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过气了,他就急着撕标签了?

曾几何时,《南山南》成为现象级爆款,“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响遍大街小巷;而如今,原唱马頔却十分摒弃这种歌,他说《南山南》太好写了,为什么不写了?要脸。

经过时间的沉淀,马頔慢慢地变了。如今再登荧屏的他,从内敛的音乐诗人变成了有趣的“相声演员”…我们在这档民谣纪实节目《新四季歌》中看到了他的不同侧面,幽默、真实、文艺,也有对音乐的深入思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马頔的不同侧面

提起《南山南》这首歌相信大家并不会太陌生,曾经在2015年《好声音》舞台上学员张磊将其唱响,随即在国内掀起了热潮,作为原创歌手的马頔也就此浮出水面。只不过当时很多人并不知道“頔”这个字念什么。

因为这首《南山南》的爆火,马頔民谣诗人的标签就此在人们的心中定了型。而如今,马頔却似乎更急于撕掉这个标签。今年上半年,马頔参加了《我是唱作人》,虽然仅仅几期便被淘汰,但是舞台上弹起电吉他的马頔却让观众倍感惊艳。

或许是从那一刻起,大家便对他有了新的认知。这一次,马頔受邀参加节目《新四季歌》,与资深乐评人相征、郭小寒以及音乐人们一起回归自然,聊人生与理想。通过节目,除了民谣诗人的身份以外,我们还看到了马頔身上的其他特质。

“一起回归自然,在山水间寻找内心的远方,在歌声中感受慢下来的时光。” 节目清新自然,氛围松弛。马頔这一期他们来到了内蒙古哈达火山群,在充满原始张力的环境下,展开了一场朋友之间的对话。

马頔在老友面前,是一位音乐才子,但他也能摇身一变,成为生活小能手。在节目中生火、切肉、烤肉,样样在行。

在现实与诗和远方之间来回切换,这样的马頔也同样投射在了社交媒体上。他经常发一些文艺的句子,也会说一些关于自我的独白,了解他的粉丝都知道,他是一个多面体。

荧屏前马頔是一位深情的歌者,但也时而“玩世不恭”。他受不了寂寞,却又享受孤独。马頔似乎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冲突,却又并不矛盾的独特个体。他所展现的每一面,都构成了他的独特。

今年四月马頔在《我是唱作人》中演绎了一首《是首俗歌》,清澈干净的声音让人在“梦与醒”之间转换,旋律直抵心扉。曲风舒缓、淡然,却不适合比赛。毋庸置疑,马頔被淘汰了。

作为音乐人的马頔自然知道综艺适合哪种选曲,但依然坚持了自己的初衷。节目中郑钧表示:“因为这种比赛式的节目,这种放大招、高嗓门、苦大仇深是比较容易出彩,但是我个人喜欢马頔这种。”

马頔清醒而深刻,文艺又现实,有自己的坚持与取舍,就像他在采访中吐露的那样:有人告诉他,写《南山南》这种歌就能赢,但他不愿意。“《南山南》好写,太好写了。为什么我不写了?爷们儿要脸!我这岁数,十年前的东西,拿现在出不了手。”

撕掉的民谣标签

像马頔这批歌手,赶上了互联网时代。在小河、万晓利的年代,只能去听现场,或是买为数不多的唱片。

但是以马頔为例,沾上了网络发展的光,可以到处巡演,甚至是路线都串联起来了。交通与传播,无疑加速催生了歌手的成名。也让像马頔这样的民谣歌手站在了时代的分水岭上,由此被称为“互联网时代的新民谣”。

其实民谣是个大圈子,时代背景的不同,歌手、音乐的特质也并不相同。就像《乐队的夏天2》中出现的野孩子,他们的音乐根植于人文地理,野生与地域性是他们的底色;

而马頔这一种,是立足于都市,描绘城市年轻人的内心独白。因此那时的马頔似乎更符合“互联网时代的新民谣”这个定义。

标签和定义,有利有弊。对于一名歌手来讲,更是如此。事实上大众眼里的“民谣诗人”马頔,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刻意回避“民谣”这个词。日常采访里,提及成名作《南山南》,最常说的一句话也是,“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首歌而已”。

其实,最早民谣这个词,是他安在自己身上的。有些标榜的意味,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与自我的沉淀,却发现没有达到心中民谣歌手的标准。为此,马頔在节目中表示:

“我只是觉得我还没有达到自己心里所追求的民谣歌手的标准。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达到了那个标准的时候,也许我会很坦然地说出我是一个民谣歌手…我之前有的时候会去用民谣标榜自己,这是我现在能看到我之前幼稚的点。”

否定自己是民谣歌者,努力去撕掉自己的标签。马頔在音乐意识形态上发生了改变,不仅不再写《南山南》这种范式化调动文青情怀的作品,并且他表示:“如果一个音乐人不去谋求进步,只想着去套路大众的话,我觉得这种音乐人很无耻。”

马頔一直强调自己做的是独立音乐而不是民谣,更不只是一首《南山南》。他想重建一个王国,曾经在演唱《青年王国》之前,他说:“这首歌献给我们,也献给你们。我希望我们都能在自己的国度,成为自己的王。”

独立音乐人

“他有大量的歌在写人间冷暖,冷眼旁观自己在人群中落落孤单的样子。” 这是郭小寒对马頔的评价。

前几年民谣火热,之后三年左右的时间里马頔演出不少,但作品不多,鲜少被忠实歌迷之外的人提起。乐队兴起,民谣人气逐渐变冷,但马頔那些最热的歌依然被一再翻唱。

但曾经用《南山南》、《傲寒》、《皆非》、《孤鸟的歌》等歌曲拨动文艺青年心弦的马頔,在民谣热时表示“我想离民谣远一点”,“我不是为了火而写歌,我是被选择的” 。

他在《我是唱作人》节目中被淘汰后,希望观众多关注乐坛的前人和后辈,他说:“音乐远不止你听到的那么多,但音乐总有你热爱的一个方面。” 实际上,马頔的音乐也很多面,对很多人来说,他总有能被热爱的一个方面。

马頔从不希望被框住,由此他撕开了标签,转向了独立音乐人。拿起了电吉他,与其他乐队同台,偶尔玩起摇滚。他说:“下一首歌写什么?不知道,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给自己命题作文这件事儿挺差的。”

做自己的马頔,拥有一个自由的灵魂。

#马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