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临安:一条穿越千年的古道

subtitle
张哥细聊电影 2021-01-25 08:1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颊浙线,一条古朴弯曲的道路,一头连着黑白徽州,一头连着烟雨杭州,如今,它又拥有了一个美好的名字,杭徽古道精品线。

一个周末的午后,沿着蜿蜒曲折的山道,一路向西,路的那头,便是梦开始的地方。

从颊口下了高速,开始这段寻梦之旅。眼前,这条饱经风霜的道路,穿村而过,从山脉间迤逦而出,带着些许汉唐遗风的余韵,伴着挑夫的吆喝,一路蜿蜒而来,它的一头牵着故土与家园,一头连着梦想和生计,在贯穿6个村庄、全长20多公里的路线中,与一条古道有关的记忆,如千般往事一一浮现。

寻梦的第一站,便是 “玉屏曲径”,唐昌十景之一。这个从《昌化县志》中款款走来,从巧夺天工的匠人手中悄然复活的节点,再现历史容貌,跃然于精品线的山水之间,穿过那堵青砖小瓦的马头墙,眼前景致迥然不同,近有深潭、泉澈石寒,远有苍山,松涛阵阵。虽头顶烈日有微风拂面,却宛若身处人间仙境,似梵音绕谷,由近及远。

大鹄村村口,一棵棵古老的银杏,在夕阳中翘首期盼故人归来,当年,有多少徽州的挑夫盐商走过这里,又有多少文人墨客经过此处,遗落下灿若莲花的诗篇,历史的风烟转眼即逝,昔日忙碌的古道,如今只徒留一片宁静和落寞。在古树的年轮中,一代又一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淳朴村民,坚守着祖辈们的遗训,在这里扎根、发芽,开枝散叶,世世代代享受着简单纯朴的“痴绝”生活。

都说,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其实,寻梦何须到徽州。途径湖门村,呈现在眼前的又是一幅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奇作,高山流水将大山劈成两半,山如国画,间中有泼墨……这个剑门的景观正是十门峡景点之一,拔地入云,斧劈刀削,险峻无比,“华夏第一门”当之无愧。不远处,“狮门”坐镇把关、傲立群首,再行几步,石石象形的“象门”,气贯如虹,引人入胜。

移步换景,让人应接不暇,旅途劳顿,令人风尘仆仆。疑是山穷水尽时,一处古道驿站的出现,叫人又有一番柳暗花明的惊喜。

“杭徽古驿站”,是精品线上又一处节点。这个原始而自然的驿站,被细致的打磨成古香古色的模样,仅驿站的石材古门,就可追溯到明清年间;走进驿站,脚下芳草萋萋,沿着磨盘石铺成的小道,拾级而上,但见一间间马厩房里,早已粮草丰盈,一处仿古长廊内,炉火摇曳,茶壶沸腾。

旧岸风景曾相似,何时再见故人来。恍惚间,嗒嗒的马蹄声响起耳畔,抗倭名臣胡宗宪身披战袍,经过此地,尘土飞扬中,战马长嘶,一代名将的背影凝固成永恒。红顶商人胡雪岩肩挑货担,翻山越岭,途经驿站短暂休整后,十六岁的少年,咬了咬牙,发誓要走出大山,后来,少年的生意越做越大,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穿黄马褂、骑马进紫禁城的商人。

沿着古道上的传说和历程,一代文豪胡适和胡氏后人们,从绩溪老家出发,走出山门,经过此处,外出求学,从此激扬文字、光宗耀祖。千百年来,古道上谋生、求学、为官、经商的行人南来北往,生生不息;士兵在这里集结过,商人在这里休憩过,诗人在这里流连过,僧人在这里行吟过,曾经的风云际会与盛世繁华,如今皆已化为历史烟尘,渐渐远去。

如果说,杭徽古道是一部史书,那么通往杭徽古道的精品线路,则是一篇最动人的引文,将沿途的古村落、古桥、古茶亭、古树等元素串珠成线,将历久弥新的古道精神,概括成铮铮古训,在世世代代的一脉相承中,激励着世人重振雄风,也让有志青年心怀天下、励志远行。

杭徽古道精品线:杭徽高速颊口出口至浙川村,全长22km,以古村、古树、古桥、古亭为特色。沿线涉及一镇六村,即清凉峰镇和颊口、玉屏、大鹄、湖门、石长城、浙川六村。

#临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