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艺术家严凤英,得伟人亲自题词,离世后丈夫守四十年,终生未再婚

subtitle
读史阅事 2021-01-18 10:0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艺术家是天生的……'天生'的意思,不是指所谓'天才',而是指他实在非要做这件事,什么也拦不住,于是一路做下来,成为他想要成为的那种人。"——陈丹青

01-少年学艺,勇敢追梦

1930年的一个春天,正是油菜花开的时节,安庆龙门口韦家巷严家,一个小女孩呱呱坠地。父母给她起了个小名叫做鸿六。

安庆是黄梅戏的发源地,那里人人都能哼唱几句,小鸿六也不例外。四五岁的时候,她就开始对黄梅戏产生兴趣,跟随着大人哼唱舞蹈。

严凤英的幼时师兄严继淮回忆:

"严凤英在读书,她家离我们这里,有将近三里路。她每天白天看书,晚上看戏。晚上把书一念就跑来了,就喊我,继淮哥哥,你带我去吧。我就说,去你的。一个小女娃娃家,怎么带你去。"

常言道,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的确,兴趣往往能带来极大的热情和动力,让人可以坚持下去。

严凤英对戏的热情被当地一个唱黄梅戏的高人严云高注意到了,便收了严凤英为徒,正式开始教她学戏。

严继淮回忆严凤英的天赋时,说:"我们学戏起码要学三遍……她用不着,一遍就学成了。"

当时,严凤英的家族是十分保守的,当得知严凤英在学戏时,爷爷勃然大怒,家族也要以"偷唱黄梅戏"为名将严凤英坠河。幸好,有人放了一把火,严凤英趁乱逃了出去,从此踏上了背井离乡,搭班跑码头卖艺的生涯。

在这一阶段,严凤英结识了很多黄梅戏著名表演艺术家,她自己也十分刻苦,每日勤学苦练,从不松懈。

严凤英的徒弟丁俊美在采访说说起那个时期的严凤英:

"只要有空,就对着镜子学唱,学表演。在我8岁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么小的心灵里面,我就觉得,真好看,这个姐姐怎么这么漂亮?眼睛都能会说话,唱的又都那么好听。"

漂亮又努力的严凤英,很快就赢得了整个戏班的喜爱。那时的她,不过15岁,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谁知道,生活的磨难和坎坷,都还在后头。

在安庆唱戏时,有一位自卫队队长看上了严凤英,要娶她回去做姨太太,严凤英不肯。这个野蛮的男人就直接带着兵围住了整个戏班,架着枪,严凤英哭得梨花带雨,最终还是被抢走了。

严凤英为了唱戏,想尽了各种方式从自卫队队长那里逃出来。她披上床单,在家高声唱戏,装成精神失常的样子,最终让对方打消了这个念头。

被放出来的严凤英并没有就此平安。她辗转各地唱戏,各种土豪劣绅、军官等对她的垂涎都如影随形。

一个弱女子,在如此动荡的时局里,受尽了各种折磨和凌辱,却仍然没有放弃对黄梅戏艺术的执着追求。

有时候,梦想是生活这粒种子最神奇的营养,不论外部环境有多么的恶劣,它都会有无穷的力量,让一个人坚韧地绽放。

02-个性强硬,爱情坎坷

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流落到南京的严凤英,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大家族子弟甘律之。

甘家是京昆世家,名门望族,实力雄厚,甘律之长相俊美,多才多艺。不仅能唱老生,还能唱小生,更是拉得一手好二胡,是不折不扣的白马王子。

自从见过严凤英,甘律之便对她一见钟情,邀请严凤英加入了自己组建的"友艺集"。二人在一起时,严凤英跟着甘律之学习昆曲《游园惊梦》,还将昆曲特有的风格融入到黄梅戏中。

在这一阶段,严凤英的艺术水平得以真正的成长,对比过去,简直是脱胎换骨的存在。

同样的艺术追求让二人惺惺相惜,引为知己。但一个是出身高贵的大家少爷,是一个是流落风尘的戏子,身份的悬殊使得严凤英始终无法从甘律之这里获得真正稳定的生活,除此之外,严凤英也更想继续追逐自己的戏剧梦,继续走南闯北的演出。

1951年,严凤英回到了安庆,加入了胜利剧场。在那里,她的事业开始逐渐迈入正轨。

"严凤英在安庆,名望还是比较大的。人们都喜欢看她的戏。她不只是唱的好,因为她的嗓子很甜润,另外她扮相很美,线条各方面都很好。她的唱腔,乡土气息比较浓厚,人们都喜欢听她唱。"严凤英的徒弟田玉莲回忆道。

最初,严凤英为自己受到的追捧感到得意,但很快,她就感到了自己的不足。她开始观摩别人的表演,分析自己的问题,向竞争对手讨教。

这个时期,严凤英主演的《打猪草》、《兰桥会》、《柳树井》在华东戏曲汇上演,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黄梅戏第一次亮相上海舞台,严凤英甫一亮相,立刻赢得满堂彩。

22岁的她,名声传遍了整个华东地区。黄梅戏作为一个地方戏曲也在这一时期逐渐地发展和繁荣起来。

在一次交易舞会上,她认识了安庆军区的业务骨干王兆乾。王兆乾对戏剧艺术颇有研究,极富才华,不仅研究黄梅戏和傩戏,还不断对此进行改革,创作了现代戏。王兆乾和严凤英很快相爱了,开始了同居的日子。

颠沛流离的那么多年,能够遇到一位知心爱人,此时的严凤英,幸福满溢。她为王兆乾写下深情的文字:"告诉你,爱人,我誓以一切来回答你不移的爱心。"

只可惜,再炽热的感情,也抵不过嫉妒和猜忌。

1953年,严凤英跟着安徽省黄梅戏团到南京演出,因为感激甘律之对自己的照顾,想要登门道谢,王兆乾不同意,最后严凤英还是去了,王兆乾偷偷地跟了去,当面打了严凤英一耳光。

严凤英一向是个个性刚烈的人,从小为了唱戏连死都不怕,怎么可能忍受这样的侮辱,当下便和王兆乾分手了。

那个时候,她已经怀了王兆乾的孩子。

在严凤英的纪录片中,王兆乾这么回忆:

"她对我的好,对我的感情,这是纯真的。她有时候像小孩儿一样的纯真。但有时候呢,她又流露出她很老练市侩的一面,她毕竟是来自旧社会,虽然她年龄比我小,是她在旧社会的经历,她饱受的沧桑,也比我多的多。我过去不理解,如果我像今天这样理解的话,我们之间也不可能分开了。"

50年代初,严凤英生下了自己和王兆乾的孩子。在那个年代,未婚生子是一件很出格的事情,但是严凤英却不在乎。甘律之对这个个性鲜明的女人既同情又欣赏,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严凤英被感动,二人于1954年结婚。

"这次婚姻有报恩的成分,毕竟甘律之给过她很多帮助。"严凤英好友吴琼这样形容这场婚姻。

好景不长,这一段婚姻只维持了两年便结束了。后来,在排练《王金凤》的时候,严凤英遇见了导演王冠亚,二人一见钟情,很快就结婚了。

结婚后的二人十分恩爱,小日子和睦又幸福。

03-追求卓越,终成宗师

1953年到1965年,是严凤英艺术生涯的最鼎盛的时期。

在这短暂的十三年里,严凤英主演了近20多个大戏,近30个小戏,此外还拍了3部电影。其中不乏人们耳熟能详的《天仙配》、《打金枝》、《桃花扇》、《兽玉管》、《牛郎织女》、《女骑马》、《红色宣传员》等,黄梅戏也从一个安徽本地戏中一跃成为全国人皆知的戏种,严凤英成为黄梅戏的"一代宗师"。

其中,《天仙配》打破了戏曲电影观众人数的最高纪录,黄梅戏的影响遍布了全国,董永和七仙女成为了永恒的经典。即使是放到现在,这部戏依然是谈到黄梅戏绝对绕不开的经典,能够取得如此大的艺术成就,和严凤英的努力不无关系。

严凤英的好友回忆:

"她一个人唱,她能从吃饭唱到洗澡,听她在卫生间里头还在唱。所以她唱的有感情,她在琢磨人物。实际上她在提炼人物,因为,谁也不知道七仙女在天上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个什么样的心态。那完全是用人的心态,体验神的心态。"

1954年,《天仙配》戏剧电影斩获了第一届华东区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优秀演出奖、导演奖、剧本一等奖、音乐奖,获得第二届全国优秀保留剧目大奖。

可惜的是,严凤英的一生极为短暂,1968年,因为被指责为"文艺黑线人物",还被怀疑是间谍,不断被迫害的严凤英在家中服药自杀,抢救无效身亡,享年38岁。后来在安庆建下严凤英故居纪念馆,伟人亲自为她题写"党的好儿女"。

在严凤英死后,王冠亚守亡妻四十年,终生未再婚,令人感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