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邹城往事之民居——锁皮厅

subtitle
爱笑的精灵兔 2021-01-22 07: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烟台或者青岛沿铁路往邹城方向旅行,一路上乡村的房屋逐渐变得高大错落复杂。胶东的砖瓦房比较低矮,相对整齐划一,大概是胶东的丘陵常年风较大,而且冬季较内地阴冷的缘故吧,抑或民风不崇尚高大巍峨,邻里之间不会攀比竞相加高。再放大视野范围,从辽东到胶东,从苏北到苏南,从浙江到福建,沿海只要是有山的地方,民居多为石屋,主要是对抗潮湿。从沿海到内地,建筑一律变得复杂多样。其中最为完美的,应该是江苏南部的南通,该地的农村小洋楼既气派又不张扬,既豪华又实用,第一,大概因为此地是建筑之乡,家家都有建筑能手,人人都是设计师,第二,此地为长江入海口,地势平坦开阔,土地供应充足,还有一个原因是此地的人均存款冠绝江苏,以启东为例,2020年人均存款超过12万。最为丑陋的应该是大名鼎鼎的杭州的民居,该地民居无论是近观,还是从飞机上鸟瞰,都让人怀疑这是杭州:水泥堆砌成狭窄的三四层(越高越显得狭窄)楼房,相互之间挤挤在一起,顶上竖一个金属的类似避雷装置的东西,整体毫无美感可言。

我家总共造过三次房子。第一次是六十年代,那时候我尚未出生,是三间瓦房,和一间配房(厨房)。向下挖了几十公分,然后打夯,砌上少量的花岗石做地基,墙体是土坯的,只在门框和窗户边上用了少量青砖。伐了我姥姥家的树,做梁和椽。东西两间房南面开窗,木格子,镂空的,没有玻璃,冬季用大张的纸糊起来保暖,电影电视里看到的窃看人家隐私的就是用手指头沾了口水,濡湿窗纸,抠一个孔内窥。堂屋开后窗,冬季就用土坯封起来,来年开春再扒开。

第二次建房子,是在八十年代初,土坯全部换成了红砖,窗户上也装了玻璃。主房依旧是三间,不过配房变成了两间。那个时候,村里只有两户人家是这种砖瓦房,大部分还是茅草房。还有重大的变化是房间内部,墙壁变成了雪白的,地面是水泥的,中间留出了部分空间铺了红砖,便于吸水——茶杯里的茶根可以随意泼在地上。

第三次建房子,是在八十年代末,物价飞涨的前夕。那时候已经开始流行一种叫“锁皮厅”的房屋,就是中间的两到三间房屋出厦,两头的房屋加宽到中间出厦的尺寸,外形像极了旧式的锁。由于当地方言的发音较重,就读成了“雪北厅”。非常遗憾的是,最后我们家划的宅基地盖不开五间房,而当时有一种说法是“不发四六间”,就是四间或者六间的房子不能发家致富,所以还是建成了三间,不过三间都出厦,走廊上可以堆放各种杂物而免于雨淋。

八十年代新划的宅基地大部分都不能盖五间房屋,而三间又不能满足一家三代的需求,就只能盖四间,单头加宽成“锁头”。有的为了敷衍家里老人“四六间”的警告,就把中间两间打通,变成了一个大客厅,就成了所谓的三间房。

也许正是因为出厦的原因,房屋的地面要高出院子两层台阶,这样就导致了邻居之间的“竞赛”,后建的往往比先造的人家高一些。再后来从房屋演变到大门台阶的比拼。最后,有的人家从外面回家竟然如爬山。。。。。。。。可谓作茧自缚。(除了房屋竞赛,过年放鞭炮也曾经比谁家的响声大时间长,名副其实的“激情燃烧的岁月”)

除了高度问题,还因为水泥和钢筋的普遍运用,民居普遍呈现“堡垒化”,庭院的地面也被固化成水泥的。主妇的高跟鞋踏在上面“咚咚”响。夏天太阳一晒,地面能煎熟鸡蛋。

有些村庄管理得好,统一房屋的高度,大家清一色,避免了这种无谓的竞争,同时街道也相对整洁。我所在的那个村庄,村委会疏于管理,村民各自为战,不但高低不同,还经常出现因为建房占道的情况,主屋往后“撑”竟成普遍的状态,原本存在很久的胡同也时常被堵死。

写这篇小文的时候我才知道,四六间之说也不是没有一点渊源。西安华清池,蒋介石下榻的就是五间厅,旁边还有三间厅,未曾听说四间厅。著名的中南海西花厅,也是五间正房。

在我看来,四六间的房子,主厅不在正中间才是被老一代的人诟病的根本的原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