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抱庸硬笔行书:沈尹默述梦诗六首

subtitle
火星南 2021-01-15 06:39

民国初年的书坛就有“南沈北于(于右任)”之说。沈尹默先生的书法在当时影响是很大的,有正面评价,也有负面的说辞。比如陈独秀先生就曾批评其“字则其俗在骨”,正因于此,当年曾一起创办《新青年》的两人关系一直不太好。而徐平羽先生则盛赞他“超越元、明、清,直入宋四家而无愧”。谢稚柳教授亦作好评,“数百年来,书家林立,盖无人出其右者”。

除去书法,沈尹默先生十分热衷对古典文学的研究,尤其专注于旧体诗词的研究创作,留下数十本诗稿。沈尹默的诗,小巧细腻,而近契于理,仿宋诗的痕迹较为浓厚。就诗歌成就而言,并不算十分出众,故其诗名不著。

本篇选抄沈尹默先生诗六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油壁香车载别愁,绕城骏马霎时休。
不堪更向城东路,细草垂杨尽带秋。
窗纱惨绿上单衣,一抺遥山小苑西。
半是低徊半惆怅,万花如梦一莺啼。
十二珠帘敞画筵,酒痕和月上眉端。
那堪一曲潇潇雨,翠袖红灯照夜寒。
海上烟云意未平,春风不放十分晴。
会须一洗筝琶耳,来听江湖澎湃声。
天风吹暖过兰堂,亲受飞琼进玉浆。
坐我三熏三沐已,低头一笑太轻狂。
篱落荒寒色渐工,小庭疏树意无穷。
葵花惯作高秋格,不学红蕉烂漫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