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居然还没夸过易烊千玺

subtitle
3号厅检票员工 2021-01-13 17:51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特色内容激励计划签约账号【账号名称】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Hall 3 Soundtrack来自3号厅检票员工00:0002:38

写在前面

大家好像都觉得我们特别偏爱易烊千玺。

但其实,你往前翻一下推文就会发现,我们还没正式地写文夸过他一次。

《少年的你》的时候我全文都溺在电影里解读文本本身,没提他表演一句。

后来提名金像影帝的时候,我们标题还是严苛的《易烊千玺配影帝吗?》,结论也是「最佳新人奖实至名归,影帝始终差点火候」的高要求。

一些年轻艺人转型成功,演技进步,我们都专门写文夸了,偏偏这个早就不止“进步奖”的尖子生,我们还没怎么写过。

为什么呢?

真的不是我们区别对待,而是他的高水平和高起点,决定了我们更苛刻的审视。

类似明星转型,刚刚起步这样的标签已经与他无关,我们也没有把他放在流量艺人的评价体系里面,而是把他当作一个年轻的实力派演员去期待和评估。

所以这次《小红花》,我也特意为了看他的表演,二刷了一下。

但我的关注点可能还有点不同,并不只是他具体一两场戏的演技发挥(毕竟这不仅关乎演员自身,也关乎到整体的剧情与调度)。

而是作为新生代演员的易烊千玺,能否让我感觉到他对接下的每一个角色,都有着独到的领悟力、精细的敏锐度。

通俗来说,就是对细节的设计和处理。

这种潜心塑造才是他这个年纪的演员,成为永动机的燃料。

而结果,我们在上一篇文也说了——我看到了这种燃料。

韦一航,并不是一个能够轻松拿捏的角色。

这种不轻松,一方面是体现在韦一航的普适性特征上。

他遭遇了重大疾病,思绪消极,而依然是一位身份相对简单的普通少年。

说白了,人物本身的设定上没有太多突出的色彩,缺少表演的抓手,如果没能在表演上有巧妙的设计,很难留下亮眼的印记。

另一方面还在于韦一航身上既凝聚了遭受命运锤炼的悲苦,对家人奔波劳碌的思虑,又承载了青春独有的忧悒。

复合型的情感线,注定了演员在诠释上会有层次的高要求,若处理失了分寸,就容易苦情或悲情过滥。

但幸好,易烊千玺很清楚的意识到了这点。

他采取的方法是外静内烈,不会大张大合地流于声色,是从最细微处构筑人物特性,传达人物心绪。

比如当韦一航结束治疗后回家休养,看似回归了正常生活,但病痛会有隐秘影响,且难以被外人所完全知晓。

于是你能看到,当他躺上床看杂志时,手稍微举久些,就会抑制不住地颤抖。这种颤抖直到他后面给母亲发信息打字还会出现。

他睡觉的姿势也匮乏安全感,如小小婴孩一般蜷缩在床中央,曲起的瘦弱脊背满是对命运的承受。

这体现的便是易烊千玺对病理方面的体察,也是他对被病痛长期折磨,将延伸影响到心境与日常行为的这一困境的体悟。

还有易烊千玺对韦一航那种糅合了对家人的关切,对命运产生自恨的复杂心绪的诠释。

不仅仅体现在外露的厌世台词与情绪,体现在关注父亲吃面,那个房门后的眼神里,更体现在了他每一次吃饭,习惯性地握住筷子下端的手部动作里。

易烊千玺是时刻体认着那句传统谶语“(筷子)拿不远,(离家)走不远”的。

因为他深知韦一航这样的孩子“走不远”,并时刻去传递这样的命定与无奈。

当然,阴霾固然漫长,可因为是少年的缘故,也该有明媚的光亮偶然闪烁其中,方足够贴近日常。易烊千玺也演出了这一层。

比如那次韦一航在病床前安抚心爱的女孩马小远时,他畅想着虚拟时空的美妙,大段的自白都在述说心意。

而当他说到“结婚,生子”的间隙时,会羞涩地移开眼睛一瞬,才继续把话说完。

这展露的便是对少年纯真心性的觉察。

包括韦一航全片随处可见的双肩委塌,身形微颓,种种细节的蓄积无疑都是易烊千玺对角色的考量与沉浸。

也正是这样的悉心洞察,易烊千玺总能将人物立住,立稳,立得有味。

很多人都会说「易烊千玺」天生就该吃这碗饭。

我也认同,但好像大家都说不清这个天生是什么意思?

我不太想把它粗暴地和天赋划等号,他不是天才型的演员,过度强调天赋反而对他的努力不公平。

他的天生,体现在他对周边世界的观察欲望。

我对他一次采访印象极深——当他被采访提问到如果不做艺人会做什么职业时,他的回答就是“当一名出租车司机”,原因是“司机可以每天碰到许多不同的人,这样就可以用另一个视角去观察大家”。

这就是一个演员该有的好奇和观察欲。

在《少年的你》之中,易烊千玺的这种“观察感知”的能力,就有很大的体现。

比如在小北与女孩陈念初识时,因为感激她插手打架一事而替她修手机,但表面用浑不吝的语气和她交谈,铺陈小北的江湖气。


而当听到陈念说“我要上最好的大学”时,小北就不再与她对视了,借修手机的动作微垂眉眼,语气也渐沉下去。


易烊千玺诠释出的就是作为缺乏教养和文化的小北,内心对陈念,即对普通高中学生、知识阶层的距离感,以及联想到了自我处境的低落感。

他们之间看似咫尺,实际遥不可触。越是巨大的落差越是以细微的方式去处理,更为生动自然。

同样的设计还出现在与陈念建立起情感联系之后。

陈念提出了“我们一起走出去吧”的希望,而小北反问了一句“怎么出去”后,没有得到陈念回答,也并没有追问,只抿出了一个极淡的笑。


这个笑稍纵即逝,流露的是对陈念的一点抚慰,也更诠释的是作为漂泊少年,习惯性地掩饰真实心绪的特质延伸。

所以即使是在那场情绪浓厚的高潮戏,小北决意把杀人责任揽到自己肩上,装作欺凌陈念以入狱。

小北都把对入狱的恐慌,对未来的无望,对陈念的不舍统统深藏在眉间,脸上是佯装的乐观。


他字字句句看似在陈列愿望,实际背后是对霸凌,命途,灾祸的泣泪。易烊千玺演出的就是这一点强忍的困苦。

再往回翻翻,你能发现在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之中,首次担纲主演的易烊千玺不过十七的年纪,但对李必这一角色也有过雕刻。

他的外形本就与“道心名士、清贵出尘,又忧国忧民、少年老成”的李必适配度很高,难就难在如何把一份端肃异禀诠释到位。

好在易烊千玺虽稍显稚涩,但因为捕捉到了角色的特性,初步展示了表演上的感知力。

例如当李必与属下对谈时有所争执,属下希望通过官方渠道来平息一场纷乱,而李必认为事由紧急,提出了更果断的处理意见。

而这也同时赌上了太子对李必的信任,太子会遭遇圣人怪罪。

因此在属下的劝诫中,李必再果决也必有顾虑,沉吟了一下,喉咙滑动,表现出了这份向内的紧张。


类似的处理遍布全剧。李必作揖时微蹙的眉,展示他在官场之中急于初展身手的一面;

听到玩笑时也会稍展愁绪,露出烂漫天真的一面。

有时我们都会不自觉地认为,易烊千玺演绎的角色都与少年相关,他似乎天然就适合纯澈又深沉的角色。

但也并非如此,在精进演技的背后总是苦功。他身上倾注的是对表演的赤忱,与自我奋进的苛求。

就拿刚提及的历史剧《长安十二时辰》来说,台词诗文白话交杂,相当拗口,开拍第一场文戏便有一长页纸,情绪层次多至3、4种。

为了找到状态,易烊千玺便常在休息间隙,独自躲在角落里调整感觉,且不断焦虑于自己的表现,反复向表演老师请教。

写到这里我突然有一个挺恍然的感觉。

我怎么写都只能聊他表演上如何如何好,很难像写其他人物稿一样,更深入地聊他性格,经历云云。

他把“自己”藏得很好,只有角色露在外面。

这点真厉害啊。

写在后面

最后再讲一个细节。

最近我看到一段文字,其中有关于易烊千玺的成长独白。

他分享了在表演这条路上的认知与感受,如在拍一场吃东西的戏时,被建议“幅度小一点,不要用力嚼”,这样镜头前也更好看。

但他认为那是个“从小饿肚子“的人,必须大口嚼“才符合人物的形象”,于是跟导演确认后,依然按照原先的演。

做到这点好像很简单,但从这个年纪维度来看,又似乎是最不容易的一件事了。

配图/网络

音乐/Endless Melancholy-We Have Met Before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特色内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