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泸州“奥特曼”就是“咬卵匠”,在古代,它真的是一种职业

subtitle
江阳沽酒客 2021-01-18 16:5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能看到这个标题的人有点懵,江阳沽酒客你要写科幻了?当然不是了,我是一个朴素的唯物主义者,怎么会写那些东西。再说孔子不是教育我们不要“怪力乱神”吗?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我正在用泸州话录制一段拍摄的视频,在视频里我说一句“嗷卵犟”,结果语音识别成“奥特曼”,耶,我突然觉得叫这个也可以啊。够日白的。

所以“嗷卵犟”其实泸州还有种说法叫“嗷客”,经常看沽酒客文章的朋友应该不陌生,就是今天说的喷子或者杠精的地方表示方式。

当然“嗷卵犟”和“嗷客”属于地方品种,也跟全国性的这类喷子是同类。

话说泸州有个国窖1573,也同样孕育出一些‘国杠’1574。

那么有必要再说说说“嗷卵犟”和“嗷客”这两个孪生兄弟。

有人说“嗷卵犟”是重庆方言,其实不然在四川方言的语境里,都有这个叫法,只是地区用的多少,或者有没变异而已。比如泸州也有谈“嗷卵犟”或者“嗷客”的。这个“嗷”其实是咬字的四川及重庆方言发音。这个不是当地人编造出来的,它还有书可查。

所以正确写法“咬卵犟”和“咬客”,“咬卵”一词最早处于哪里沽酒客没有查到。不过古代的《笑林广记》一说中有这么一段:“粜芝麻者,见一秀才经过,问:“相公要买麻子否?””

士答曰:“我读书人,要麻子来咬卵!”这里就有“咬卵”二字。

《笑林广记》是一部古代笑话集,它是民间笑话的集大成者,其刻本最早见于宋代,元、明、清三代,该书内容不断充实,并出现了几种不同的刻本。这本书采用的是清乾隆四十六年(公元1781年)本,编撰者署名“游戏主人”,这一刻本内容齐全、刻工精细,错误也比较少。所以虽然很多人认为它的清朝产物,其实都是可以追溯的。

但是用“咬卵”来形容一个人,一根筋,不可理喻,胡搅蛮缠,蛮横无理,甚至见人有抨击,没有一个有理有据的起因,怎么能加重这个词的力度呢?

而且“咬卵匠”其实不犟脾气的犟,而是工匠的匠,说明在没有变异前,它是一门职业,还是360行其中之一。那个这个“咬卵匠”到底是个啥子玩意。

说起来好笑,我们从北魏贾思勰的《齐名要术》里居然真的找到了答案,《齐民要术》云:“拟供厨者,宜剩之,剩法:生十余日不裹,齿脉,碎之。”

这里面说的‘剩’是动词,是阉割意思 ;剩法:就是阉割的方法;阉割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方便牲口的圈养和育肥。

这是古代阉割的一种技法,阉割的人用布裹住畜生的睾丸,然后用牙齿将其咬碎即可,所以后来民间形象地称他们为“咬卵匠”。

这个方法不仅残忍还有点恶心,干这个行当的人,怕有点让人遭不住,所以技术先进以后,阉割猪类不可能再用这种原始的方式了,虽然这门职业消失了,却通过另一个形态一直生活到今天,而且层出不穷。

今天不管是现实生活中还是网络上,各种“喷子”和“杠精”本质上就是四川人说的“咬卵匠”和“咬客”。他们恶心着他人,自己还暗爽,都不知道爽在哪里?

他们的思维,不是一般人能理解。那么对于这样的人怎么办呢?你越理他他咬得越厉害,蛋疼在所不惜啊。所以最好的办法,就让它自生自灭,千万不要理会,看它一眼都算你输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