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消失得最彻底的四川名酒,风光时“吊打”茅台,如今连名字都没了

subtitle
秀颖谈娱乐 2020-11-30 08:02

如今的茅台在白酒界所向披靡,但曾经也诞生过不少名酒都吊打过茅台,只是风光的时间太短,如今只留下昙花一现的回忆。

四川和贵州,谁才是中国白酒第一大省,众说纷纭,实际上各有千秋。

论赚钱能力,贵州一个茅台,就占了中国白酒行业1/3的利润,它是名副其实的第一。

而要论规模,四川白酒产量将近占了全国的一半,甚至不少川外知名白酒厂商的原酒,都是来源于四川。

不过,贵酒只有茅台一家独大,而川酒却是百花齐放,从普适性上来说,川酒应该才算是中国第一大“酒帮”,“川酒云烟”也是行业公认的说法。

按照历史记载,四川不是中国酿酒最早的地区,但却有“酿酒三千年,僰人开先河”的美誉,其中的“僰人”就是先秦时期中原地区对于西南部族的统称。

在如今四川省宜宾市的珙县,“僰人悬棺”是一大知名旅游景点,那些挂在悬崖上的棺木,似乎还在述说着四川酿酒的悠久历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四川珙县僰人悬棺

从地理位置来说,四川丰富的水资源成就了其产酒第一大省的地位,但四川不仅酒多,也诞生了不少名酒。

我国从1952年开始就有全国名酒品评会,而历年来评选出的“中国名酒”中,川酒就占了半壁江山,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川酒的“六朵金花”: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全兴大曲(水井坊)、剑南春、沱牌(舍得)。

不过,川酒还远远不是“六朵金花”就能涵盖完的,曾几何时,在四川的土地上,还诞生过不少“六朵金花”之外的名酒,甚至可以称得上一方“酒王”。

只是因为它们昙花一现之后就沦落,让很多人如今已经记不起它们的名字,但对于老一辈四川人来说,那是一个时代的记忆。

如果把“六朵金花”标记在四川地图上,你会发现,它们就集中在三个区域,一个是川中的成都平原,一个是川南的云贵川三省交界处,另一个就是川东的涪江(长江支流之一)下游。

而曾经的川东名酒遂州酒就位于川东的一个小镇,遂宁市射洪县,也是现在的“六朵金花”之一沱牌(舍得)的所在地。

川酒六朵金花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遂州酒也可以算是一时的川东“酒王”,在80年代末,它的名气曾让成都人都嫉妒。

1990年,在北京亚运会期间,成都市的有关部门曾在北京做了一个群众调查,令人大感意外的是,很多北京人都知道四川的遂州酒,但却对成都没什么印象。

以至于调查完成后,成都的一家报纸还发表了文章,呼吁宣传成都。

当时的遂州酒也确实创造了一个传奇,在1989年10月份的全国糖酒秋交会上,拿到了总计5万吨酒的订单,市场价值1.44亿。

什么概念呢,1989年的茅台还处于转折发展期,全年销售额都不到1个亿,所以如今的川东人回忆起那个风光的时代,用的词汇都是“曾经‘吊打’茅台”。

遂州酒到底如何,笔者没有喝过,但却对于当年遂州酒的电视广告仍记忆犹新,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还是在四川省之外看的广告。

画面中一个年轻男子独自喝酒,酒香竟把月宫里的嫦娥都吸引了下来,两人推杯换盏,嫦娥喝得一脸绯红,走时还依依不舍,表示明日还要来。

当然,还有经典的广告词:

“遂州酒好没法说,不喝硬是睡不着,酒香飘进月宫里,嫦娥闻到好欢喜,嫦娥姑娘下凡来,硬要和我喝一台……”

再配上地道的四川话,把川酒的民间文化演绎到了极致,部分广告词,甚至成了当年流行的劝酒词。

正是这一则在1989年春节期间被推上电视荧屏的广告,让遂州酒在半年多之后的糖酒会上一战成名。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遂州酒厂门口,日夜排满了全国各地来拉酒的火车,小镇上也住满了各区域的卖酒商,一时热闹非凡。

来的人坐在酒馆里,吃着川菜,品着遂州酒,口中洋溢着的都是赞美之词:

“就这口感,不愧为一方名酒。”

其实,彼时在川东地区,遂州酒由于太畅销,很多烟酒店都卖断货,普通老百姓想要买一瓶遂州酒都不容易,稀缺程度堪比茅台。

但仅仅一年半之后,连手里的订单都还没生产完,热闹就归于了平静,遂州酒不但没人买了,连卖出去的都被退了回来,崩塌来得像暴风雨一样突然。

而拨开背后的故事,却又有些让人啼笑皆非。

实际上,遂州酒也并不完全是靠广告,在80年代初,遂州酒就已经在当地小有名气,与彼时已被评为中国名酒的“沱牌酒”不相上下。

而到了1983年,中国白酒迎来一波涨价潮,从历史资料可以看到,茅台1982年是11.5元一瓶,1983年就涨到了18.5元一瓶,涨幅高达60%。

而遂州酒也跟着涨了价,但受限于品牌的知名度,涨价后销量锐减,逐渐开始出现了亏损,而同城对手沱牌酒则没涨,凭着低价在销量上拉开了距离。

到1988年,遂州酒厂撑不下去了,遂宁市发布了对外招标承包,而拿下了承包权的不是别人,正是对手沱牌酒厂的副厂长卢荣清。

劲敌一下子变成了朋友,但也正是卢荣清让遂州酒厂摆脱了倒闭的命运,在他的主导下,一边抓质量,一边抓宣传,再辅以降价,当年就实现了扭亏为盈。

卢荣清认为,遂州酒是有底子的,只是应了那句“酒香也怕巷子深”,为了让遂州酒走出遂宁,走向全川、全国,那则神奇的广告就登场了。

酒好,知名度也有了,遂州酒一路高歌,不仅被遂宁市评为“十大先进企业”,也在四川省获得了“省级优质产品”称号。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直把质量视为根基的卢荣清却在遂州酒被疯抢的浪潮中迷失了。

1990年9月,因为自家的酒产量不足,在德阳外购了一批原酒,但这批原酒却有些煤油的味道,按常理来说,这样有质量问题的原酒应该是退回去不予使用。

但卢荣清却鬼使神差般的下达命令照常生产,一方面是当时供不应求,急着要交付客户的订单,另一方面,可能因为原酒卖得也便宜。

当然,最重要的可能是,卢荣清心存侥幸,觉得经过处理后消费者可能品尝不出来,但就是这一点侥幸心理,闹出了遂州酒的“异味”事件。

客户还没卖掉的全部被退回,而已经流到市场上的,则给了遂州酒致命一击,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遂州酒被淹没在了消费者的一片指责之中。

而卢荣清再想重整质量挽回形象时,发现为时已晚,即使后面生产的酒没有了煤油味的问题,但消费者已经不再买账了。

就这样,卢荣清努力了3年,也没能逆转颓势,到1993年,遂州酒厂再次撑不住了,但这一次,不再是重新招标承包,而是直接申请了破产,1994年被沱牌酒厂收入了囊中。

而从那时开始,遂州酒就开始从公众的视野里消失了,当年,沱牌并没有马上把遂州酒雪藏,网上有网友发出的帖子显示,2009年还有遂州酒出厂,只是厂家变成了沱牌。

而到现在,已经见不到遂州酒了,沱牌主打沱牌和舍得两大品牌,当年的遂州酒厂完全沦为了一个纯粹的生产厂。

可惜风光一时遂州酒,消失得如此彻底,如今连名字都没有了。

参考资料:

《从“嫦娥逮到不松手”到食客闻到就摆手,遂州酒留下一阵叹息》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月儿明,月儿亮,月光照在酒瓶上》文/愚樵耕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王玮_NB14556
117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