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街”字原来的读音是“gai”,为什么现在变成“jie”了?

subtitle
小凡说故事2020-11-30 12:34

官方语言是新中国后来评普通话为官方,这也没什么?如果论证普通话是不是古代正宗汉语又不一样,看大家怎么看咯!

gai是土话方言读音吗,是标准的读音。反而读jie让人很别扭。实际就是中原话的发音,和京剧发音一致,简化后就变jie了。而gai发音历史更为复杂久远。我们现在的普通话是原来的北京话,那边就是读jie,其他地方的方面该gai的还是gai,闽南语也是这样读。北京话并不是正宗的汉语。

普通话本身就不是以汉人发音为标准的语言,明朝灭亡后满清就开始推立以满人发音为标准的满清官话(普通话),虽对比明朝官话读音错误太多,但人家有武力呀!既使是错误读音也要以满人为标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我所知,街字在上海及江浙的吴语区,福建的闽南语,四川话,广西官话,贵州及云南官话,广东粤语,客家话,湖南话都读gai。另即南方基本上都读街。读jie是哪里的话,实不清楚。东北话的发音就是“原来”?一头雾水。街,【唐韻】古膎切,【集韻】【韻會】居膎切。《韵会》是宋朝字典,那时街的读音就是jie了,何来的“原来读作gai”?是宋朝更加“原来”呢,还是近代的东北地区更加“原来”?你还夸大满族文化对北京文化的影响,第一,东北文化并非满族文化,近代形成的东北人大多数是闯关东的汉人,以山东河北人为主,他们的生活习俗与满族人完全不同,基本是汉族人的风俗。东北文化与北京的皇城根文化差异巨大。还说这是因为北京离东北近,再近,还能近过河北吗?这属于生拉硬扯。说到普通话发音,河北承德滦平是普通话的基准音采集地之一。第二,北京成为首都是金代(之前做过辽代契丹的陪都),随后是元代,北京有所谓胡同文化,胡同二字的来历,主流说法是来自于蒙古语,是井的意思,因为每个街坊都会有井。文化研究是一件严肃的事,需要严谨,别仅凭自己想象。

关于普通话定义应该以东北话为基础,北京音为标准推广起来的!(新华词典能很好的解释给你听,犄角旮旯,晌午…)普通话并不能正真代表国语,gai这个声音本来就是属于人家南方,关于国语,古诗词可以好好参考高晓松老师解说资料。gai的读法全国大多地方都用的,北东北,南广东,都是读该,很多字都因为很多人并不完善的死板普通话而变了,用处变得单一了,就比如色sè,在某些领域应该读sǎi的,比如色酒,就应该读sǎ,色拉油才应该读sè,现在都是读sè,血应该读xiě的,也都读雪了。真正的明朝官话应该是北京到赤峰、辽西地区,请诸位细分析一下,1.为什么东北村子不叫村叫屯子,无外是明朝前就屯兵,东北人有很多是明朝的兵户,原籍很可能来自朱元璋的故乡安徽,或南方各省。2.即使普通话是以满族话做基础,但,当时的满人为了交流也必须学好明朝的官话,别忘了努尔哈赤和其父、其祖都是大明的“干部”,不会官话怎么与同僚勾通?不说好一口纯正的官话岂不让人耻笑?3.街gaⅰ的叫法安徽也这么叫,还有其他东西叫法都相似。

南方跟北方发音区别太大,要真细究起来,还得研究古汉语发音。北方俗语读jie的地方不少。南方有些语音我一直觉得听不懂,比如福建(胡件)。这肯定不能代表古代中国的标准吧,只是某些省份的方言发音而已。同字不同音,在中国很正常,真要说古代哪个才是标准读音,那个真不好说!古时候,南方的楚国(湖北、湖南一带)统治了南方大半个中国,讲楚语,后来北方人南迁,形成了西南官话,今天湖北湖南四川重庆云南贵州广西北部都是讲西官。虽然部分被北化,但是保留了不少古汉语发音。

我们这管拖鞋就叫sa(第四声)子、我一直以为是土话,查了下字典,真的有(靸sa),就是拖鞋的意思!我有时候就在想,我们说的好多话其实不是土话,而是古话,只是我们说普通话说习惯了,很多发音和古字被大家遗忘了。没有所谓的客家话,都是受普通话受当地方言侵蚀了的方言,江西所谓的客家话就是普通话与赣语的混合体,福建的客家话就是普通话与闽南话的混合体,广东和广西的客家话就是普通话与粤语的混合体。

自从宋王朝不断萎缩南移,直至灭亡,真正的官方语言也南移,南宋政权的灭亡直接导致传承千年的精英文化在元朝以后出现断层和消散,官腔也就成了南蛮方言。其实唐诗宋词元曲用粤语、闽南话,甚至一些地方的方言,可以非常押韵,且平仄和谐,或铿锵有力,或语韵丰满。

因为g音流行的时候,j音还没有产生。语音系统的发展不是在第一天就完全且整齐的,是由少到多到完善的过程,人类第一支歌,发音绝不会是一个完整的乐音系统,因此,语音系统是发展的结果,也许猿猴时人们喊出了g音,而直到猿猴变成人才有了j音,所以,读g音的方言里,几乎到处都是语言化石,而在发j音的方言或普通话里就很少见到语言化石。

各地各族方言,同字不同音。南方方言是南亚语族语法影响,南亚语族从南中国一直到印度。因为生理特征限制,有些音有些人种发不出来。所以很多北方人,一辈子都说不了南方话,就是学不会,说不了。就像南方人也说不了弹舌音翘舌音卷舌音,清音浊音前鼻音后鼻音爆破音等等,基因决定论!

古代没有jqx,现代有一部分hqx的读音是gkh转变过来的。重庆方言所属的西南官话虽然属于北方语系,但保留少量古语遗存。比如,街读作gai,熊家婆读成熊ga婆,解手读成gai手,角落读成go落,老窖读成老gao,搅读成gao等!

由于受到外来语言的影响,汉语语音由腭音向唇音发展。变化规律很复杂,各地也有例外。但总体来说,具体表现为:1.舌面后音演变为舌面前音,g、k、h→j、q、x,你举的例子就属于这一类;2.舌面中音演变为舌尖音,d、t、n、l→zh、ch、sh、r,如:上古田陈同音,五邑话“肉”读lou等等;3.音调也由八声九调简化到三声四调,四川话成渝片更是有两声三调的趋势。不止三点,仅此举例。

好多年前有个朋友(语言学专业)他说中国文化从宋代以后到元,少数名族进入中原,宋人南迁所以南方方言里留存一些古汉语的发音,比较有典型性,古汉语里没有jqx的音,比如街读gai,去读ke,鞋读hai,下读ha。不知道是否真是这样?

明朝朱元璋是安徽人,钦定官话也是江淮口音,这是江淮官话的由来,也是明朝最地道的“普通话”,后来还有西南官话、中原官话、西北官话和华北官话。官话顾名思义就是官方指定发音,也是官员在读书和科举阶段必须要学习的发音,地位和今天的普通话一样。官话保留了汉语的标准发音,是地道的汉语,而今天的普通则是脱胎于满族这个“外国”人说中文的口音,就比如美国人学了几年中文后说中文的腔调。

我觉的有些字的读音比如:街、解、螃蟹的蟹、皆、鞋等等都要恢复它原来的读法,因为这些字在中国大部分地区都在按照原来的读法,而且现在一直是这样读的,普通话也要服从大多数地区的读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