、刘銧銧、李文杰、陈轩荣、万朵云、白乂乂、赵一浅、鞠方、张心一、尤阿达、Dash等艺术家各来带精彩纷呈的作品。

这不可能——FAS潮流艺术文化展

12月19日, “这不可能-FAS潮流艺术文化展”在今日美术馆三号馆正式开幕。展览整合了40余位顶流国潮与国际艺术家的作品,用想象力冲破艺术与潮流、时尚与科技、传统与未来之间的种种边界,构造一场独特的沉浸式体验。

▲ 今日美术馆展览现场

展览以艺术家原创、私人收藏、多元跨界为线索,涵盖了曾梵志、史金淞等国内著名当代艺术家的最新潮流作品,也包括了草间弥生、村上隆、空山基、KAWS等国外艺术家的代表潮流作品。

▲ 曾梵志限量潮玩

▲ 史金淞作品

展览的大部分空间给予了国内先锋艺术家,为他们提供充分发挥想象力的土壤,以此让“国潮”中的文化符号与传统美学碰撞。

MoCA动漫美学双年展史努比70周年

《花生漫画》继1990年在巴黎卢浮宫举办“流行史努比”展览后,再次与艺术馆合作,于MoCA推出“MoCA动漫美学双年展史努比70周年”展。

MoCA以“爱、希望与梦想”为线索,邀请20位来自不同背景、不同年代的中国当代艺术家,透过绘画、新媒体影像、雕塑、音乐等多重创作手法勾勒出他们印象中的Snoopy

▲ MoCA展览现场

动漫形象向来是潮流艺术的主体之一。从机器猫到史努比,近年来一批海外经典动漫形象通过开放式的展示和互动活动在全球掀起怀旧风的潮流艺术浪潮,其背后离不开成熟的产业链支撑。

业内人士分析,从电视和电影生产,到乐园经济,再到衍生产品的开发设计,可以发现优化的传播平台和市场资源配置,是近百年来一些海外动漫形象蓄积的“全产业链”优势。

▲ MoCA展览现场

为了前方——张光宇艺术12燃

张光宇,被称为“国潮艺术第一人”。他是中国现代视觉、城市文化、大众传播的先行者;中国漫画、中国动漫电影的奠基人。

无论是何种创作形式,张光宇的作品总是发表在大众媒体上,不为官商,而为市井百姓。他与时代共生,如同他笔下象征勇士的漫画战士向一个堡垒进攻。

▲ 嘉德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嘉德艺术中心此次展览名为“为了前方”,策展人吴洪亮取自张光宇在抗日战争时期为前线做文艺宣传举起的标语。在这个动荡的庚子年之末,回顾历史,亦是为了更好的前方。因此这是一个关于“前未来”的展览,核心是为了未来。

对于本次展览,陆蓉之如此评价“现在我正研究着‘潮艺术‘,可是很多人对‘潮艺术‘的定义是从西方的角度出发的,而我更重视的是‘国潮艺术‘、‘中国潮流‘。我觉得张光宇先生的跨领域海量创作,几乎涵概了我定义‘国潮艺术‘的所有特质。”

▲ 嘉德艺术中心 展览现场

徐震 X 周大为 X 潘玮柏:FREE YOURSELF

这次联名作品延续了徐震®从大众文化中提取视觉符号的想法,并与潘玮柏的潮流嘻哈精神相融合,用“Free Yourself”试图传递着一种随性独立的生活态度。

这次联名不仅是一次绝佳的视觉感官体验,同时也在探讨大众文化与潮流艺术的共生关系。

▲ 徐震 x 潘玮柏 x TRICE 联名限量,金属的语言- Free Yourself!

此次合作的灵感来源于徐震的标志性作品——“金属的语言”系列,徐震®搜罗了各种国外公共漫画和新闻里的短语,制作成闪闪发光的金属链条,把它们无序地拼贴在镜面上,做出了一种固定弹幕的对话框效果。

徐震将艺术的商业性摆在台面上,曾在艺术圈内引来诸多争议。但徐震本人表示:商业和市场,其实就是艺术创作的工具,就像艺术家们手中的一支笔、一罐颜料,商业也应该被视作一种工具,只是看你如何去使用和利用它。

“上海广场” X 没顶公司

当代艺术是一种脱胎于经济文化的意识形态,策展人和艺术家都在努力拓展其边界与形式。21年前的上海广场联合国内艺术家共同策划了一场轰动一时的当代艺术展“超市展”。上海广场与没顶公司联合再次举办的包含9位艺术家在内的当代艺术展“上海广场”。新时代的商业越来越注重将文化全方位渗透场景体验,寻求人与社群、艺术文化、美好生活的价值重合机会点。

▲ 交流(挤压,拉伸,长高),树脂、喷漆,500 x 615 x 380 cm,徐震®,2020图片来源:没顶公司

▲ 上海广场展览现场专卖店中的作品 图片来源:没顶公司

2020年9月29日,被商圈层层环绕的淮海中路有一家改造更新后的大型商业综合体正式开张,那就是以城市名称命名的“上海广场”。展览展示了艺术家陈莉、杰夫·斯泰伯(Jeff Staple)、陆平原、史蒂文·哈灵顿(Steven Harrington)、商亮、史莱姆引擎、向利庆、徐震®、杨振中等9位艺术家的作品。

▲ Unboxing -食指,金属、玻璃钢、漆、木板,110 x 110 x 25 cm,陆平原,2020图片来源:没顶公司

星期六-曲奇饼干8.15,金属、玻璃钢、漆、木板,165 x 80 x 120,陆平原,2020图片来源:没顶公司

“Look!I’m Picasso”-1810-C ,金属、玻璃钢、漆、木板,88x 49 x 35 cm,陆平原,2020图片来源:没顶公司

▲ 一二一,电子装置,尺寸可变,杨振中,2012图片来源:没顶公司

未来艺术家需要参与更多的国内展览,但是展览的制作周期也不可能压缩、展览的机会也不会大幅度增多。当美术馆和艺术空间都不够用了的时候,商场反而是相比其他空间来说更适合艺术传播的地方,毕竟郊区废弃的空间观众数量还是有限的。所以说艺术只能去不断地尝试,通过被拓宽传播渠道成为一个事实。未来艺术家可能会更加注重自身品牌打造,策展人需要熟悉商业运作模式。

新黄金时代

新时代艺术家,Philip Colbert与Trevor Andrew 继承了反传统的艺术精神,以多元、跨界、非常规的艺术实践,呈现当代波普与街头艺术的新态度、新界定,开启当代波普与街头艺术的“新”黄金时代。

艺仓美术馆以这两个艺术家的创作为线索,像波谱艺术的黄金时代致敬,溯源当下潮流艺术的某种源起。

▲ 艺仓美术馆展览现场

河南台春节联欢晚会

年末,河南春晚节目接连登上热搜,不是因为流量明星。一向被大家吐槽“土气”的河南卫视,凭借一场传承与创新完美融合的春晚,成功登顶热搜,哪怕已经过去好几天依旧热度不减。

“国潮风春晚”,是这台晚会的出圈代名词。

▲ 河南台春晚现场

其中的节目《唐宫夜宴》单个视频在微博累计3000万次观看,舞美将舞台打造成博物馆展厅、唐朝画卷、金碧辉煌的宫殿等等景色,一群可爱的唐装小姐姐似在古画里出来,一举一动颇有古韵似的秀意韵致而又憨态可掬。

▲ 河南台春晚现场

“万物皆可弹”的民乐大师方锦龙将吹响千年骨笛与华夏古乐团、电声乐队共同带来一段脑洞大开的“国乐新春畅想曲”。

对此,河南牛年春晚总导演陈雷如此说到,“我们把它放到了几个不同的场景,河南博物院的莲鹤方壶,我们的妇好鴞尊,我们的贾湖骨笛等等。你还可以看到国风,你还可以看到国潮,有点儿那种国潮文创的那个意思在里面。”

2020

为什么2020年潮流艺术更为风靡?

2020年终盘点

2020年,因为受疫情的影响,全国人民80%的时间都在家里度过全天时光,正因此,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成为了为数不多未受影响的行业,甚至有数据统计,2020年全年电商平台消费指数均值较2019年都有涨幅,抖音电商2020年GMV超5000亿元,比2019年翻了三倍多,约2成来自自有电商平台。

疫情让人们足不出户,电商则满足了人们的消费欲望,基于此,2020年部分潮玩均在各大视频、电商平台推出。同样,艺术与商业水乳交融,潮流艺术家也不再只是技艺上科班出身的专业人士,他们是反映这个时代美学的参与者、制定者、经营者,同时也是消费者的庞大群体。

他们洞察大众的喜好与消费观,成为了“粉丝经济(fans economy)、流量为王”的商业市场设计者、主导者与获益者。

▲ 李佳琦直播现场图

“带货”也成为了2020年的热门词语,李佳琦、薇娅等等的带货博主跃升为大众们的新“idol”,各个网红公司陆续推出专业的带货主播与美妆博主,甚至有不少博主也涉及了大众喜爱的“盲盒”文化与潮玩玩具,更有一些普通服饰饰品的店家也推出“惊喜盲袋”等活动。

▲ MCN机构下的主播网红(图片来源:小葫芦)

疫情已经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一些生活方式,在可预见的未来,艺术行业的消费行为也会愈来愈多地线上化,基于互联网规律的个人IP品牌建设在艺术家、艺术买手职业中亦会成为大势所趋。


甚至有日本波普艺术巨匠村上隆也独家入驻抖音并加入“DOU艺计划”开启首场直播秀,向中国粉丝分享艺术背后的故事。围绕艺术创作主题,抖音还开展了#谁都可以成为村上隆#与#花式画太阳花挑战村上隆#活动,年轻艺术家们的优秀作品被展现在了直播间,由村上隆先生选出他最喜欢的作品。


足以看出在这样一个人人都可以做“网红”的时代,不论是高雅的艺术品还是最接地气的服饰饰品都可以成为这些“带货主播”的卖品,同样地,消费群体再也不受限制,“只要你有钱,只要你肯买,就算是艺术品也能收入囊中”。

2020

国潮与未来

2020年终盘点

2018年之后,“国潮”被频繁提及。民族品牌成为香饽饽,老字号翻新做国潮、新兴独立品牌层出不穷。从一线城市到十八线小镇、从电子产品、服饰到彩妆护肤品,国潮正在席卷全中国、全行业。

甚至不少国潮品牌已逐渐代替国际品牌成为国外年轻人代购的“中国产品”。一方面,国潮相比国际品牌价格更为亲民;另一方面,在“国潮热”中,越来越多的中国元素经过改良后深受国内外年轻人的喜爱。“中国风”、“中国酷”成为了新一辈中的绝对主导风格。


2018年,李宁登陆纽约时装周,“悟道”系列一款难求。同年,作为中国跨界IP的大佬,拥有600年历史的故宫大玩跨界联名,掀起文创热。推出第一款美妆文创产品——故宫口红。


凭借绝美的中国风设计,官方上市仅4天,就卖出10万多支,所有库存全部售罄,全网一支难求。连前院长单霁翔都说,故宫口红“大概唯一的缺点就是买不着。”

据《2019中国潮流消费发展白皮书》显示,中国年轻人在潮牌上的花费预计达350-380亿美元。其中国货品牌的价值达到20万亿美元,市场规模居全球第二,且每年高速扩容,国潮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占领年轻人的生活。

▲ 《潮流合伙人》剧照

▲ 《潮流合伙人》剧照

2019年,国内推出的一档关乎潮文化的经营类综艺节目《潮流合伙人》中,有几位中国观众熟知的明星(主理人吴亦凡、潮流合伙人杨颖 Angelababy、潘玮柏、赵今麦、福克斯、特邀嘉宾苏芒、魏大勋、李汶翰等)共赴亚洲潮流中心日本东京,经营“FOURTRY”潮流集合店,通过各自对潮流文化的理解与碰撞,推广潮流文化,展示潮生活和潮流观。爱奇艺这档节目上线后,将潮流文化推向了舆论中心,点燃了国内受众群的易爆点。

国潮的火热同样也带来了国际大牌对中国元素的运用,比如Alexander Wang 2019年的campaign就运用了国潮元素——旗袍。甚至在不少时装周街拍中也能看到明星、模特们身上的龙、凤、刺绣等中国元素。

如今的“国潮”早已过了前两年的“难受期”,在2020年,一位九十多岁的潮牌祖师爷——回力用实力诠释如何潇洒游走在过去现在与未来。在综艺《潮流合伙人》中被频频种草与回力×forty的联名鞋,官方一经发售就已抢购千万余双,简约大气鞋子在细节上下足了功夫。

不仅仅是服饰品牌,国内美妆品牌也接连二三的再出新招,运用中国元素与古代色调设计出令人爱不释手的美妆产品。

至于音乐与艺术的跨界合作,新裤子乐队也是国内国潮风的代表。彭磊和庞宽都是学美术出身,两人也一直很喜欢80年代复古的东西。梅花牌运动衣、回力鞋、老的国产电影、迪斯科……他们曾经引领了国货潮流。

▲ 新裤子乐队专辑《龙虎人丹》

庞宽被很多年轻人称为“国潮教父”,谈到这个问题,他在2020年的2020HiShorts!厦门短片周上说到,“这其实是不经意间很多人说我们乐队把国潮文化带动起来了,其实当时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正好中国北京赶上奥运会,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开始关注中国,觉得中国是未来的希望。年轻人也开始反过来关注自己身上的文化符号是什么,根源是什么。所以那个时候就掀起一个热潮,正好我们乐队在那个时候发表了专辑,响应了当时大的环境。”

▲ 庞宽

在公历2021的开年,上海明珠美术馆举办了一场跨界潮流艺术大展。这似乎预示着,今年潮流艺术也必将持续发声。


▲ 展览现场

潮流艺术能否成为未来艺术的主流?

未来的艺术史学家会如何书写这段历史,当下的我们还未可知。

然而潮流艺术必然会有它的位置,当下这一代的创作者也必然需要有自己的历史定位。

(凤凰艺术 盘点报道 撰文/责编/zxy、yyc)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岳美晨_NBJS12142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