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大学啥都不缺,就是缺少温度

subtitle
穿越兵王系统 2021-01-16 20:49

大学虽先后被赋予各种各样的职能,但人才培养始终居于“执牛耳”之位。无论在哪一个国家,育人都是大学最核心且不可替代的元职能。而与人才孕育直接关联的无非温暖的教育过程、热情的教学环节、感人的师生互动、激情的学问探究以及充满着温馨的校园文化和高深的学术氛围。有人说,中国大学现在啥都不缺了,就是缺少温度。的确如此,春江水暖鸭先知,教育冷漠心晓得。

静心反省,教书育人在高等学府里是否仍居优先地位?承载人才培养职能实现的最朴素的教育和教学常识是否已经被其他抽象化的概念所遮蔽?表面上看,我国大学教育在形式上早已具备栖身世界一流的实力。有外国学者就曾这样感慨过:“中国‘985工程’高校的硬件已经是世界一流,其条件之好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让我们感到震撼和羡慕。”

此外,从各种各样的大学排行榜中,已有部分大学的学科和学校综合排名涌进前列,表现不俗,似乎已经可以与许多世界一流大学相抗衡了,仅仅是想到这一点就足以让人亢奋不已。但如此成就之下,不可回避的事实是,“当一些外国学者深入到教学第一线听课、召开学生座谈会、调阅各种教学文件时,他们又不约而同地认为:中国一流大学的本科人才培养与世界一流大学相比,无论是在教育理念、培养模式和教学手段上,都还存在差距,最为突出是学生普遍缺乏批判性思维、基础不够厚、口径不够宽、跨学科程度弱、国际视野不足”。如果说这些评价是教育观察者从外部的角度给出的,那么,国内学者以学生的视角对大学教育问题进行的研究表明,作为受教育者的大学生对于我国大学教育的现状充满失望,学生对于我国大学教育中的课程组织形式、师资力量和师生课外互动等多方面极为不满。有学生坦言,称上了大学后才发现现实的大学教育与自己中学时的想象极为不符,老师的教学内容枯燥,带动不起学生的兴趣性,有敷衍的嫌疑,没有给学生树立榜样;学校办事效率低下,太过注重形式主义。

还有学者对高校中的师生关系进行调查发现,与中小学教师在大学生心中的地位进行对比,高校教师在大学生心目中几乎没有地位,比如,当问到学生自己印象最深刻的老师出现在人生的哪个阶段时,“有48%的学生回答是在高中阶段,近30%的回答在初中,近20%的学生回答是在小学,仅有4.2%的学生回答是在大学阶段”。近年来,对大学教育的诟病时常见诸报端,如师生关系破裂的丑闻,同窗之间互相揶揄迫害的案例,教育主体之间争名逐利的人际争斗,此起彼伏。

继续追问下去,在表面上看似目标明确、风景独好的中国大学在教育的深层生长逻辑上实则迷雾重重、危机四伏,呈现出冷漠的镜像——从科研到教学,从学习到生活,个体的人被铺天盖地符号化、量化的指标所遮蔽,育人天职在高大上的指标衬托之下虚化,朴素本真的教育行为无所依托;学科之间的微妙关联被行政决议“时而组合过来、时而拼凑过去”,课程内容变幻无常且远离经典;知识本身变成了抽象的学术概念,通识教育形同鸡肋,“无用”的学术少有人问津,融会贯通成了天方夜谭;理性教育中对学生的“严”与“爱”在市场消费的逻辑之下变成了对“消费者”的“迎合”与“迁就”;师生关系冷漠,对学术、社会和国家的责任感弱化,传道授业的本分被稀释;面对“我们是谁”、“我们要到哪里去”这样的深层次问题,教育主体变得茫然不知所措。陡然之间,我们意识到,今天的中国大学没了故事,少了感动,缺了关怀,了无情义,师生在认知、理性、情感、意志、投入状态和价值认同方面普遍遇冷,高深学府内的教育活动落入了庄子所称“不得不”之境地。人们被安排、被规训、被督促、被评量、被指责、被说教,而献身高等教育应有的激情、冲动、兴趣与好奇心如潮水般退却消弭。瑞士教育家裴斯泰洛齐(Johan Heinrich Pestalozzi)曾经的担忧似乎在中国高等教育的现实中一语成谶:世间有文法学校,书法学校,海德堡学校,就是没有人的学校!中国大学栖身于榜单,却远离了师生的心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