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周末走进一家Live House,一起唱着跳着叫着

subtitle
风度mensuno2020-11-29 18:2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国内的音乐演出按下了暂停键,所有的大型演出被迫取消,演出市场处于一个停滞的状态。这一整年,我们没能有机会走进体育场、体育馆看歌手们的演唱会,音乐演出似乎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渐渐隐退。

随着下半年疫情的缓解,人们的生活也逐步恢复正常,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虽然现在我们还没有办法看到大型演唱会,但是渴望被音乐浸润的人们,开始聚集在灯光昏暗、音乐躁动的狭小空间里释放自己,音乐、酒精、还有你和我,在Live House里,可以尽情地唱着、跳着、叫着。

Live House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Rock Club,一种摇滚乐队现场演出的酒吧,70年代在日本京都则诞生了严格意义上的Live House,与Rock Club的酒吧属性不同,这个可容纳几百至上千人的小场地里,拥有专业的舞台、音响、灯光,场内不设座位,观众站立着观看演出,并且与舞台上的乐队和歌手零距离。

说起国内的Live House,就不得不提到北京的星光现场和MAO。星光现场作为国内第一批专业的音乐演出场所,不仅迎来了崔健、郑钧、汪峰、李健、范晓萱、杨乃文等主流音乐人登台,更有James Blunt、Lacrimosa、Miyavi、Sonic Youth、NOFX等国外小众音乐人助阵。而MAO Live House的出现,更曾一度代表着中国小众音乐的圣地,鼓楼东大街111号的那间小屋,打破了音乐欣赏的固有思维,乐迷们在这里尽情放肆、挥洒汗水,逐渐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消费模式和年轻化的生活方式。

2007年在北京诞生的MAO Live House,经过十几年的经营,如今已经形成了全国连锁的知名的现场音乐品牌,并将“中国第一音乐现场”布局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西安、成都等十座城市,MAO Live House成为热爱音乐的青年们的聚集地,不仅是独立音乐人成长的摇篮,更成为一座城市的独特的文化地标。

后疫情时代,走进Live House去狂欢一次,放纵一回。以下这些热门、高人气的Live House能让你重新找回曾经音乐带来的放松和感动,在周末的夜晚撒野一次。

觉得社会一团糟?那就去学校!在School,你可以遇见中国摇滚的半壁江山,无论是新人还是老炮,这里都是热爱摇滚和Live Music的同学们。位于北京五道营胡同53号的School是帝都知名的摇滚乐队据点,自从第一季《乐队的夏天》播出后,这家著名的摇滚乐Live House更加名声大噪,这里的夜晚是属于摇滚青年的圣地,每年有超过200场演出和Party,有超过300支乐队曾在这里演出,更是盘尼西林、click#15等国内许多年轻乐队摇滚梦想的起点。

利事乐队在School演出

盘尼西林乐队在School演出

丢莱卡乐队在School演出

在School里演出的乐队的风格以朋克为主,同时还融合了英伦、后摇、独立、实验,除周一晚之外,每天晚上这里几乎都有源源不断的乐队上台。给年轻乐队提供演出机会是School的经营理念,无数新乐队从这里迈出了他们职业生涯的第一步,从这里走向更大的舞台。

疆进酒是北京面积最大的Live House之一,坐拥超过600平米的面积,能容纳800名观众在这里观看现场音乐。从鼓楼到天桥,疆进酒也从一个音乐酒吧成长为京城最专业的Live House,同时也成为商业化最成功的Live House之一,那些你听过、没听过的乐队,或许都曾经或将要把巡演的演出场地定在疆进酒。

椅子乐团在疆进酒演出

斯斯与帆在疆进酒演出

痛仰乐队在疆进酒演出

2018年,疆进酒也推出了自己的音乐厂牌VIBES,目前签约了来自苏格兰格拉斯哥的原创独立音乐人Ally Kerr、先锋实验乐队发梦朱莉,以及另类器乐摇滚乐团音墟。注重艺人的稀缺性是疆进酒推出VIBES厂牌的出发点,想借此给中国摇滚带来一些不一样的声音。

育音堂或许不是上海面积最大、设施最好的演出场所,但却是最具摇滚精神和地下气质的Live House,许多上海的乐队都是从育音堂走出去的。育音堂采用票房三七分的运营模式,即育音堂拿三成,主办方或乐队拿七成,这也是目前国内Live House主流的与乐队分账的方式。新一代上海摇滚乐的标志性乐队蘑菇团更写了一首歌叫《育音堂》,歌词中写道:“黑色的舞台上,有属于自己的一道光/你在我被人遗忘的时候用心听我歌唱。”可见育音堂在本地乐队心目中的地位。

蘑菇团乐队在育音堂演出

日本摇滚乐队Koochewsen在育音堂演出

坐落在凯旋路上的育音堂

位于中山公园附近凯旋路上的育音堂是一栋隐蔽在树丛中的老式小楼,,每当夜晚来临,楼顶的蓝色吉他的霓虹灯在亮起,育音堂门口聚集着许多年轻人,他们在等待着一场演出,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鼓点和噪音将内心点燃。

Modern Sky Lab是摩登天空进军演出场地运营的一大举动,它融合了Live House、主题派对和艺术文化交流沙龙等多种呈现方式,是一个面向年轻时尚群体的艺术空间。位于上海市虹口区瑞虹天地“月亮湾”的上海Modern Sky Lab打破了音乐现场以音乐为主的运营模式,还设立了设计师产品、艺术展览、沙龙论坛等文化元素,摩登天空旗下网络直播平台“正在现场”也在此将现场Live传递给全世界的乐迷。

位于上海瑞虹天地的Modern Sky Lab

说唱歌手杨和苏在Modern Sky Lab演出

美国流行乐队Foster The People在Modern Sky Lab演出

正如它的名字一样,Modern Sky Lab也是一个实验室,把年轻人喜爱的音乐、时尚、艺术等多元化元素融合在一起的一次实验,让有趣的事物聚集起来。

赵雷的一首《成都》把小酒馆唱红了,“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中所唱的小酒馆便是成都最老牌的Live House,一首民谣唱着一个故事,而酒馆便是最适合听歌、听故事的地方了,赵雷曾在小酒馆驻唱,成名之后走出酒馆,走向了更大的舞台。

位于玉林西路上的小酒馆

其实,小酒馆不仅仅是有着与民谣的故事,小酒馆的老板唐蕾被称作是“中国西南摇滚教母”,一面摇滚的大旗是在这里树立起来的,参加第一季《乐队的夏天》的海龟先生乐队就是从小酒馆走出的,声音玩具和马赛克的首张专辑是由小酒馆制作发行。歌手老狼说,“小酒馆就是成都的一个传奇。”

小酒馆老板娘唐蕾和她的朋友们

小酒馆更像是一个文化符号,十几年间,从一个前卫艺术家的艺术沙龙,慢慢演变成年轻人夜生活的狂欢地。

在小酒馆里的年轻人

HOU LIVE被大家称作为深圳青年的后花园,这家开业仅两年多的Live House如今已经成为年轻人最爱去的地方。HOU LIVE的气质正如深圳这座城市一样,年轻、活力、包容、多元,它的名字来源于“后青年”的“后”字的汉语拼音,同时“HOU”在广东话的发音里又与“好”一样,HOU LIVE的愿景就是呈现一个年轻人最好的音乐和艺术表演的现场。

落日飞车乐团在HOU LIVE演出

野外合作社乐队在HOU LIVE演出

景德镇文艺复兴在HOU LIVE演出

HOU LIVE不仅仅把自己定义为单纯的Live House,他们希望除了乐队的演出之外,在HOU LIVE你也能看到DJ的表演,参与各种类型的派对,甚至举办电影放映、交流讲座,脱口秀、舞台剧等等,HOU LIVE希望能够成为深圳的艺术空间。

新媒体编辑:锦鲤

文字:方传剑

图片:来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