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高五幸:“合疗”风波(小小说)

subtitle
深夜一只猪 2021-01-19 02:4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合疗”风波(小小说)

西安高五幸

“都怪你,一个指头剥葱,能得不行!”苟能媳妇数落着苟胜,“合疗交钱你说白撂钱。这下好,给娃看病钱报不了……”

“交了几年也没用上,我也是给咱想省几个……”,苟能没了平常的张劲,象做错了事的孩子直做检讨。儿子满年上学做早操,莫名其妙的晕倒,小两口失急慌忙地送进医院住院治疗,这才想起今年的合疗费没缴。没了“合疗”,就意味着看病需要自己全部掏“腰包”。至此苟能心里也挺后悔的,嘴上却不服软,“也怪你,我说不交,你就这么听我的话,在咱屋你是掌柜的……”

“猪八戒倒打一耙,这么说还是我的不是?甭说咧!我心里象猫抓似的,避!”苟能媳妇使开了倔性子。

苟能让媳妇数落得满脸通红,没话找话,骚情的讨好,“幸亏来得早,赶得巧,现在娃又没事了,帐报不报都没关系。明年我早早交就是了……”

“娃要紧不要紧?”苟旦和秋香急火火的赶来,当知道孙子无大碍在病房里睡着了,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苟旦向秋香使了使眼色,秋香会意,从包里取出了一沓钱,“拿上先用,不够了吭声。”

“不用,不用,钱够……”,苟能媳妇执意不肯接,眼角却闪动着感激的泪花。

“接上,你姨给你就拿上!有钱了就有了胆。”苟旦说着从口袋里慢腾腾地取出紫色的“合疗本”,递给儿媳妇,“用上了这个,也花不了几个钱!”

“你儿今年没交钱,这个本本用不成!”苟能媳妇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试试看”。苟旦指了指交款栏,“我看你们忙的顾不上,去年村上来人催,我就给家里人全交了,免得人家来回跑。”

“真的?!”苟能一把抢过合疗本,看罢情不自禁叫出声来,“我俩正为这个撑楞(吵嘴)呢……”

“闲时收拾忙时用么。”苟旦招呼秋香,“走,到病房去看看娃,见见,心也就放下了……”。

望看父亲佝偻且硬朗的背影,苟能眼睛一热,一把拽住媳妇,紧紧地随跟了上去。

作者介绍:

高五幸:曾用笔名,高五星。陕西西安灞桥人。20多岁时开始在报刋杂志发表小说、散文、诗歌,其创作的剧本《席筒相亲》(与王韶之先生合著),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现为陕西农村报网乡村作家;法制文萃西部网特邀作家;陕西省农民诗歌学会会员;《美篇》文学领域优质作者;西安市灞桥区诗词楹联学会常务理事。《我的祖母高王氏》一稿荣获陕西农村网征文三等奖;《港兴路惊闻喜鹊声》在首届“才子杯”文学作品大赛中荣获一等奖;2019年荣获《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文学杰出贡献奖》。因为热爱,所以执着。秃笔能给后人留下一些“有用”的东西,是作者余生努力的向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