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北上广深年轻人,全靠flag支棱着

subtitle
城市漫游计划 2021-01-08 13:04
2021年第一周,立的flag就翻车了

大家好,我是谢毛毛~

元旦刚刚过去,春节即将到来,在这个辞旧迎新之际,你们是不是又在狂立flag呢?

我们走进了几位北上广深年轻人的生活,实地调查有着不同年龄、职业和兴趣的TA们到底在立什么flag。当然,也顺便问问被flag疯狂打脸的感觉到底有多疼。

逃出GPA魔咒

北京,位于海淀区中关村附近的一所著名高校内,21岁的大三学生小李正面临着疯狂内卷。

某老师布置的期末作业要求写3k字左右小论文,小李恰好在第2950字时完美结尾了。可就在她点提交的前一刻,突然发现舍友A已经写了4k,而舍友B写了6k。

小李慌张地在脑子里推演:“写得少成绩就不会高,成绩不够高GPA就会往下掉,GPA往下掉就保不上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8岁时,小李来到这所学校的中文系,插下了一面“为往圣继绝学”的flag。 可现在的她却被综合测评操纵着去选很水但给分高的课、参加毫无兴趣但能获得加分的活动,以及“要3k,交6k”。

小李累了。这次,她把脑子里的推演全部抹掉,啪的一下点了提交。新的一年,她立下flag:逃出GPA魔咒,多看几本专业书。

语言大师

清晨,22岁的小赵又一次从松江大学城出发,坐了两个多小时地铁来市里参加工作面试。早高峰期间的上海地铁9号线,满满都是“人味儿”。

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小赵对答如流、胜券在握。直到面试进行到第27分钟,面试官突然用英文甩出了一个问题。小赵战术后仰,额头出汗,开始磕磕巴巴地循环well、actually、you know,然后尴尬地说出了那句“Sorry,my English is not very good.”

回程的路上,她想起了年底刚买的那本豆瓣评分9.4的单词小白书,也想起了说要三个月背完但只背了三天的那个自己。她急忙扶起倒掉的flag,想着:不指望三个月背完了,从明天起,每天背20个单词吧。

守护发际线

位于海淀区后厂村的某互联网大厂里,24岁的程序员小马正穿着拖鞋,蓬头垢面地边喝奶茶边写代码,完全无视前段时间刚立下的“减脂健身、形象改造”的flag。

说起来,这个flag立得属实辛酸。

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本想着终于可以按时下班欢度周末,可一进西二旗地铁站,刚上线的系统就崩了。敬业的小马立即席地而坐,从已经磨损了的那只带有瑞士logo的双肩背包里抽出电脑,开始改BUG。

一个路过的小朋友瞥见了墙边的他,天真地问妈妈:“为什么这个乞丐叔叔还有苹果电脑呢?”

小朋友语出惊人,小马万箭穿心。他当即就立下flag:“明年绝对做精致男孩,变身都市精英高富帅。”

只是,开年才高强度加班了一周,他的flag就秃然地倒了。他嘬了一口黑糖珍珠,拔下那面flag,换上了面新的:戒烟限酒少熬夜,高富帅做不成了,先坚决守护发际线吧。

逐梦学术圈

早上9点半,在深圳大学城的某研究所读研的小杨刚刚来到办公室。

先收拾一下自己办公桌的桌面,再看一会儿八卦新闻。她可能不知道今天哪个大牛的文章发了,但一定知道今天哪家粉丝的房子塌了。

去接杯水泡上茶,用caj阅读器打开一篇文献。只是,刚看完摘要就烦了。

她关闭文献,起身去刷昨晚剩的那几个烧杯。一遍又一遍,企图一刷就能刷到十一点半。这是食堂开饭的时间。

小杨想起年底立的发一篇SCI的flag,脸火辣辣的疼。她边刷第四遍边想着:今年还是得少摸一会儿鱼,发一篇中文核心。发不成的话,申请个专利也行。

考证狂人

广州,26岁的小黄迎着朝阳起床,给自己泡上了一壶功夫茶。烧、烫、洗、泡,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挡广东人喝茶,法考连续落榜三年也不行。

坊间说:“法学生过不了法考,跟咸鱼有什么区别!”而小黄,就恰好是那条咸鱼。每年都抱着“考不上也不是世界末日”的良好心态去考,每年都过不了。今年,他有点厌倦了这样的佛系人生。

喝下一口乌龙茶,他狠狠插下一个flag:今年要当考证狂人,把民法典背完的那种狂人。

秋名山车神

位于北京市通州区的某个养着孔雀和羊驼的著名驾校里,张先生正在为他第四次的科目二考试做准备。

“慢慢松离合,松到车身微微颤抖时松刹车。”他把教练的告诫熟记于心。只是每次到了考场上,车还没来得及颤抖,他的脚就已经开始颤抖了。

作死选了手动挡之后,张先生已经和离合器磨合了半年。他完全想不到,自己作为河南省高考全省排名前500的学霸级选手,会栽在半坡起步上三遍。

最近,他每天做梦都是开着车飞驰于坝上草原。

“速度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拿到驾照、成功上路就是张先生2021年最朴实的flag了。

成功消费降级

中午,上海陆家嘴的某高级写字楼内,28岁的小郑边吃着从罗森买回来的盒饭,边浏览着某橙色软件。曾立下“消费降级”flag的她,正不顾脸颊被抽打的疼痛,准备购入2021年的第三根口红。

想当初,她也是一个不懂什么叫西柚色、姨妈色、烂番茄色、豆沙色的懵懂少女。近两年,直播带货和博主种草的持续发力让小郑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既然所有女生都要买它,她怎么能没有呢?

“叮~”蓝色软件恰好响了。她点开看了眼某呗账单,忙用“买来买去都是‘鬼打墙’”劝住了自己。新的一年,消费降级的flag还是要立,就从停下要下单的手开始吧。

实现财富自由

国贸,30岁的某金融公司白领刘小姐下班后大步走进了一家瑜伽馆。这次来,她神态轻松、步伐轻快。

她至今不愿回忆第一次来这家瑜伽馆时的情景。

那天,她随便找了件宽松的t恤和运动裤。做动作时,她的衣着在学员们清一色的欧米伽标志瑜伽裤中显得格外扎眼。那一刻,她仿佛误入了属于别人的尊贵生活。

这次她穿上那条象征着中产的瑜伽裤,大步走进来,自信又轻松。2021年已经来了,刘小姐希望工资double,彻底实现Lululemon自由。

拥有夜生活

临近午夜,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某栋楼的1002室正传来叮叮当当敲击Macbook Air键盘的声音。编剧王先生拼尽全力暴风输出,已然顾不上自己干瘪的胃发出的呻吟。如果今天交不上稿,他就又要被flag打脸,并创作类似“我本来都写好了,猫跳过来把我写完的文件正好删掉了”这样的故事了。

点完邮件发送键,王先生激动万分地在朋友群邀约:“去哪儿吃一顿啊?我请客。”无人回应。生活在北京这样一个连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都难以找到的夜生活洼地和一个美味全靠连锁店的美食荒漠,食客王先生常感到孤独万分。在无数个交完稿的狂喜之夜,他也不得不独自去麦当劳干饭。

这个午夜,对王先生来说,往胃里塞一百多块钱的麦当劳也压不住喷涌而出的对带感生活的渴求了。他边啃炸鸡边坚定地立下了一个flag:写完这部剧,我要去成都待三个月,去过有火锅、烧烤和串串的夜生活。

环游全中国

广州某早茶店里,季女士正在和她的朋友们聚会。

过去的一年,姐妹们各自辛勤工作、甚少见面。老友相聚,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分享起自己的生活。只是今天,对于这些被flag把脸打肿了的朋友们来说,季女士显得有些凡尔赛了。

去年,她完成了所有的flag:跑步跑满100天,读完30本书,考过N1,以及成功消费降级。她自信地在姐妹们面前立下新的flag:“2021年我要走出舒适区,环游全中国。”

姐妹们问她到底怎么才能避免flag疯狂打脸,她抓起桌上的车钥匙,留下一句:

新的一年已经拉开大幕,要想Flag不打脸,立马行动才是答案!即刻出发,和长安福特锐际一起,7.5秒零百加速加持,带感前行,迅速直抵目标!

作者:城市漫游计划

责任编辑:解晨枫_NX4559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