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赫舍里氏并非嫡出,为何还能做康熙的皇后?孝庄:娶她是唯一选择

subtitle
雍亲王府 2021-01-17 01:00

康熙四年(1665年)九月,康熙皇帝大婚,正式迎娶了首辅大臣索尼的孙女赫舍里氏,并将其册封为皇后,这便是历史上康熙皇帝的第一任皇后、孝诚仁皇后赫舍里氏。

实际上,康熙皇帝大婚的时候,还不满十二周岁,并且有资格嫁给康熙皇帝为后的并非只有赫舍里氏一位,只不过,在康熙皇帝的祖母孝庄太后的主持与安排下,康熙最终还是迎娶了赫舍里氏。

而也正是这段婚姻的缔结,不仅为此后康熙“智擒鳌拜”进而扳倒整个鳌拜集团做了极为关键的铺垫,同时也为后来“康熙盛世”的开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鳌拜的专政跋扈,使得孝庄与康熙选择拉拢索尼以对抗鳌拜。

顺治十八年(1661年),顺治皇帝去世,年仅八岁的康熙皇帝就此登上了皇位。与此同时,顺治皇帝还在临终前,任命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和鳌拜为辅政大臣,其中索尼为首辅大臣,共同辅佐年幼的康熙皇帝。

起初,这四位辅政大臣尚且还能“遵循誓言,和衷共济”,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排名四人中最后一位的鳌拜,权势不断提升,并将自己凌驾于其他辅政大臣之上,“四大臣共同辅政”的局面也逐渐演变为了“鳌拜专政”。

当然,这种局面的产生也有着一定必然性。

此时的索尼年老多病,长期处于告假状态,与其同样出身于两黄旗,并且相识多年的鳌拜,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其在朝堂上的代言人。

同样是“名门之后”的遏必隆,则是有勇无谋,他选择长期依附于鳌拜,唯鳌拜马首是瞻,几乎大情小事都要跟随鳌拜的意见。

至于出身于正白旗的苏克萨哈,本就与其他三位辅政大臣“旧怨”极深,再加上他曾经背叛了直信任提拔他的多尔衮,这样“卖主求荣”行为使得朝中绝大多数大臣对于其是非常的不屑,所以苏克萨哈基本是处于被孤立的状态。

在这样的情况下,鳌拜逐渐将大权揽入自己手中,并就此开始擅权专政。

鳌拜的专政,无疑给了康熙皇帝以及孝庄太后以极大的震撼,更使其感受到了极度的恐慌与不安。

可此时的康熙皇帝尚未亲政,是由四位辅政大臣“担当国事,裁决庶务”,康熙手中并无权力。至于孝庄太后也因为多尔衮时期就定下的“后宫不得干政”的制度,无法过多地干涉朝堂事务。

而这也就导致了康熙与孝庄无法凭借自身的力量与鳌拜进行对抗,想要扳倒鳌拜,必须要寻求外部力量的支持,于是他们选择了首辅大臣索尼。

与索尼进行结盟,无疑也是康熙与孝庄在当时的唯一选择。

先来说说苏克萨哈。

前文中也说到了,苏克萨哈出身于正白旗,与两黄旗出身的其他三位辅政大臣有着很深的“旧怨”,然而,更为“致命”的是,苏克萨哈当年是靠着“卖主求荣”,主动检举、揭发多尔衮实现迅速“上位”的。尽管通过此,苏克萨哈得到了顺治皇帝的信任与重用,可他也将自己置于了一个非常不利的舆论境地,朝中许多官员对于苏克萨哈都是嗤之以鼻的,尤其是首辅大臣索尼,更是对其极为不屑,根本看不上他。

且不说苏克萨哈没有待嫁的女儿或者孙女,就是有,如果康熙与之联姻,结果也只会是适得其反,非但不会得到有力的支持,反而会招来更多的非议之声。届时,不仅是无法有效地震慑鳌拜,就连现有的皇权威严,也会大大折损。

再来说说遏必隆。

遏必隆是努尔哈赤时期“开国五大臣”之一的额亦度的儿子,他的母亲还是努尔哈赤的女儿穆库什公主,在朝堂官员及皇室宗亲之中,有着很高的地位。但他毕竟有勇无谋,并且是常年依附于鳌拜,无法成为康熙和孝庄的坚实依靠。

不过孝庄还是给予了遏必隆足够的重视,并让康熙迎娶了他的女儿钮祜禄氏为妃,以对其进行拉拢,即便是遏必隆不选择站在康熙和孝庄一边,但只要遏必隆保持中立,那么也将使得局面朝着更加有利于康熙和孝庄的方向发展。

最后就是索尼了,可以说,他是唯一可以抗衡鳌拜的人。

索尼是自努尔哈赤时期就开始在朝堂为官,到康熙朝时期,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四朝元老”了,朝堂地位极高。不仅如此,自顺治皇帝清算多尔衮集团,让索尼担任内大臣之职开始,他就一直是朝堂上的“首席大臣”,在百官中排在第一位的存在。而顺治在任命四位辅政大臣辅佐年幼的康熙的时候,也是将索尼定为首辅大臣。

由此可见,索尼无论是在地位上还是在影响力上,都是要压鳌拜一头的,这一点连鳌拜自己都是心知肚明的,特别是鳌拜在抱怨自己在四位辅政大臣之中的排名顺序的时候,也只是对苏克萨哈和遏必隆排在自己之前表示了不满,却不敢对索尼排在首位有任何的怨言,这也说明了鳌拜对于索尼是有所忌惮的。

而实际上,不仅仅是索尼,赫舍里氏家族的其他成员也在朝堂上担任要职,比如索尼的三子索额图,这个时候就担任内大臣兼吏部侍郎的职务,赫舍里氏皇后的父亲噶布喇也担任着比较重要的职务。

再加上索尼文武双全、足智多谋,这些都使得康熙和孝庄想要对抗鳌拜,就必须,也只能去联合索尼以及他所在的整个赫舍里氏家族。

在整个赫舍里氏家族的帮助下,康熙最终得以扳倒了鳌拜。

起初,康熙在迎娶赫舍里氏为皇后的时候,还是遭到了鳌拜的抗议的,鳌拜希望康熙能够迎娶他的义女,也就是遏必隆的女儿钮祜禄氏为皇后,理由是钮祜禄氏为嫡妻所生的嫡女,而赫舍里氏仅仅是侧室所生的庶女。

当然,尽管鳌拜的理由在当时那个非常重视门第出身的年代并不是没有道理,但对于鳌拜而言,更多的还是要阻止康熙与索尼的结盟,同时借由自己义女钮祜禄氏来掌控康熙皇帝的后宫,从而维系自己在朝堂上的权势和地位。

只不过,康熙皇帝和孝庄太后还是顶住了鳌拜的压力,坚持迎娶了索尼的孙女赫舍里氏为皇后,至于遏必隆的女儿,虽然也被迎娶入宫,但级别也只是妃子而已。

而关于某些观点称,鳌拜也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给康熙为皇后,我认为并不属实。

原因就在于有关鳌拜女儿的史料非常之少,可以说是鲜有记载,而即便是有关他的一些野史资料,也是称她在康熙“智擒鳌拜”的时候只有七八岁的样子,从年龄上看,在当时是根本无法进行婚配的。故而称这种观点不合史实。

就这样,康熙四年(1665年),在孝庄太后的主持下,康熙皇帝正式迎娶索尼的赫舍里氏为皇后,就此实现了与整个赫舍里氏家族的利益绑定,而索尼、索额图等人,也最终成功帮助康熙彻底扳倒了鳌拜。

康熙六年(1667年)三月,索尼以遵照“顺治皇帝十四岁亲政”的祖制为由,联合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共同上疏请求康熙亲政。尽管康熙皇帝没有当即同意,但此举也为其争取了巨大的舆论支持与朝堂之上的认同声音。康熙六年(1667年)六月,索尼病逝。七月初七,康熙皇帝正式亲政,而这也全赖于索尼在世时候的铺垫与准备。

这是索尼临终前为康熙皇帝做出的第一项重要决定与安排,至于他的第二项安排则更为关键,那就是他让自己的儿子索额图辞去了包括内大臣、吏部侍郎在内的全部官职,专心担任康熙皇帝的贴身侍卫。

索尼之所以会要求索额图如此,一方面是要让索额图随时紧跟康熙皇帝,并确保其绝对的安全,另一方面,则是让索额图暗中挑选、训练“布库少年”。

而最终,康熙皇帝也是通过这群由索额图训练的“布库少年”,实现了“智擒鳌拜”。

与此同时,不得不说的是,赫舍里氏皇后在这一期间同样是功不可没。正是她坐镇后宫之中,将后宫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从而使得康熙皇帝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专心对付鳌拜。同时,她给予康熙皇帝的安慰、鼓励与支持,也从正面极大地鼓舞了康熙。

由此可见,正是得益于整个赫舍里氏家族的支持与帮助,康熙才得以最终扳倒了鳌拜,并且将权力收回到自己手中。

索额图被饿死,太子胤礽两度被废,赫舍里氏家族走向了没落。

康熙十三年(1674年),赫舍里氏皇后在生下康熙皇帝的嫡子胤礽之后,因为难产而去世。一年之后,康熙念及与赫舍里氏皇后的深厚感情,以及整个赫舍里氏家族的突出贡献,于是他将刚满周岁的胤礽册封为皇太子。

而作为索额图作为帮助康熙皇帝“智擒鳌拜”的“首功之臣”,先后担任保和殿大学士、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等重要职务,长期位居朝堂上“百官之首”的位置,并且几乎参与了康熙朝前中期所有重大朝政决策,并且在平定“三藩之乱”、收复台湾、征讨噶尔丹、抗击沙俄等重大事件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为“康熙盛世”的开创立做出了极为突出的贡献。

这一时期,整个赫舍里氏家族的权势和地位就此达到了巅峰。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赫舍里氏家族也开始“由盛转衰”。

由于索额图不断地结党营私,贪污腐败,并且长期与明珠集团相互碾压,弄得朝堂上是乌烟瘴气,康熙对索额图开始极度不满和厌恶。再加上太子胤礽表现的愈发嚣张跋扈,康熙认为这都是由索额图教唆所致。于是在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康熙将索额图问罪圈禁,并将其活活饿死。

至于太子胤礽,也因为其与康熙皇帝之间的矛盾愈发的尖锐,被康熙在康熙四十八年(1708年)和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

,两度废黜了皇太子之位,并且在“二废皇太子”之后,就一直被圈禁在了咸安宫之内,直到雍正二年(1724年)去世,再也没有重获自由。

而伴随着索额图被处死以及太子胤礽的两度被废,整个赫舍里氏家族也彻底失去了朝堂依靠,就此衰落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