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如果直白》:太过复杂的思想和情感,使交流成为问题。

subtitle
最后一米阳光 2021-01-25 06:4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许我们并不需要将那么多复杂的思想和情感孤注一掷,从而牺牲交流本身,让它自然流露就够了。”

作者丨谢丹儒

来源丨最后一米阳光

摄影丨艺子

1.

既懂你的欲言又止,也懂你的言外之意,还懂得你的口是心非,这可能是所有人都希望获得的理解和交流的前提。

王尔德曾说:“一个人真正的生活经常是他并没有真正过上的生活。”

关于表达其实也是如此,我们通常所依据的参照物往往是自己,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判断其他人,不相信眼中所见之事,或不那么的依据事实去判断,这也就导致了好像每一个人都像在借助夜幕的掩护一般,将自己真实的、最直白的、最内心的话隐藏了起来。

关于这一点,最明显的就是人们在谈论他自己的人品时,是最不坦诚的。给他一副面具,他才会说出真相。

这也就是说,伪装其实算不得什么隐瞒,恰恰是某种揭露,而且大家都需要伪装,否则真实本身也挺可疑的。

诚如——

没有一种秘密的形式,美德将归于虚无。

怜悯是一种伪装起来的好奇心。

事实有时能成为一件杰出的掩饰物。

这也就是说,人们下意识或潜意识的隐藏,其实都蕴含着最直白的话。

我就曾仔细留意过自己说话时发生了什么。我指的是我在说话时,我脑海里想的是什么,以及为什么最后说出来的话是这样,这两者之间是如何关联起来的。

我说谎了吗?也许并没有。我这是在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吗?也许是,但也仅仅是一部分。那么交流呢?我为什么愿意交换的是这部分而不是别的部分?我是在顾虑什么呢?又或者说,我在说话时,我在渴求什么?……

毫无疑问,我想了很多,也隐藏了很多关键信息,但同时它也像撬开这些关键信息的钥匙,它是可以打开我的内心真实想法的。

比如我在谈论这些时,为什么是这些而不是其他,我想到了什么使我作出了这样的决定而非其他的决定。这部分是隐藏起来了的,如果我自己也不审视的话,我可能自己也不曾觉察到,而与我对话的人呢?他们能否通过我的只字片语了解到这些呢?也许有时可以,但更多的时候这些打开我内心的钥匙却被忽略了。

至于之后,可能连继续谈下去的欲望都很难有吧?

当然,可能会有人在想,为什么不能直接点、直白些?这样不就可以避免这些弯弯绕绕了吗?

但是,也请试想一下,我们在聆听时,我们在想什么呢?要知道,很多人之所以想和你交流,其实关注点很可能压根就不是交流,而是在表达自己,或是想了解对方的一种手段,或者称之为方式。

我们想要了解关于对方的更多消息,我们想要将自己的更多方面透露给对方,这样的想法是否常在对话之间产生呢?

至于具体的事情,它往往指向具体的解决方案,而且还往往因人而异,更多的了解事实的信息就足够了。我们又何必那么费劲探讨它呢?

所以,为什么有些人会觉得就事论事很难实现,尤其是在两者之间,或多人之间进行探讨时,它将变得尤为艰难,我想这就是原因了。因为更多的时候,我们的注意力压根不在这儿。

那么这时,事实本身也就成为了一件很好的掩饰物。

但是,也别忘了,“主观上想客观地陈述真相,实际上却有所偏移。”

2.

因为最近在和朋友聊天时,我突然觉得不对劲,感觉不自在,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拘束感和紧张感,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所以我刻意留意了一下,顺便思考了一下整个过程,继而我发现了这样一件事:

当我特别想要将自己想说的话传达给对方时,反而越是说不好,且对方越是觉得费解。而一旦我什么也不想,脱口而出,口无遮拦,这样的说话方式,却是对方最容易接受和理解的。

这就像我们有时越想做好一件事就越是难以做好一样,我在想:究竟哪一个环节出了什么问题呢?

随即,我便想到我的日常的一个状态是怎样的,以及和熟悉的朋友聊得来时是怎样的。无疑,那是一个很轻松的过程,氛围好,话时断时续也不觉得尴尬,时而默契,时而专注,时而表达,时而聆听,好像一切都是对的,好像我就该这样说话。我们不用多想,不用揣测对方的用意,不会怀疑对方所说的话是假的,也不用去过多的解释,一切都如行云流水般流畅,流动了开来。这样的对话很舒服,这样的对话很充实,感觉很好,也觉得很纯粹,温暖。

那么,纵观我最近和朋友聊天的过程,为什么不能也这样呢?

这就像在问,既然这么愉快,为什么不能继续保持下去呢?

答案是,我在逃避,我在伪装。

基于这样的前提,它就势必牵一发而动全身,就像我们说谎时,说了一个谎,就需要很多的谎言来弥补,这种弥补本身不仅仅是语言的漏洞,还包括内心的不安。

说白了,我们越是在乎,就越容易想很多,在乎很多,继而说得也就越多了,而说得越多,漏洞也就越多,心理的负担就更重了。

至此,正常的交流也就成为了一个大问题了。

比如,那是个我不想拿出来交流的话题,又或者我希望和我交流这个话题的人不是对方,又比如那时我压根不想说话,但碍于对方的身份,彼此的关系,又或者其他原因,我应该礼貌的回应它,且最好是能够让对方不因此而受到我的影响等等。这时候顾虑就会变得很多,而原本简单的交流也变得复杂了起来,自然我们也就无法正常交流了。

关于这一点,其实在恋爱情境中是尤为突出的。

不知道大家是否留意过:当我们面对喜欢的人时,会突然的变得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该说什么呢?怎么说呢?

其实问题的关键就在这其中隐藏着,那就是太过复杂的思想和情感,使彼此间的交流成为问题。

说白了,这里面夹杂着太多个人的因素了,表达已变成思想和情感的工具,而非交流本身。这也就为交流增加了理解成本,变得复杂了。

要知道,要实现感同身受是极难的,甚至压根不可能实现。

所以,如何才能做到正常交流呢?或者如何才能实现以一种舒服的方式进行交流呢?

答案就是,平常心,就事论事,以及诚实于自己的偏见和内心真实的想法,努力做到不为交流增加各种负累,思考只在需要思考的时候思考,情感只在需要情感流露时流露。因人而异的表达兴许是需要的,但更重要的是,在被逼着说别人要你说的话时,也要想办法解决你自己想要说的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