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上海天蟾逸夫舞台修缮后首演,为啥选了这两出戏?

subtitle
上观新闻 2021-01-17 07:43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the video tag.

1月16日晚,老观众陈世杰特意戴上红围巾,来上海天蟾逸夫舞台体验焕然一新的舞台效果。走进剧场,他感到比以前亮堂多了,且不失百年剧场的韵味,一幅欣欣向荣的气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观众陈世杰戴着红围巾入场。
2018年1月29日,修缮前的天蟾逸夫舞台外观。
1月16日晚,修缮后的天蟾逸夫舞台,门前人头攒动。

1月16日、17日,上海天蟾逸夫舞台以上海京剧院的两出经典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和《沙家浜》进行内部测试,旨在对剧场的声、光、电及机械系统进行全方位测试。

之所以选择这两出戏,上海京剧院舞美中心朱先生介绍,《智取威虎山》的布景相对复杂,软布景都是画天幕比较有层次感,上光比喷绘的舞台背景在观众视角上更丰富。副台搭建房屋主要的构架与布景的结合度也比较完美。在整个舞台的运作方面,布景和灯光的吊杆设备都用上了,这对试运营的舞台功能测试有帮助。

所有的吊杆都用起来了。
工作人员在安装雪花机,当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京剧唱段响起,雪花漫天飞舞。
前一天,工作人员紧锣密鼓装台。

这一幕让人想到了张嘉益演的电视剧《装台》,负责灯光技术的杨丛强说,他们也有躲在面光或耳光里“看戏”的经历。

上海天蟾逸夫舞台前台主管林嬿介绍,修缮后剧场进了许多“新式武器”,除了新的舞台设备,还有人脸识别的防疫防控设备,包括剧场里的地灯和感应灯。

2013年,离上一次大修将近10年,剧场里大部分脚灯都坏了,修理有难度虽然不影响剧场运营,但演出期间观众走动多有不便。林嬿就想办法,去买感应的充电小夜灯,晚上开场前就吸在每排走廊边的座椅下。当时,买了200个小夜灯循环使用,充一次电需要6-8小时,工作量很大,有时会被好奇的观众拿走。

即便这样,还会有观众摔倒。有一次,一位观众暗场时起身上厕所,走出来一个踏步没踩稳脚打滑摔下去了,擦伤颧骨,礼宾扶起他询问状况,他说没什么,先把戏看完。到了演出结束,他来找林嬿,说有些疼了,林嬿说现在就陪他去医院看,那位观众意思太晚了明天再说,林嬿就把规定说了一遍,当场的事情理应当场解决。观众还是坚持要回家,最后留了她的电话,林嬿心里还是有一丝担心。

过了一天、两天,第三天观众还是没来电话,林嬿坐不住了,打电话过去问了情况,结果观众拿着自己的医保卡去看了,只是皮外伤无大碍所以就没有联系他们。

林嬿放心了,通过“摔一跤”建立观众和他们之间的友情,这样的故事很多,“我亮出我的真诚,让你看到我的态度”,这也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事情处理过程中,观众往往会说,“算了算了”,“不用了不用了”,“不好意思吧”,她觉得,这份工作蛮有意思的。

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装上了感应灯。
林嬿(左)给礼宾培训基本礼仪,她曾获得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首席五星服务员称号。

崭新的剧场,服务也在升级。这是为观众提供的靠垫(小朋友增高垫),有的观众腰疼,需要一个靠垫支撑腰部,一场坐下来会舒服一点;还有观众需要脚凳,最初林嬿会找来纸箱让观众垫着,后来改用塑料小凳,现在她在网上找到合适的木质脚凳,过几天就会快递过来;现在提供的轮椅也升级了,可以爬楼梯。

天蟾逸夫舞台可以接受戏票的预订,在戏迷中的口碑很好。2007年,林嬿刚入职做票务员时就有这样的服务。好处是方便观众,开演前来取,服务很到位,而且不收预订费。但对剧场来说是有风险的,观众有事情不能来,座位就锁定在那里,对于到现场来买票或买当场票的观众就失去了机会,剧场也要蒙受损失。

为了防止产生“死票”,票房需要在正式演出前3天,把订票观众的电话都打一遍,“确定来吗?您能提前来取票吗?”有些观众必须到开场前取票,19:15分的演出票留到18:15分,观众再不来票就不留了。电话3天前打一个,1天前再打一个,工作量蛮大的。

林嬿说,天蟾舞台的票房可以算是上海滩最热闹的票房,忙到票务员都没时间抬头,就盯着电子屏幕,窗口外是黑压压的人群。最多时50%的票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卖出的,可见预订之受欢迎程度。

高质量的演出还会接到海外观众来电,他们说,如果这样的演出在其他剧院,除非托本地的亲戚或朋友否则没法买到票子。电话那头问,”林小姐侬相信我吗,侬哪能敢帮我买的呀?”林嬿说,因为问了这句话我相信你,如果你不来我只有请朋友看了……

可能是真诚待人,林嬿还没有碰到过食言的人。

看戏的老观众里,对演的戏非常熟,林嬿说,他们是来解闷的,“认识这里的每一位工作人员,打招呼、拉家常,感受剧场的热闹”。买一场日场的优惠票,上面开锣下面就睡着了,如果呼噜声响了,工作人员就会上前轻轻拍下,微微一笑,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观众佩戴口罩,出示健康码,测温后入场检票。
不少观众精心打扮,与“新”合影。
除了老观众,还有年轻人,甚至是学生观众。
首场内部测试场就有观众等退票,张先生已迫不及待“回家”看戏。
18点不到,就有观众等候在剧场门口。
天气寒冷,进场时间提早了15分钟。没有随身码的观众经测温,出示身份证并登记后入场。
18点半后,观众集中进场,客流平稳有序。

这次修缮后重新开业,正处于疫情期间,剧场鼓励观众线上购票。老年人会不会操作,会不会出现线下排队购票的场景?

其实,工作人员并不担心,因为修缮期间,礼宾们转战周信芳戏剧空间,当时预想现场购票的老年观众会很多,也做了预案。

然而,开票当天也就20个左右的观众买票,并且在柜台上购买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线上购买的速度,想要的位置没了,甚至连票都没了,怎么办?工作人员手把手示范购票流程,有了第一次,老年观众在手机上购票也不是不可能了。

现在,老观众们还建了看戏的微信群,群里不时更新最新的票务信息,还会把微信购票流程发上来。

“天蟾”两字与修缮前有明显变化,出自书法家谢稚柳之手。外立面恢复沿福州路历史门楼立面浅色水刷石,水泥仿石划格。

两楼的座位以前称作“楼座”、“包厢”,视线并非很高,观看舒适度不错。虽说是“包厢”,在别家属于VIP级别的,价格也是偏高的,但在天蟾却有着亲民的价格,性价比非常高。改造后,二楼再没有“楼座”和“包厢”的叫法,回归普通剧院常规座位,第一次来的观众也可以很快找到自己的座位。

二楼的座位牌重新换过。
复原设计圆弧转角外立面,一层入口为亚光古铜色大门。

内部试演结束后,剧院将根据各方的反馈对舞台系统、票务系统以及剧场服务等方面做进一步调整,以求以最佳状态迎接观众“回家”看戏。

目前,上海天蟾逸夫舞台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开幕季演出,首场开幕演出计划于2021农历新年的年初一正式与观众见面。

杨子荣扮演者蓝天在后台化妆。
“坐山雕”由任广平扮演。
剧中的服装和道具。

优化演员休息区域功能,扩大使用面积,以满足百人大规模剧团演出需求,提升演员及剧团人员的使用感受。

离开演还有50分钟,舞美准备就绪。
正戏开演。


栏目主编:张春海 本文作者:蒋迪雯 文字编辑:张驰 图片编辑:张驰 编辑邮箱:8903168@qq.com 上观新闻 蒋迪雯 摄影报道 视频采制:王清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