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要多少个阿云嘎,才能拯救中国音乐剧?

subtitle
上观新闻 2021-01-18 06:3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冠肺炎疫情之前,中国内地音乐剧市场正迅速扩张,2018年至2019年,市场规模从4.48亿元增加到7.21亿元,这得益于《猫》《西区故事》《摇滚莫扎特》等西方原版音乐剧的接踵而至。

狭路相逢,起步较晚的国产音乐剧很难在竞争中突出重围。随着综艺节目将阿云嘎、郑云龙等音乐剧演员捧为明星,他们主演的中文版音乐剧一度溢价10倍。然而热闹之余,中国原创音乐剧似乎仍缺一部立得住的代表作。繁荣的背后,有许多被掩盖的困境。

如今,引进音乐剧正处在市场空窗期,看似市场赠予了本土作品一个莫大的机会。由此,对中国音乐剧的孵化和成长的渴望,愈发迫切。但究竟怎样的温度、湿度,才能孵好中国原创音乐剧这只“蛋”?

明星是把双刃剑

“中国音乐剧应该再来20个郑云龙,50个阿云嘎。”音乐剧导演、作曲樊冲说。

随着综艺节目《声入人心》将阿云嘎、郑云龙等音乐剧演员捧为明星,他们主演的中文版音乐剧一度溢价10倍。音乐剧市场“兴奋”了,有制作方认为:只要手握明星这张王牌,中国音乐剧再撞上引进大戏时,不一定败下阵来。

与此同时,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上海戏剧学院、北京舞蹈学院等学校音乐剧表演专业报名人数持续创新高。不少人认为,这是个好兆头,说明人才储备更扎实了。明星效应,似乎让音乐剧迎来了“春天”。

事实果真如此吗?冷静下来,不难发现一个问题———即便有20个音乐剧明星,我们能拿得出20部中国音乐剧来提供他们发散“星光”的舞台吗?就好比仅有蛋黄,没有足够质量与容量的蛋清,怎能诞生一颗好蛋?

2013年,郑云龙从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专业毕业后,有4年的时间在原创音乐剧的舞台上摸爬滚打。《爱上邓丽君》巡演120场,郑云龙在舞台上逐渐积累起一个音乐剧演员的信念感。但真算一算,市场上这样“长龄”的原创音乐剧并不多。原创风险高,即使在百老汇,能盈利的作品也不足30%,何况我们这个市场还非常稚嫩。一部中国原创音乐剧出炉,同样走不出行业规律,制作周期长,投资风险高,精品概率小,实际上,就算郑云龙这样的“大牌”,也已经好几年没演过原创音乐剧了。

郑云龙为2021上海国际音乐剧节代言

有明星,但一时找不到那么多中国音乐剧怎么办?制作国外音乐剧的中文版,成为一个讨巧方式。引进剧目本身的故事和音乐都相对成熟,此前已经历过别人的市场检验,又有知名度,变成中文版,制作周期短,投资回报高,显然更受制作方青睐。

比如近期,郑云龙在上海演出的中文版音乐剧《小说》,版权来自韩国,开票首日票房超300万元。音乐剧明星刘令飞主演的中文版音乐剧《危险游戏》,版权来自外百老汇,也在开票首日突破100万元票房。

2018年底,在综艺节目《声入人心》火起来的同时,中文原创音乐剧《白夜行》在上海首演,成为当年上海音乐剧票房冠军。迄今,《白夜行》已演三轮六十多场,票房口碑不俗。主演之一、影视明星出身的韩雪认为,明星可能是吸引观众进入剧场的一大因素,但一定要靠整体制作水平的提升,从剧本、音乐、舞美到演员,都不能有短板,中国音乐剧才能走得更远。“音乐剧只把票房寄托在明星效应上,太危险了。”韩雪说。

韩雪在音乐剧《白夜行》里扮演唐泽雪穗

来自豆瓣上的评价,佐证了这个观点。大部分观剧网友以“冲着《白夜行》小说”“为东野圭吾来的”“看明星”作为开场白,紧跟其后的是评价演员表演、舞台布景、剧情呈现,甚至有人挑剔“歌词太俗”,也有人表扬一些配角唱段“印象深刻”,还有人刷了几版,感叹不同版本之间的差异。显然,尽管许多人冲着明星“噱头”进了剧场,但看完后,观众更在意的是音乐剧品质“值不值回票价”,以此决定是否“二刷”“三刷”。有些第一次进剧场的网友,也由此决定要不要从此“入坑”音乐剧。

同样,本是冲着阿云嘎买的票,但月初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看完原创音乐剧《在远方》后,观众赵涵感叹,剧本身“好看”,才让他感到中国原创音乐剧有了希望。

有人担心,一部剧没有明星,票房号召力如何?急功近利依赖明星红利,会不会炮制出一堆快餐式的作品?还会有更多影视明星或流行歌手出现在音乐剧舞台上吗?

从现实因素来看,演音乐剧的收入和拍影视剧、上综艺相比就是个零头,但凡年轻人外形好、业务能力不错,做影视明星才是首选。“国内音乐剧市场体量仍然不够大。”韩雪说,只有把蛋糕做得更大,有10个乃至更多《白夜行》可供选择的时候,市场才算真正的繁荣,类似的担忧或讨论才有空间。没有一定数量,一部剧的成功可能只是“偶然”,一个明星的闪亮或许只是他(她)离开本行去娱乐市场发展的前奏。缺了一定数量且能长线演出的优质本土音乐剧产品,市场饥渴下的哄抬,必然只是喧嚣一时。

从《声入人心》走出来的音乐剧明星,面临的是综艺、晚会、影视剧等更“诱人”的选择,想把他们继续留在音乐剧舞台上,首先得有更多优秀的音乐剧。“如果音乐剧行业的发展长期滞后于影视行业,明星也可能会离开,观众也可能会流失。”韩雪说。

明星流量短时间或许会带来新的行业契机,但长远看,好作品仍然是市场繁荣的根本,是真正舞台剧明星的核心支撑力,放眼国际,莫不如此。

金曲能否活下来

原创音乐剧《在远方》上海站末场,在观众的热情呼喊中,返场持续了20分钟,除了剧中曲目《兄弟》,演员们还演唱了《钢的琴》《欢迎光临》《纳斯尔丁·阿凡提》中的曲目。这些原创音乐剧都曾在全国巡演,但剧中曲目的大众知晓度和传唱度依然不高。

音乐剧,以音乐为灵魂。提起《猫》,人们脑子里会自动播放《Memory》(回忆)的旋律,提起《悲惨世界》,许多人都能哼两句《I Dreamed a Dream》(我有一个梦想)。去年《巴黎圣母院》在上海演出,返场时甚至出现观众们用法语合唱《大教堂时代》的场景。

一首脍炙人口的音乐剧金曲如何诞生?看来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樊冲最有名的一首歌是为话剧《驴得水》所作的主题曲《我要你》。但这首歌真正被传唱,是作为电影《驴得水》推广曲,被老狼、任素汐演唱之后。一时间,全国各地的酒吧歌手都在唱这首歌。

“写戏剧音乐其实是有技巧的,《我要你》在剧本之外、人物之中,它好像跟剧情毫无关系,但听完,观众可以想象任素汐扮演的张一曼曾经的生活。”樊冲解释,为音乐剧作曲,有点像是戴着镣铐跳舞,需要完成叙事、塑造人物、抒发情感。但他意识到,剧场的影响力是有天花板的,电影和电视才是更有效的大众媒介。如果《驴得水》只有话剧,《我要你》不一定能被传唱。与之类似的还有樊冲作曲的音乐剧《我AI你》中的《如果遇见你》《寂静无声》,也是因为李健和老狼的演唱才有了知名度。

在打造金曲上,法语音乐剧很有一套。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介绍,法语音乐剧上演前一般会先出唱片,为音乐剧造势。上世纪90年代末,音乐剧《巴黎圣母院》首演前,概念碟就已经发行,单曲《美人》一炮而红。同名原声唱片销售达3000万张、DVD销售近1000万张,创造了法语音乐剧销售纪录。《摇滚莫扎特》的原声专辑也十分成功,在发布5周之内成为全法销量冠军,剧中单曲《纹我》在2009年法国流行音乐排行榜位居第一。

三年前,《法语音乐剧明星集锦音乐会》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举行,曾一票难求。5位法语音乐剧明星将《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罗密欧与朱丽叶》《星幻》《唐璜》《摇滚摸扎特》等十几部法语音乐剧中的精选曲目唱了个遍。

音乐剧《悲惨世界》

发唱片、开演唱会都是中国原创音乐剧可借鉴的“让音乐传开”模式。在《声入人心》的舞台上,“郑云龙们”也曾演唱《爱上邓丽君》《金沙》《蝶》等中国原创音乐剧中的曲目,对于这些作品的经典化有所裨益。去年,文化广场户外舞台演出季,成功策划了“小而美”的音乐剧双人演出和音乐剧版音乐会。

但仅作如此理解,就够了吗?如果缺失了优质音乐剧这个“大本营”,那些所谓的金曲,是否真能走得远、红得久?或者说,如果多年后作品没有在一代代观众中留下记忆,这样曾经传唱的一首“金曲”是不是会遭遇换代观众的认知困惑?毕竟,你是“选曲”,还只是一首歌曲,你是音乐剧舞台上的一只蛋,还是寄生在其他平台上的一曲“网红”,观众还是会对“金曲”问一下出处。

值得一提的是,《金沙》《蝶》作为三宝多年前的原创音乐剧,当时影响不可谓不小,也曾让三宝获得“中国音乐剧教父”的称号,其中的曲目一度“出圈”,举办过类似的金曲集锦演唱会。不过多年以后,观众心中,《金沙》能记否?剧中金曲重新演绎时,一些年轻观众对原生的音乐剧名字一脸茫然,此情此景颇让人生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之遗憾。

我们早已亦步亦趋地尝试过类似的金曲推广方式,但我们恐怕忽略了一个市场“原则”———这类金曲的诞生,首先仍然源自音乐剧的成功。《巴黎圣母院》《剧院魅影》《猫》中的金曲旋律一响起,许多观众都能跟着哼几句,他们可能连英文曲名都想不起来,跟随熟悉的旋律,脑海中首先浮现的,是音乐剧本身,是那些舞台上鲜活的人物和情节。

这也是音乐剧金曲与单独歌曲之间的区别。好的剧中金曲,首先得“活”在一部成功的音乐剧里,不然它仍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核心还是故事

近期在上海热演的原创音乐剧《在远方》《白夜行》《灵魂摆渡》,都改编自小说、电视剧IP。《白夜行》虽是新创作品,但因为剧本改编自日本作家东野圭吾同名推理小说,音乐也找了日本作曲家千住明创作,究竟算不算原创,一度存在争议。

喜欢韩国音乐剧的观众林璐说,许多韩国音乐剧,都来自外国故事。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制作的两部中文版韩国音乐剧《遗愿清单》和《拉赫玛尼诺夫》,前一个故事来自同名美国电影,后者来自俄国作曲家的故事,但没有人否认这是韩国音乐剧。“我并不太在意一部原创音乐剧‘血统’是不是纯正,甚至不在意‘原创’的标签。对我来说,好看最重要。故事的蓝本可以来自世界各地,更重要的是你如何讲述这个故事。”林璐说。

如何讲好故事?在迪士尼工作的导演胡晓庆说,迪士尼出品的音乐剧《狮子王》《美女与野兽》《冰雪奇缘》等,都改编自已有IP,故事早就有了,改编看似简单,实则不易。“他们对于细节充满执念,小到一句台词怎么说,可能都要经过反复探讨,甚至要基于市场调研。正是这种匠心,让迪士尼故事风靡全球。”

《狮子王》累计全球总票房已超过90亿美元,不仅超过了所有音乐剧作品,甚至超越了历史上所有的电影、电视剧、演艺等其他指标性娱乐表演。不少经典作品的改编都无法跳出自我重复的窠臼,但《狮子王》音乐剧从电影本身的成功中跳出来,发挥想象力,用属于舞台的语言为观众制造惊奇。

音乐剧《狮子王》

胡晓庆说:“迪士尼纵然有雄厚的资本和工业化的制作流程,但《狮子王》的成功,我觉得核心还是故事。迪士尼的音乐剧和它的电影一样,都是合家欢的,老少咸宜。它的故事格局大,可以跨越时代,引起全球观众的共鸣。中国原创音乐剧要走向世界,也需要一个可以通行世界的好故事。”

但不是所有百老汇音乐剧都能在中国火起来。不少在海外票房口碑双丰收的作品,引进中国后惨遭票房滑铁卢。剧中的“梗”观众接不住,价值观有隔阂,缺失文化记忆和情感共鸣,种种因素相加,导致不少雄心勃勃的演出商吃了亏。“许多人并没意识到,这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仅仅靠资本推动的繁荣是不可持续的,一哄而上没能立刻赚到钱,可能就一哄而散了,这是值得担忧的。”费元洪说。

阿云嘎相信,在文化基因上,原创音乐剧自有优势,就看你如何利用这种优势。之所以选择在《在远方》中出演快递小哥,他看中的是“情感共鸣”。“海外引进音乐剧有很多好的文本、好的音乐,但总觉得少了一点共鸣。我渴望讲述身边人的故事,表达中国人的情感,我也相信这样的故事可以打动中国观众。”

有了点钱,有了些人,但要孵好中国音乐剧这只“蛋”,还是有点难。可是,总有人要往前走。

《在远方》导演肖杰说:“我们一直在学习国外的音乐剧,目的就是有一天可以不用再学,可以创作出哪怕不完美,但有中国基因、中国风格、符合中国人审美的音乐剧。”

本文刊于2021年1月18日解放周一纵深版

栏目主编:施晨露 本文作者:吴桐 文字编辑:张熠 图片编辑:笪曦 本文图片由上汽·上海文化广场提供 题图为“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孵化作品《两个人的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