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飞雪连天,诗人韦应物骑马《雪行》赋诗:行子郡城晓,披云看杉松

subtitle
来点悦读2020-12-01 17:11

韦应物和王维、孟浩然、柳宗元,四个人都写田园山水诗,效法陶渊明,被人合称为“王孟韦柳”。我们都知道柳宗元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雪白的“千万孤独”,然而,却在笑谈之中忽略了韦应物的“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小舟的万千寂寞。仔细分析,两个唐朝文人的孤独与寂寞,实际上也是属于中国所有带着良心的文人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柳宗元的雪孤绝无比,流传千古,惹人产生无限遐思。雪和诗人的关系,就像梅花与诗人的亲密,都是令人感觉亲切的。韦应物当然也有与雪有关的诗,比如今天这首《雪行》,短短四句,二十个字里,悠闲而清寂。

《雪行》
【唐】韦应物
淅沥覆寒骑,飘摇暗川容。
行子郡城晓,披云看杉松。

此诗又题为《雪行寄褒子》,褒子,为韦应物外甥沈全真的小名,诗人有多首诗题赠予他。都是寻常经验,都是平日场景,小小绝句里,偏偏就隐藏着如许多可以言说的喜悦。这种对日常生活的升华,唯有心灵通畅才会透彻。

“淅沥覆寒骑,飘摇暗川容”,淅沥,指雨雪声、落叶声和风声。谢惠连《雪赋》:“霰淅沥而先集,雪纷糅而遂多”;柳宗元《笼鹰词》:“凄风淅沥飞严霜,苍鹰上击翻曙光”,诗中“淅沥”一词皆意同。

在这里,诗人首先描绘冒雪前行时候的所见。寒风呼啸,飞雪连天,冒着漫天飞舞的大雪,诗人骑马踏雪而行;极目驰骋,漫山遍野,白雪铺盖,山川仿佛蜿蜒银蛇,盘曲向着远方游走。在诗人笔下,好一派银装素裹的冰雪世界,顿时令人心旷神怡。

此处,精彩的字眼当是“覆”字和“暗”字,覆字极其传神,见着雪势之壮大,遮天蔽宇;暗字则格外形象,突出雪威之凛冽,山川变色。有动有静,有光有影,有声有色,脑海里所有想要表达的意思,都被这两个字给全部涵盖了。

“行子郡城晓,披云看杉松”,行子,指雪中骑马行走的人,这里当是指诗人一行;或者,也可指向同时间内冒雪行走的所见人员。南朝宋诗人鲍照的《代东门行》有句:“野风吹草木,行子心肠断”,便是指的出行的人,可以对照着看。

这两句诗,承接上面两句而来,前面交代了雪中行走之时个人的感观以及对远方景物描摹,那么至此,诗人则用更加细腻的笔触,开始详细地刻画着雪景。骑马出行的人抬头望,远处被飞雪覆盖的郡城,灰暗的天色里,却显得格外鲜明光亮,而山野间的杉松不畏风雪,昂首挺立,树身积满了雪,看上去宛如披着层层白云。

最后一句需要颠倒着来理解,“看杉松披云”,看雪若云,是用了一个譬喻来形象说明雪之大。当然,如此来说,稍微简陋,毕竟,看到如此这般雪景,诗人的内心当然是愉悦的,惬意无比。其实如实描写,才会更显情感之真切,诗人正是如此来做。

雪中行的乐趣,对于如今总是躲在空调房间内的我们,理解上要稍微缺乏一些共通性。所以,情感上的沟通就可能会增加一些困难。当然,这只是相对的,比如本诗。在微小的事件里,传递着自己微弱的日常快乐,并不需要多么复杂的语言,也无须多么高超的技巧。真实的描述,浅显的字词,真挚的感情,寻常日子里面的小乐趣,人生至此,哪里还需要那么多的繁琐呢?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