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部9.6分的美剧“大片”,开启流媒体之年,让多少电影都汗颜

subtitle
这胖子爱看电影 2020-11-29 21:38

那个承载着“原力梦”,戴头盔的男人回来了!《曼达洛人 第二季》再度上演“国王归来”,登陆Disney+后,一集飙到9.6分,放出四集后,得分稳定不减。烂番茄上拿下93%的好评率,IMDb单集评分9.1!

在原本就成色颇佳的情况下,居然还有渐入佳境的势头,这部美剧堪称年度“最佳”,其制作和投资水平更是让不少电影大片都感到汗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曼达洛人 第二季》(The Mandalorian Season 2)作为Disney+的重头戏,的确实力不俗,要开启这个有40多年历史积淀的超级IP,没有几把刷子可是会被粉丝“喷”死的。

被迪士尼寄予厚望的《星球大战9:天行者崛起》全球公映后,票房口碑双失败,粉丝几乎攻占了官方网页。

迪士尼见此只能紧急叫停所有尚在开发中的《星战》正式电影,这其中包括了一套新的三部曲以及多个外传项目。当时媒体评论纷纷唱衰,这个经历了四十多年的美国流行文化品牌,已经走到末路,失去了活力。

但离开大银幕,来到了流媒体之上的《星战》系列,却因为这部《曼达洛人》而开启了全新的叙事角度,不但收获了收视率和高评价,而且为之后的《星战》影视剧奠定了类型范式与受众期待。

“太空武士片”

1977年乔治·卢卡斯的第一部《星球大战》取得空前成功的原因,并非完全是因为其丰富的宇宙观和设定,而更在于他对于日本武士片和传统西部片的偷师和改造。

作为乔治·卢卡斯的偶像,黑泽明于1958年拍摄的电影《战国英豪》堪称第一部《星球大战》的叙事范本。《战国英豪》讲述了两位逃兵偶遇落难公主和隐姓埋名的武士的冒险经历。


而《星球大战》中的“天行者”、失散多年的兄妹,绝地武士,包括达斯·维达的头盔都带着鲜明的日本武士印记。到了《曼达洛人》,执导过《钢铁侠》的导演乔恩·费儒(Jon Favreau)再度回归到传统的经典叙事中,把日本武士电影的故事内核与人物关系进行了“重构”。

有资深影迷看出他借鉴了日本片《带子雄狼》的整体架构,武士带着孩子,一路冒险,孩子逐渐成长,成为武士的得力帮手。


推着婴儿车的武士本就“难得一见”,这样的人物设计一面可以展现父子温情,同时还具有象征意义,让情绪渲染和主题升华自然闭合。

《曼达洛人》中的男主角其实就和武士文化濒临崩溃的浪人一样,原本崇物,忠于信条的曼达洛人遭遇了灭顶之灾。流离失所的残余分散在宇宙各个星球上,当起了赏金猎人求生存。

在黑泽明的众多武士电影中,浪人武士为了生存甚至不惜以性命保护农民免受强盗侵袭,为了一碗米饭,付出自己的生命。

但即便如此,武士也不会丢弃自己的地位和荣誉感,武士阶层始终自视甚高,只愿提供帮助,但绝对不会融入,完成任务后便决绝地离开。曼达洛人也是如此,他们身穿闪亮的盔甲,由稀有的曼达洛金属铸成,防御力惊人,而且价值连城。

而且曼达洛人不能在旁人身边揭下头盔,一旦建立了超越血缘的信条关系,就必须视对方如亲兄弟或者亲生孩子,用生命来保护,陪伴其成长,壮大曼达洛人的族群。毫无疑问,《曼达洛人》中无主的赏金猎人,带着有超强原力的孩子,反抗帝国军团余孽追杀的故事基本上就是日本武士电影的太空版“翻拍”了。

另外,《曼达洛人》严格控制了每集的长度,大多数正片在30到40分钟中间,遵从经典的三幕结构,曼达洛人接受任务后自然划开“叙事鸿沟”,冲突出现,然后解决矛盾,随后开启下一个任务。

第一季中,曼达洛人带着孩子四处漂泊,目的是逃离追杀;到了第二季,他们有了更明确的目的,四处游走是为了找到“同族”,即曼达洛人或者“尤达宝宝”的家人。

曼达洛人来到陌生的环境,遇到朋友,遭遇敌人,解决问题,再转身离开,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且每一集的故事都十分完整,即便你没有看过第一季,也可以第二季的大概剧情。

对于习惯性“挖坑”的美剧来说,无论从单集时间,还是整季的故事完整性来看,《曼达洛人》都堪称一股清流,酣畅淋漓。


“太空西部片”


除了日本武士片元素,《曼达洛人》从第一季至今,最明显的就是对于好莱坞西部片的类型借鉴。众多星球的城市打造,特别是星战迷无比熟悉的塔图因,基本就是西部“废土片”的原型,加上一些高科技设备,与《银翼杀手2049》、《疯狂麦克斯》的场景设计如出一辙。

剧中,牛仔换成了曼达洛人,骑的马匹变成了悬浮摩托或者其他外星怪兽。有一集甚至花费几十分时间讲述了两位赏金猎人智斗一位擅长狙击的女逃犯的荒野冒险。而第二季第一集,明显就是西部片模板“偷换元素”后、重新拼接出的故事。

曼达洛人为了拿到同族的装备,帮助当地的执法官杀敌。对手是一头巨兽,为了征服巨兽,当地水火不容的两个族群最后握手言和,杀敌之后,当地回归平静,执法官交出了“赏金”,猎人重新踏上征途。

曼达洛人和“尤达宝宝”始终只能作为外来者介入当地的冲突中,他们不会融入其中,太空漂流者的身份一直要到寻找到族人和家乡后才会摘下,当然家乡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他们要么选择重建故土,要么在异地延续信条,将族人精神传承下去。

毕竟,《星球大战》的核心就是“冒险精神”,是人类对于外太空充满好奇心的无止境探索。这一点和大多数西部片的主题是一致的。当然,重新披上了西部片和武士片外衣的《曼达洛人》不会放弃积攒了几十年的星战梗。

尤达宝宝萌翻全场,“反转”父子情比天行者和达斯维达暖了百倍。还有塔图因星球双落日重现,正传电影中第一个登场的曼达洛人角色,波巴·费特堪称最大伏笔。

众多熟悉的外星生物和机器人。

第二季首集中,克雷特龙的登场,有着不输任何星战电影的高规格特效,几乎每一集都在疯狂燃烧预算。在高潮的戏大战中,导演直接将画幅全开,从之前的宽银幕2.39:1,直接变为家庭影院的全屏画幅1.85:1,让观众以更大的视野感受这场人龙之战。

《曼达洛人》让“财大气粗”的迪士尼为“星战”这个超级IP找到了未来出路。这个宇宙可以逐渐摆脱对大银幕的依赖,变成粉丝日常生活中更常见的陪伴。

特别是在当下这个特殊的环境中,《曼达洛人》预示着迪士尼将会把更多星战剧集、人物放到流媒体上。与其他流媒体相比,迪士尼光靠“星战”这个金字招牌就能“以一当十”,有着无尽开发的潜力,储量巨大的矿藏。

目前《曼达洛人》已经续订第三季,相信会有更多“小而精”的星战剧集会与影迷相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