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是谁“杀”了这该红的男神?

subtitle
整点电影 2021-01-26 14:52

有位演员,很神

在2020年之前,几乎毫无差评。

无论是各大网站还是观众口中,听到的都是对他的称赞以及希望他快红的祈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剧版《手机》编剧宋方金采访他时的评价)

这么玄乎究竟为何?

演员本身拥有成熟的实力,本人又具有稳重的低调。

但奈何差了点运气,拍的作品不少,不是小众就是积压没播。

直到2020年年末,他的作品先后两部播出,他终于如观众所愿的火了,成为了话题中心。

但,口碑也肉眼可见的塌了,爆火和夸赞无关,说的就是演员——

张鲁一

从一位到被人夸赞的演员到观众不敢看他火,中间到底经历了什么?

01

张鲁一实实在在被拉下了“神坛”。

当观众憋了四年,满怀期待的打开《大秦帝国》系列最终章《大秦赋》时,怎么也不会想到13岁的嬴政长这样。

和母亲赵姬站在一起时,是比起母子,大胆喊一声父女也不过分的程度。

《大秦赋》评分只有5.8,比起前三部的部部经典,它更像是一个意外。

它的口碑崩盘原因很多,最主要的是后期剧情改编不给力。

明明是一段荡气回肠的历史,硬生生局限在了后宫那些事上,格局提不上来还显得小家子气。

可也必须承认,第一赶客要素是张鲁一的嬴政,这个13岁的嬴政着实有点牵强。

少年张,一下就成了观众炮火猛烈攻击的对象。

在最近章子怡的《上阳赋》播出后,还和少女章有了梦幻联动。

张鲁一委屈么?或许有。

他的长相一直都是少年老成,看他小学时的照片和现在的模样几乎无差。

二十岁出演电视剧时,就已经是充满男人味道了。

(《玉卿嫂》中饰演柳其昌↑)

身上的少年感不重,加上长相一直老气,出演十三岁的嬴政,被骂是不可避免。

观众倒也不是针对他,观众针对的是一种现象。

早在之前,女演员就因为出演不合时宜的少女被狂骂。周迅出演《如懿传》演了一集如懿少女时期,被弹幕追着骂哭。

现在的章子怡也因为出演十五岁的王儇被群嘲上天。

路是张鲁一选的,在选择靠近角色的瞬间就该想到这些争议,做好面对的准备。

谁也没想到刚刚送走《大秦赋》,张鲁一积压了四年的偶像剧播出了。

《这个世界不看脸》,搭档吴倩出演。

这个组合是在拍摄之初是很招人喜欢的,实力派男演员+当红好感度爆棚的女演员。

可四年过去,市场环境早就发生了变化,悬浮偶像剧难以生存,更何况还是积压的作品。

只看一集就让人生理性不适。

张鲁一饰演的连胜,几年前因为好大哥抢走了心爱的女人,伤心之下远走他乡。

现在好大哥出轨并被人拍了艳照,解决这件事情成为了他回国的理由。

解决问题,也相当敷衍毫无逻辑。

本来商议的价格是二十万,结果那人坐地起价要到了五十万,连胜毫不犹豫的答应。

观众一头雾水...

解决了之后,在路上逼停好大哥告诉他自己要回公司。

这一系列剧情,肤浅到仿佛小孩子玩过家家。更不用提女主那边让人充满疑惑的线了。

几乎达到了看过的都给一星的水平。

骂声不绝,骂剧情,骂服化道。

骂演员演技,以及质疑张鲁一个人口碑。

少年张成为张鲁一出圈的形象,在2020年年末,他如所有人所愿的火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是用这种方式。

要知道,曾经张鲁一用了很多部作品,才在默默无闻中堆砌出了口碑。

02

张鲁一的口碑一点不虚。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过他:“这个世界因为他的存在变得值得来一趟,张鲁一就是这样的人”。

尽管张鲁一对这个评价感到惶恐,愧不敢当,但却是这位观众心中切实的感受。

他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知乎上有一个帖子,一位用户聊到小时候和张鲁一做邻居,拉琴不如他,被爸爸胖揍的故事。

张鲁一出生于北京东城区,小时候在父母的培养下学习了很多的乐器。

长大后,学习也不错。最开始的梦想是当一名律师,惩恶扬善,目标是中国政法大学。

第一年高考差了10分不到政法大学的录取线,复读一年时,被妈妈的朋友劝说去考中央戏剧学院。

妈妈的朋友推荐他的理由是他太皮了,很有表现欲望。

他毫不犹豫答应的理由是不用考数学。

在学校期间虽然对这个“工种”懵懵懂懂,但路子走的也是正的。

毕业以后就踏上了话剧演员的道路,排练《樱桃园》时结识了蒋雯丽。

彼时蒋雯丽正准备拍摄电视剧《玉卿嫂》,觉得里面有个角色很适合,问他愿不愿意参演,由此开始了他的演艺生涯。

演了两部电视剧后,又回到了话剧行业,还顺便攻读了北大MFA的硕士。

直到2010年才真正活跃起来,被人称之为大器晚成。

饶是这样,他之前出演的作品个人演技都是有口皆碑,一部戏换一张脸,真·剧抛脸。

演戏从不挑类型,不在意形象。

第一部电视剧《玉卿嫂》饰演大烟瘾极重的柳其昌,黑着眼眶气息虚弱的就出来了。

日本人演过不少,《厨子戏子痞子》演完日本人白川,在《火线三兄弟》中又演了高木。

同样是日本人却给人不一样的感觉。

(上白川,下高木↑)

经常出演反派,《他来了请闭眼》中斯文败类谢晗,隔着屏幕都能让人觉得冷。



《嫌疑人X的献身》中,又是儒雅的老师,也是最终的凶手。

这样讲并不代表不能演好正常角色。

《红色》的会计徐天直接让他成为观众心中白月光,又怂又萌只想过安稳日子的小会计其实心怀天下。



《乱世书香》中,徐书成最后反抗日本人的片段,慷慨激昂的台词,坚定的眼神不需不多情节衬托,就已经散发出了中国人与文人的铮铮骨气。

千人千面,大致就这样。

在2020年开年的《新世界》中,饰演的铁林,一个前后转变巨大的角色。



无论剧情怎么样,无法质疑的是张鲁一的演技。

说到底,张鲁一真是成也作品,败也作品。

他不顾外在因素挑选喜爱的角色,最终碰上了硬茬子。

只是,就这样把他彻底唱衰,叔还是不赞同。

03

“张鲁一是不是不行了?”

比起直接唱衰的质疑,叔更想说或许他还能带来新的惊喜。

出演作品是随意,但也有自己的原则。

看重角色、剧本和团队,只要是喜欢的角色都勇于尝试。

出演《麻雀》毕忠良,被打动是人物性格中对家人的爱。

还勇敢尝试了《九州天空城》,就……造型还蛮丑的。



(《麻雀》毕忠良↑)

只看角色,有利有弊。弊端就是在现在的环境中很容易踩雷,有利,作品多了自然就会更有机会大放异彩。

且,无论他出演的作品质量如何,对自己的要求从来未曾松懈过。

他演戏有自己固定的流程,是一位体验派来的。

不能也不会接受两部作品无缝衔接拍摄,必须要保证有充足的为角色准备的时间才行。

《红色》亮眼,为了更好演出那个时期渴求安稳的小人物状态,他特意跑到上海弄堂住了几个月。

作为北京人的他还学了一口流利的上海话。



出演《火线三兄弟》饰演日本人高木,努力学习了日语,还很细节的学习了日本人讲普通话的腔调。看正剧中,只听口音完全让人代入日本人的身份。

演所有角色时,最苦恼的是演皇帝。这是一个无法体验的角色,只能靠知识和对角色的进行演绎。

拍摄《妖猫传》,饰演李隆基。拍摄的第一场戏就是万人出逃,他在现场准备时和每个能看到眼睛的群众眼神对视了一圈。

陈凯歌在将镜头的缝隙瞧到这一幕,觉得很有感觉。

也就是这场戏,让陈凯歌对张鲁一之后的表现有了信心。



在纷纷扰扰的娱乐圈,每个人都想着用尽办法博眼球,讨观众欢心。

张鲁一却沉默的好似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微博催更的人不少,但他仍旧懒得打理。因为比起冲浪,更喜欢在家北京瘫。

工作人员催他也想想自己的形象营造,他把双手虔诚的合十表示:这一切都交给你们了。

然后,工作室就和他一条心的沉默……



不营造人设,面对之前网上铺天盖地的夸赞,总是说着感谢的话,露出不敢当的神情。

一堆小姑娘喜欢他,他却天天把婚戒戴在手上。

(《娘要嫁人》剧照↑)

但对演戏也有着独特的见解。

他认为演戏演到一定地步,其实大家技术水准都差不多的。拼技术拼不出来的好坏,因为最终要拼的一定是文化底蕴。

不同的文化底蕴,不同的经历总结都会给相同的角色赋予不一样的诠释。

一个角色的好坏,与其说是演技技术太差,不如说是演员内涵的沉淀不够。

他在清醒的认知中认准了演员这条路,就踏踏实实的走下去,什么红与不红:

“我选择的是正道就会一直走下去,我相信人间正道是沧桑。”

只是,这次的失败也该给张鲁一一点提示。

不分角色大小,不分形象接作品是好事,但有时候也该考虑爱惜一下自己的羽毛。

等待张鲁一创造出另一个更优秀的“他”出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