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刘心武:大甜桃儿

subtitle
新民晚报 2021-01-25 16:54

文学艺术的空间足够宽阔,各领风骚,有什么不好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刘心武(右)与梅葆玖先生

世纪初,一次梅葆玖去北京郊区表演清唱,报幕人对他的介绍是:“下面请京剧表演艺术家梅久保先生给大家演唱……”下面观众例行鼓掌欢迎。作为梅兰芳的亲传嫡子,在梅兰芳1961年仙逝后,梅葆玖接过衣钵,努力承传几十年,在京剧界也是超级大腕了,可是那位报幕人看着手中的节目单,竟报错他的名字,按说梅葆玖不但尴尬,还会生气,可是他出台站定以后,蔼然可亲地跟台下观众说:“我不叫梅久保,我叫梅葆玖。久保,”说到这儿他用手比出:“那是咱们北京平谷的特产,一种大甜桃儿。”台下观众全都笑了,报幕人尴尬,却也佩服梅葆玖的谦和幽默。

京剧在当下艺术门类中的受众及其影响,确实今非昔比了。那位报幕人把葆玖看岔并且大声宣谕,可算是京剧及其表演艺术家社会认知度衰微的一个案例。当然,这只是事物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各个京剧团仍在持续演出,戏曲院校仍在培养新人,而戏迷粉丝群体,对他们所喜欢的京剧演员的追捧,也相当的狂热,在央视戏曲频道,能通过《梨园闯关我挂帅》《亮相吧,宝贝》看到当下老中青及至少年儿童票友的活跃。

我们社会的文化生活,远比以往丰富多彩。只是各种艺术形式分流了,任何一个品种的明星,其名望都不大可能覆盖到全民了。梅葆玖的心态值得褒扬推广。

2015年5月,我参加一档电视节目的录制,有幸在录制空当与梅葆玖先生交谈,对“大甜桃儿”事件中他的良好心态,我表示了赞赏。我告诉他,我的哥哥刘心化,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是北京大学业余京剧社的台柱子之一,攻梅派青衣,登台表演过《武家坡》《大登殿》《三堂会审》《二堂舍子》等剧目。葆玖先生说:“《二堂舍子》可不容易唱啊。”我说:“他们那时候是按令尊和奚啸伯先生的路子唱的。”葆玖先生说:“那更难了。”又感叹:“京剧艺术的传承弘扬,少不了戏迷票友的功劳。”又问我哥哥现在还唱不唱,我告诉他已然去世七年,他不禁喟叹可惜。我与葆玖先生交谈时,助理焦金木拍下值得忆念的一瞬。

那次与葆玖先生交谈时,他精神矍铄,录制出的节目后来播出,他的形象可谓神采飞扬。但不足一年,2016年4月,就看到他溘然去世的消息。8月我去广州参加南国书香节活动,我的新书发布会,被安排在主会场,但预定我那场开始的时间已经略过,前一场的活动却不但不见结束,似乎仍在高潮中,不但座席全满,台子三面还挤满粉丝,有不少妙龄少女高举手机拍个不停,还断续发出尖叫。

组织方人士怕我尴尬生气,就一再解释道歉:“台上是青春偶像型,颜值吸粉,我们工作人员已经上台去叫停了。”我就想起梅葆玖先生的风度,一点也不觉尴尬,丝毫没有气性,只觉得文学发展中增添了一种新气象,如食大甜桃儿,满心欢喜。其实前面那场活动五分钟后也就有序结束,临到我上场朝下一望,座席也满满的,老中为主也有青,只是没有围观尖叫的,文学艺术的空间足够宽阔,各领风骚,有什么不好呢?(刘心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