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同是久石让配乐、双男主,这片比《赤狐书生》更值得一看

subtitle
侠影映画 2020-12-10 21:4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脑洞人

“你好像我奶奶,所说的仙女”随着这个抖音梗的洗脑,12月新片《赤狐书生》带着海量营销软文强势上线。从双男主情谊到哈妮克孜美貌再到精良制作,水军们几乎能吹的都吹了。

其中最让片方引以为豪的,是久石让的配乐,尤其大多营销号还特意强调了久石让对影片的评价——“《赤狐书生》是一部奇幻动作大片,但对于两个少年的友情刻画十分细腻”。

看到久石让的这句场面话,笔者哭笑不得:久石先生,你考虑过你的老搭档北野武的感受吗?真当中国所有影迷都没看过你们俩1996年合作的《坏孩子的天空》吗?

在这里先扫一下盲,有些影迷会把《坏孩子的天空》误认为是第一部不以北野武为主角的北野武导演作品,其实不然,《那年夏天,宁静的海》才是。但《那年夏天,宁静的海》也是北野武第一部没有警匪犯罪元素的导演作品,全片的文艺范甚至让人怀疑这是出自与北野武同名的导演之手。倒是第二部不以自己为主角的导演作品《坏孩子的天空》,除了承接前作《奏鸣曲》的基调,重拾黑帮斗争和童真恶趣味两大标志性元素,还在此基础上作了更年轻化、青春化的表达。

说到黑帮斗争和童真恶趣味这两大元素,这和北野武的生活经历不无关系——从明治大学工学部肄业后,当过出租车司机、脱衣舞秀场的逗哏,以相声演员身份出道名声大噪;进军大银幕仅仅六年,就以作为首部导演作品的黑帮片《凶暴的男人》获得业内认可,从此逐渐成为日本电影界大拿。在江湖上的闯荡、信手拈来的才气是北野武编导功力的基础,而在电影界稳稳立足后,北野武早期在相声表演中的冷幽默、恶趣味渐渐在大银幕中展现,《坏孩子的天空》可以说是他的第一次肆无忌惮的释放。

很多东方导演都会专门拍一部作品,将自己的青春映照成光影中的遐想。北野武也不例外,乍看《坏孩子的天空》,相声情结、逃学少年、混迹江湖……怎么看都像是拍北野武自己,只不过主角是1995年的两个孩子,一个偏静一个偏动,一个内向一个外向。相比《奏鸣曲》中的点缀、《性爱狂想曲》中的癫狂过火,《坏孩子的天空》的恶趣味展现得理直气壮,毕竟是不懂事的坏孩子,不成规矩很正常。而社会的险恶复杂在年少轻狂的消解下,更浪漫、更欢脱,也更简单粗暴,惊喜和意外都来得很直接,就像北野武的镜头语言一样干脆利落。这两个坏孩子书没读全,进入社会的时间又太早太短,即昧于己又昧于彼,稀里糊涂地尝过了甜头又挨了毒打,当他们想回头时,就像久石让在片中的一段配乐名称一样,《NO WAY OUT》(无路可逃),如此体现社会之残酷,表达效果难道不亚于北野武的其他作品吗?

如果《坏孩子的天空》只是如中文片名所讲,真就只讲那两个坏小子走天下,那它最多就是一部有风格的爽片。真正让影片留名影史的除了久石让的灵动音乐,还有支线的弦外之音。在这些支线中,还有一个迫于生计早早出社会打工谋生的少年,他暗恋上了咖啡店的女服务员,并为了追求她默默努力挣钱,然而他最后在一个晚上出了车祸,只换得女服务员为他的死默默落泪。影片作为主角的两个男孩至少一个拿过拳击冠军,一个做过大哥的左右手,都有值得骄傲的成就,而作为配角的那个男孩连辉煌都没见识过,人生就早早黯淡收场。他的遭遇也在提醒着羡慕两个主角爽文般的经历的观众,这个社会不只有坏孩子(尤其是人生开挂的坏孩子),还有生存不易的“好孩子”,《鹿鼎记》都要以韦小宝的明哲保身收尾,而不够聪明机智、运气不够好的小人物迟早会被卷回社会的宿命漩涡中。

好在北野武作为创作者,恶趣味有,但骨子里还不坏。《坏孩子的天空》结尾,经历波折后的两个坏小子重聚后,在原来离开的学校操场上一边骑着自行车溜达,一边说出了那段经典的台词:“我们是不是没救了?”“煞笔,咱们才刚刚开始呢!”是啊,成与败都不是持久的,好好活着可能就是命运对每个人最大的福利了,更何况俩主角还年轻,也还活得好好的,接下来的人生还有什么不可能呢?通过这个收尾,北野武对他眼中的下一代留下了些许希望的阳光,也对自己几十年来的坎坷经历作了释怀,从此作品表达和为人处世也越来越无所忌惮,越活越洒脱。

回到文首的话题,同样是青春双男主,同样是久石让配乐,为什么《坏孩子的天空》和《赤狐书生》艺术性、观赏性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呢?笔者以为,这应该不只是北野武个人经历蓝本和网文原著《春江花月夜》的差别,也不只是安藤政信、金子贤和李现、陈立农的差别吧。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真人原创电影生机尚存,尽管会考虑商业运作,但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尊重主创的表达,所以像北野武、三池崇史这样非科班出身、不乏才华的从业者也能打出一片天;再看2020年的中国电影界,电影是产品软广,是艺人名片,是企业文化,是主旋律宣传工具……唯独不是电影本身。当年说电影该上互联网,是业界笑话;现在说电影属于大银幕,是业界笑话。但我相信,在北野武这样的电影狂人看来,咱们这个行业本身,就是一个三流冷笑话。

最后给大家看看日剧《轮到你了》中的安藤政信。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新志”在岁月的洗礼下依旧那么阴郁帅气。不知道《赤狐书生》里那两位十多年后是否还能颜值保鲜。

配图/脑洞人

编辑/卓尔

本文首发百度TA说专栏

签约账号【侠影映画】原创内容

· 感谢关注 ·

侠影映画

知乎 | 二十八画书生

豆瓣 | 二十八画书生

B站 | 二十八画书生

微博 | @侠影映画

西瓜视频 | 侠影映画

网易新闻 | 侠影映画

今日头条 | 侠影映画

迅雷电影 | 侠影映画

微信公众号| 侠影映画

影迷/资源交流群

扫码加群

END

肝稿不易,请支持原创,分享点赞收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